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牵手“红旗”的商业和政治盘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王健林选择自带光环的红旗,可谓“煞费苦心”。而在时间节点上,公开合作消息选在万达商管赴港上市前的微妙时刻,王健林这一招,显然有其更大企图。

最近,万达董事长王健林高调露面,宣布要和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合作,并将亲自带头,把万达高管的座驾,全部换成中国民族品牌红旗汽车。王健林称,这不仅表达对中国国产品牌的信任和对民族品牌红旗汽车的信心,更是对中国制造的支持和信念。万达和中国一汽除加深服务生态、能源生态、会员生态三大维度上的合作外,万达还将与一汽共同成立汽车服务公司。

这表明,继恒大等房产企业后,万达也进入了汽车行业。王健林选择与中国一汽合作,兼具商业利益与政治正确的双重考虑。在中国,红旗汽车品牌极具象征意义,承载着汽车工业几代人的梦想,也与家国情怀与文化自信密切相连。王健林选择自带光环的红旗,可谓“煞费苦心”。而在时间节点上,公开合作消息选在万达商管赴港上市前的微妙时刻,王健林这一招,显然有其更大企图。

相比恒大 万达成功“避雷”

近年来,王健林的商业帝国遭遇波折,坊间对其传言或者谣言甚多,包括王健林的房地产帝国早就成为“负资产”,万达在加快将资本转移到海外以及其本人遭中国官方限制出境等等。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万达房地产和影视双双出现亏损。而福布斯也以140亿美元的净资产,将王健林排在2020年中国亿万富翁榜的前十名之外。事实上,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王健林便已从公众视野中淡出。

与许家印的恒大深陷债务泥潭不同,万达尽管遭遇困难,但王健林在关键时候的决策却让万达避免了“触雷”。中国房产企业高负债发展不是秘密,但2017年时,敏锐觉察到严厉监管下房产好时代已经过去的王健林,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和77家城市酒店的股权分别出售给融创和富力集团,减债超千亿。后来,其又多次抛售海外资产回笼资金,在一年多时间里,万达清偿了2,158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为了摆脱房地产属性,万达商业在2018年3月更名万达商管,上市主体从三变一,变为以万达广场为主的商业部分。王健林更在2019年万达年会上宣称,未来万达商管将不再持有一平米房地产。现在回头看来,王健林的“去杠杆”和“去地产化”、给万达“瘦身”的决策,就显得明智而高瞻远瞩。

万达牵手“红旗”

万达选择与一汽合作,正是万达赴港上市前的微妙时刻。万达历史上曾多次试图走上资本市场,2014年年底,彼时商业地产运营模式并未获得市场的高度认可,万达登陆港交所后,估值不高,股价长期低迷。2016年9月,王健林选择退出港交所并推动万达回大陆A股上市,当时拟上市的资产以商场、酒店和文旅项目三类为主,地产属性很重。但2016下半年,中国刮起了调控之风,房企在国内上市陷入停顿,万达也陷入了漫长的IPO排队周期。

2020年3月,经过多年等待后,上市无望的万达宣布撤回A股上市申请,并引入珠海国资委的30亿元战略投资,重组万达轻资产商管公司,万达商管不持有物业,仅负责万达广场的运营管理。

但轻资产化后的万达商管,今年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万达商管到期的公开债务为367.5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万达商管的有息负债规模为1,809.9亿元。这可能也是万达商管急于赴港上市融资的主要原因。经过多年的反复,王健林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赴港上市的出发点。

今年以来,王健林露面颇多,与众多地方省市党政领导互动频繁。此次又高调宣布与一汽合作,让自己重回大众视野中。在经历了这几年的起起落落后,原来主张“亲近政府,远离政治”,以及“万达商业是万达的核心企业,什么都能丢这个不能丢”的王健林,似乎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在当前中国大陆的政治和舆论氛围下,以及一些民营企业因敏感度差而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栽了跟头,都在提醒中国民营企业要遵循什么样的经商之道。王健林此刻牵手“红旗”,就在情理之中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