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政华落马引舆论狂欢 习时代公安改革处在风暴眼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十一黄金周期间,最引发关注的政治新闻就是现任中国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傅政华落马受查。

由于傅政华曾任北京市公安局长,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司法部长等要职,并曾经参与指挥扫荡北京著名夜场“天上人间”、调查中共中央政治局曾经的常委周永康贪腐案、整肃中国大陆互联网大V、709拘捕维权律师等行动,因此其落马的新闻引起海内外舆论一片哗然,且料将不会在短时间里平息下去。

对于傅政华的落马,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10月2日当天在微博用“好事!好事!好事!”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2021年10月2日,中国“异见人士”高瑜暗示将曝光与傅政华交涉的内情。(Twitter@@gaoyu200812)

同一天“异见人士”高瑜发表推特(Twitter)称,“傅振华(应为“傅政华”的笔误,笔者注)落马,我是不是该谈一谈我自个儿的事了?7年了,好歹比抗战少一年。”高瑜所称的7年前的事情,应指的是2014年傅政华担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期间,高瑜因为涉嫌泄露“中共中央对意识形态部署的机密”文件被捕,在法院宣判前,被迫在央视镜头前“认罪悔过”的往事。

涉及2015年“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案被注销执业证的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晓原发推质问:”2015年7月10日,傅政华指挥抓捕周世锋律师、黄力群律师等人时,不知是否想到过自己也有落马的哪一天?傅政华与周世锋、黄力群还是北大法律硕士班的同班同学。“

不仅是与中国司法系统关系紧张的异见人群,甚至有很多警察和监狱系统的狱警也幸灾乐祸。被称为北京警界大号的“水母真探社”发文用“终于被查”来庆祝,而监狱系统大号“高墙四角的天空”在《事实证明,不得人心者,终究没有好下场》一文中称:该消息一经发布,瞬间引爆警察朋友圈,尤其是司法行政监狱戒毒系统。

傅政华在担任中国公安系统高层时,据称对基层民警高压管制,微博有评论称其“没日没夜的让民警加班,动辄给民警处分,动辄让民警‘脱衣服’”。还有消息称,傅政华担任中国司法部部长期间,因为辽宁省凌源第三监狱2018年10月发生两名罪犯脱逃案件,遂在中国全国监狱戒毒系统强制推行“瞪眼班”——即撤掉值班床,禁止夜班狱警休息,有未经证实的说法称这一指令导致一年“猝死百名狱警”。

傅政华落马当天,他所任职的北京市公安局以及中国司法部党委分别开会表态:要肃清傅政华流毒影响。前者表示要“净化首都公安政治生态”,后者称傅政华案“严重损害了司法部、司法行政系统乃至政法系统的形象。”

有舆论评论称:没有一个人能让记者群体、律师群体甚至警界奔走相告,普天同庆,他(指傅政华,笔者注)做到了。

傅政华是中共十九大以来第三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此前已有孟宏伟、孙力军先后被查,此三人在公安系统共事多年。有港媒报道称,9月29日上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同意对傅政华采取强制措施,傅于当天下午被从北京的家中带走。据称政治局会议还同时审议和通过了中纪委对孙力军的审查报告。因为此次政治局会议主题敏感,所以并未对外公开报道,而只是报道了当天下午的政治局集体学习活动。

9月30日中纪委在对外公布孙力军审查报告时,据称已经内部通报了傅政华案;10月1日中国公安部召开党委扩大会,会上据称也传达了傅政华案件。10月8日,在持续整顿政法系统的工作会上,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称,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对傅政华进行调查的决定,“要坚决彻底肃清流毒影响,”“对政法系统存在的突出问题时刻保持警醒,持续推进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以造就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法队伍。”

政法系是中国一个特殊的政治存在,回顾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动向可以发现,从司法改革到全面依法治国,再到党政机构全面改革,习近平上台后针对政法系统的整顿动作不断。

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7月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宣布启动一项为期两年的内部教育整顿。这是横跨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反邪教机构甚至武装警察部队等国家专政机器的中共“刀把子”,推行的一次至关重要的政治动作。这次运动计划在2022年一季度(3月),即中共二十大之前,完成整个运动任务。

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曾在2020年7月出席一场启动中国政法政治教育整顿的大会,陈称这将是料必在政法系统引起一场人事大整顿。(微信@长安剑)

在政法体系中,公安系统是一个非常庞大且带有国家暴力色彩的特殊部门,它往上事关国家政治与政权安全,下与社会治安和民众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同时又以国家强力机关身份介入国家经济社会运转,所以被民间俗称“刀把子”。

因为其敏感性与权力属性,公安系统遂成为“公检法系统”的第一机关。也正因此,这些年以来,公安系统缺乏有效外部监督(公安体系凭借强力机关性质往往是排斥和打压监督的最主要部门),内部的监督又不完善(纪检委体系真正有力运转才几年),使得这一执掌法柄的要害部门反而成为法外之地。

近些年曝光的公安落马官员中,大多依仗公安部门特殊的性质地位和执法权恣意妄为,结成团团伙伙和个人利益集团,危害中国国家政治与中共政权安全;其中不乏公权私用打压批评和建设性意见,制造冤假错案,祸乱正常经济秩序,使得中共高层推行的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饱受质疑。

2015年10月,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案开庭,李东生是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位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VCG)

2014年12月30日,中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会议,首次提及“全面深化公安改革”。2019年5月8日至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第二十一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这距离2003年11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召开的第二十次会议,相隔整整16年。

2019年的会议宣布从三个层面改革公安系统:一是理念层面,对公安定位发生从“维稳”转向“维权”;二是人事层面,以清理公安内部的黑恶势力保护伞为特点继续反腐败;三是制度层面,对公安系统的职业化、法治化和现代化改革。这三个层面均旨在纠正积弊,推动公安治理进入习近平新时代,被认为是吹响了公安改革的集结。

公安系统积弊颇深,长期形成的专制思维和作风,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既是包括公安在内的中共政法系统持续整顿的一个重要原因,也反映出了整个政法系统各种问题的普遍性与严重性。要革除掉这些弊病,中共还必须继续以“刀刃向内”的精神,非经过一番透彻的刮骨疗毒不可。(本文原发于香港01周报,此处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