拆局:中国为何一年内三次对稀土出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2020年底《中国出口管制法》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并生效,2021年初由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起草的《稀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近日中国再次对国内稀土产业出手。

9月23日晚间,中国六大稀土集团之一的五矿稀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五矿稀土)发布公告称,其母公司五矿集团正在与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铝集团)、赣州市人民政府等筹划相关稀土资产的战略性重组。

中铝集团旗下中国稀有稀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铝稀土)系中国六大稀土集团之一,赣州市国资委旗下赣州稀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中国南方稀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南方稀土)也是中国六大稀土集团之一,一旦五矿集团、中铝集团、赣州市相关稀土资产整合,中国六大稀土集团中的三家将合并,一家世界级稀土集团将由此诞生。

中国五矿集团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五矿广场内的总部大厦。(视觉中国)

以2020年中国政府下达的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控制指标来看,中铝稀土岩矿型稀土矿(以轻稀土为主)14,550吨(稀土氧化物REO)、离子型稀土矿(以中重稀土为主)2,500吨,冶炼分离产品23,879吨;五矿稀土离子型稀土矿2,010吨,冶炼分离产品5,680吨;南方稀土岩矿型稀土矿32,750吨、离子型稀土矿8,500吨,冶炼分离产品27,112吨。

一旦三者整合完成,按照2020年中国政府下达的配额,新公司轻稀土配额将达到47,300吨,中重稀土配额将达13,010吨,冶炼分离产品配额将达56,649吨,分别占当年配额的39.1%、67.9%、42%,将成为仅次于包头钢铁集团旗下北方稀土的中国第二,同时也是全球第二大稀土集团。更为重要的是,新稀土集团占据中国三分二以上的中重稀土配额,相比占据全球稀土储量绝大多数的轻稀土,新稀土集团在更加稀有的重稀土领域将具备极大的话语权。

与此同时,今年年初中国政府下达2021年第一批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控制指标时,相比2020年第一批指标前所未有地暴涨近三成,分别达84,000吨、11,490吨。近年来,中国稀土总量指标一直呈增长趋势,2019年相比2018年增长10%,2020年有所放缓仅增长6%。而据统计2010年至2019年十年间,中国稀土总量指标年均增长仅4%,对比之下可见2021年第一批指标增长近三成的震撼。此外,在中国重稀土第一批开采指标连续三年维持9,575吨后,2021年首次放开,第一批指标增加1,915吨达11,490吨。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飞跃式发展对稀土资源的需求不断增加。(新华社)

业内人士认为,稀土控制计划大幅调整,主要为满足当下稀土下游需求量的上涨,缓解当下稀土部分主要产品供给紧张的局面。另一方面对于稀土当下价格高涨有一定的平抑影响。比2018年,同样在经历了2017年稀土价格暴涨后,2018年稀土首批控制计划同样大幅放宽,且幅度为历年之最。一言以蔽之,中国增加稀土产量,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内需求,平抑不断上涨的稀土价格。

事实上,在中国政府的不断努力下,中国稀土早已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比如,2019年中国稀土冶炼分离总量控制为12.7万吨,但2019年中国实际产量为15.5万吨,占据当年世界总产量17.6万吨的88.2%,指标与实际产量之间的差额则来自进口,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稀土进口国。与此同时,得益于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2019年中国消耗了全球57%的稀土。

以稀土永磁材料行业为例,中国在全球市场的占比由2002年的56.5%提升至2017年的86.7%,早已成为全球稀土永磁材料制造中心。传统汽车每台EPS系统消耗0.15千克汝铁硼磁体折合毛坯0.25千克,电动汽车每辆消耗铁硼磁毛坯高达5千克,插电式混动汽车每辆消耗铁硼磁毛坯也达2.5千克,风电每千瓦装机容量也将消耗汝铁硼0.57千克,以中国近年来在新能源汽车、风电等领域的飞跃式发展,由此增加的消耗量也将暴涨。也正是乘着新能源汽车的东风,稀土价格不断上涨,就算出于满足国内需求,中国也将不得不增产。

曾经占据全球稀土市场垄断地位的美国芒廷帕斯稀土矿。(Getty)

当然,中国稀土企业早已不满足于在国内发展,而是像中国生产锂、钴、镍等新能源汽车必不可少的资源的企业一样全球寻找潜在的供应地。比如由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相对控股的盛和资源,就先后入股了美国最大稀土矿芒廷帕斯、格陵兰卡瓦内湾稀土矿。尤其是入股芒廷帕斯稀土矿并提供技术服务和销售服务,以及预付货款5,000万美元帮助矿山恢复生产,换取了该矿产出稀土的包销权。由此不仅获得了每年数万吨的稀土精矿,还因运营芒廷帕斯稀土矿的MPMO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获益颇丰。2017年盛和资源出资110.98美元获得MPMO9.99%的优先股权,MPMO上市后盛和资源持有上市公司1,203.32万股,对应市值达1.68亿美元。

从年初的《稀土条例》到稀土配额暴涨近三成,再到最近的中国六大稀土集团中的三家筹划整合,中国政府一年内三次对稀土产业出手,目标不外乎是加强对中国稀土产业的控制,核心则在于稀土产业要为中国经济服务,为中国新能源汽车、风电等新兴产业提供稳定的稀土供应,保持稀土市场的稳定,不让稀土重蹈此前价格暴涨暴跌的故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