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欲竞争民主话语权 中国应避免陷入两个民主认知误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中央人大工作会议10月13日至14日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等中共七常委及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全部出席。习近平在会议上强调,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坚持的重要理念。由此可知,习近平十分肯定民主的现代价值,有意完善中国的“全过程民主”,与西方竞争民主话语权。

习近平指出,“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

“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应该由外部少数人指手画脚来评判。”习近平说到,“十八大以来,我们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由上可知,习近平对民主有自己的理解,他不喜欢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的民主制度“指手画脚”,并对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深具信心。从丰富人类社会的民主建设生态来看,中共提出不同于西方的民主理念很有价值,它可以推动国家之间的多元制度竞争,为人类社会进化出更好的民主制度,创造机会与可能性。

中国希望探索不同于西方的“全过程民主”,要有所建树并不容易,前路任重而道远。(路透社)

中共推动“全过程民主”建设,完善丰富自己的民主实践,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实事求是地说,要建立一套不同于西方民主的,且令人信服的民主理论体系和民主实践,并不容易。可以肯定,其中必然充满各种现实和理念认知的挑战。单在理念认知方面,有两个认知误区或者说两种僵化思维,需要中共和中国社会尽力摆脱、破除。

认清自身短板 勇于自我革新

第一个认知误区是,中国现在的民主制度和理论建设已经比较完美,而西方的民主制度存在严重问题,因此中国不需要借鉴现代西方国家的民主智慧。不过,现实显然与这种认知有很大的差距,中国自身的民主制度实践和理论建设,仍然任重而道远。

现在提到中国的政治制度,世人首先想到的还是两个词“威权”与“专制”。这固然与西方在全球的强大话语权有关——西方舆论给中国政治制度贴上了“威权”与“专制”的标签,世人也多受此影响,但同时也必须认识到,中国的民主制度与理论建设确实还没有到成熟阶段,世人还无法发自内心的接受并赞同中国的民主制度。

这可以理解,毕竟中国的民主制度实践还处在探索阶段,很多问题仍有待实质解决。如人大代表如何选举并建立与人民的直接联系(大多数大陆人并不知道自己的人大代表是谁),各级人大如何发挥监督政府的作用,从根本上解决官员腐败问题;中国司法如何独立审判,避免受到更大权力的干预;中国领导人如何选出,并依法有序更替等等。所有这些问题要得到清晰的答案,都有待未来持续推进制度改革。

可以预见,中国要建立一套成熟且被世人认可的民主制度,还需要经过长期的革新探索。而在革新探索的过程中,中国首先要认清自己,认识世界,以开放的心态向世界各国比较先进的政治文明学习。从人类民主制度发展史看,欧美无疑是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发源地,他们经过两三百年的发展进化,确实积累了比较丰富的民主理论和制度实践。虽然现在欧美西式民主也遇到了民粹主义、极端思潮的挑战,但总体来讲,欧美的民主理论和实践仍可以为中国进行新的民主探索,提供有益的学习资料和经验教训。

只有认真学习研究西方民主理论和实践的得与失,借鉴它们的优点,避免它们的缺点,从中找出适合在中国实践的部分,再结合中国自身的文化和制度特色,才有可能进行新的制度设计和实践创新。人类比较好的制度基本都是总结经验教训,逐渐改良革新得来的,中国要建设更好的民主制度自然也是如此,只是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要总结的经验教训不只局限在中国,而是要总揽包括西方在内的全世界。

勇于认清自身的不足向来是不容易的,果断学习他国的优点,也需要建立在充分理性认知的基础上,要同时做到这两点更是困难。不过,一个国家要发展进步必须克服这些挑战。选择正确就可以像日本明治维新一样让国家新生,选择错误或如中国清末一样,走向混乱、衰落之路。今天的中国应该已经拥有更多做出正确选择的能力。

西式民主不是历史的终结

与上述认知误区相反,中国还有一些自由派民众认同西式自由民主制度,认为西式民主就是人类政治制度的终结,除此之外并无也不会有其他更好的政治制度,因此不赞同中国进行民主创新。这种认知流于偏颇,也与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化的历史本质相抵触,它是中国民主发展道路上,要避开的第二种思想认知陷阱。

由于近代以来,中国积贫积弱,西方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各方面都大大领先于中国,这让很多中国民众形成了贬低自己,崇拜西方的思维和心理。他们本能的认为,西方的一切制度都是先进的、值得中国学习的,在学好西方现有的制度前,中国并不需要进行不必要的制度探索——这只会浪费中国的时间,阻碍中国的正常发展。

一些自由派希望中国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如此中国就可以实现现代化发展。但这种观点过于意识形态化和简单化,它太过相信西方现有的民主制度,无视西式民主带来的严重社会问题,没有考虑它与中国社会文化和现实国情兼容的可行模式,已经很大程度上与现实社会脱节。

看看今天的西方,由民主带来的社会弊端已经大大显现。人类民主发源地之一的美国,甚至因不信赖大选发生了国会骚乱,怀疑大选结果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一度攻陷美国国会,让已经运行两百多年的美国民主制度初露危机。到现在,由于特朗普坚持不服输,仍有很大一部分美国民众相信2020年的大选存在舞弊行为,拜登(Joe Biden)赢得并不光彩。

西式民主并不完美,图为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遭到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围攻。(AP)

表面看这只是很多国家都会出现的选举争端,但它发生在民主制度十分成熟的美国,却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以前很多发展中国家出现选举争端,大家会说那是因为他们的西式民主选举制度还不完善、不成熟;现在老牌民主国家美国也发生民主选举争端,显然是西式民主内部产生了不健康的裂变。

现实是,西式选举民主很容易被有野心的政客操弄民粹,让国家陷入政治分裂和动乱风险,严重危害国家安全。一些自由派经常说,西方发达国家民众政治素质高,国家制度相对完善,还比较有限制民粹风险的能力,但即使如此,如果多出现几个特朗普式的政客挑战西方的民主制度,西方发达国家也将面临严峻政治风险。对各方面都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西式民主选举制度更必然带来无休无止的政治争端和社会分裂。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的选举乱象层出不穷,已经很明显地展现了西式民主对国家带来的不良冲击。

政治乱象之外,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还出现了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种族、阶层矛盾不断恶化的无解难题。虽然黑人已经当过美国总统,但美国的黑白种族矛盾仍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现在美国已经成为全球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其因枪支泛滥造成的枪击暴力事件有增无减,全民医保这个被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争论很多年的重大社会保障建设陷入死局,所有这些让人头疼的难题都凸显了西式民主解决社会问题的局限性。

在经济发展上,由于选举民主善于争论,很难达成共识,很多地区的经济发展、基础建设因此无法正常进行,甚至陷入停摆。如台湾为核电问题争论20年,结果造成花费2,800多亿新台币的核四电厂被封存,但其清洁能源建设也没能快速发展起来,不得不靠燃煤发电,台湾社会因此陷入“用肺发电”及电能危机。类似这样的例子在西式民主社会每天都在上演,西式“你建我拆”的政治拉扯表演,已经给各地的经济发展造成惨重代价。

正视西式民主的现实,公正的观察者应该都明白,西式选举民主弊端重重,它有时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造成更大的难题。因此,中国致力于完善民主社会的建设者,需要走出对西式民主的崇拜,实事求是地认清它的优点和缺点,在现实的民主建设实践中,想办法探索超越于西式自由主义民主理论和实践的民主,丰富民主的可能模式,为人类创造更好的民主制度提供更多可能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