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傅政华彭波均曾任职 610办公室缘何成贪腐高发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中共政法系统反腐动作不断。北京时间10月12日,官方消息称国家监察委员会对江苏省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调查终结,已走司法逮捕程序。

同一天,有微信公号@风楼政经号称援引公号“大社老记有话说”的消息称,曾经担任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以及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前主任的傅政华,在“雷洋案”处理中拒不执行中共中央领导“公平公正处理”批示,暗中纵容北京基层警察抵制拘捕涉事警察。

此前一天的10月11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原副主任彭波党内调查终结,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已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上述落马三名官员,原因各有官方说法,10月2日刚被宣布落马的傅政华案件目前还在党内调查阶段,官方通报含糊地称其“违纪违法”;9月22日宣布“双开”王立科时,官方通报称其“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从未对党忠诚老实”;已经被发起公诉的彭波一案,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其:为他人在企业经营、控制网络负面信息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值得关注的是,彭波和傅政华均曾任职610办公室。610办公室全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防范办”。因为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所以也称“中央610办公室”,外界提及时一般直接称其“610”或者“610办公室”。该机构的成立背景,是1999年6月7日,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召开一次政治局特别会议。

2009年9月中国国务院设立了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和610办公室属于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合署办公。内设一局、二局、三局。大致分工为宣传、教育和综合三个任务模块。

有说法称,610办公室从成立到裁撤,历经的三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均未在其正副主任负责人的任免令上签字。这是因为610办公室直接关系到处理敏感的法轮功问题,据称中共官方文件中没有条例明确规定或正式介绍610办公室职能,并且610办公室直接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告。

所以,中央级别的610办公室主任,是由其上级机构——来自中共中央政法委的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所任命。中共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多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担任,610办公室主任由中国公安部正部长级别的常务副部长担任。

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将中央610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职责,划归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和中国公安部。中央610办公室就此不复存在。不过据称各地方610办公室尚未完全撤销。

公开资料显示,610办公室成立后共有六任主任:王茂林(1999年6月至2001年9月任职)、刘京(2001年9月至2009年10月任职)、李东生(2009年10月至2013年12月任职)、刘金国 (2014年2月至2015年1月任职)、傅政华 (2015年1月至2018年2月任职)、黄明(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任职)。李东生和傅政华分别于2013年年底和2021年10月落马。

六位副主任:李东生(2001年至2002年任职)、王晓翔(2003年任职)、袁隐(2001年任职)、孙力军 (2013年开始任职,结束时间不详 )、彭波(2015年至2018年任职)、柯良栋(2016年至2018年任职),除了曾升任主任且已经落马的李东生,孙力军和彭波分别于2020年年初和2021年3月落马。

2020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时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赴湖北参加防疫抗疫工作画面。(湖北卫视截图)

其上级单位,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的四任组长中,曾经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于2014年7月29日被官方宣布落马;11位副组长中,则有四人先后落马,他们分别是周本顺(2003年至2013年任职)、李东生(2009年10月至2013年2月任职)、张越(2013年至2016年任职)、傅政华 (2015年至2018年任职)。

2013年之前,610办公室几乎没有在中国央级官媒上出现过。2013年12月20日李东生被免职时,中共官喉新华网的报道导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中共官方通告中首次证实610办公室的存在。

2016年4月16日,中纪委官网宣布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和李东生一样,官方在张越的落马通告中专门点出他是中国公安部26局反邪教局(又称公安部“610办公室”)局长。公安部“610办公室”被称为是中共政法委三级指挥链上的最后一环。张越于2018年7月被判刑15年,被指控受贿1.569亿余元人民币。

2014年12月1日,时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在一次官方会议现场。(河北省委政法委员会官方——河北长安网)

2021年8月17日官方宣布对彭波双开时,通报中称其“理想信念坍塌、对党不忠诚,背离党中央关于开展网上舆论斗争的决策部署,放弃对互联网阵地的管理,公器私用、靠网吃网,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等等;

2021年9月30日,孙力军被宣布双开(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其中共十九大代表资格也被终止。双开通报中出现了“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等极其罕见的表述,还指出他不仅“对抗组织审查”,甚至还采用了“公安侦查手段”。

由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组成的政法系统是中共政治系统中一个特殊的存在,可以说,它是事关中国内政的最关键部门。而公安又是其中非常庞大且带有政权暴力色彩的特殊部门,它往上事关国家政治与政权安全,向下与社会治安和民众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同时又以国家强力机关身份介入社会经济运转,所以被民间俗称为“刀把子”。

这种敏感性与权力性,导致公安系统曾长期缺乏有效外部监督(公安体系凭借强力机关性质往往是排斥和打压监督的最主要部门),内部的监督又不完善(纪检委体系真正有力运转才几年),这一执掌法柄的要害部门遂成为法外之地。

近些年曝光的公安系统落马官员中,大多依仗系统特殊的性质地位和执法权恣意妄为,结成团团伙伙和个人利益集团,危害中国国家政治与中共政权安全,使得中共高层推行的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饱受质疑。由此,公安系统中更为不透明的610办公室,成为反腐高地也就并无值得意外之处。

北京观察专栏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