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美国人眼中的长津湖战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长津湖》在韩国引发韩国人的愤怒,称没有中国介入朝鲜半岛早统一了,韩国军方编写的《韩国战争》中倒是对长津湖战役及中国志愿军做出了较为中立的记述,当然美第7师第31团级战斗群“北极熊团”团旗被中国志愿军缴获是不在记述之列的。那么,美国人又是如何看待长津湖战役的呢?

众所周知,长津湖战役属于中国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东部战线,最终以美国第10军及韩国第1军团从兴南港撤回三八线以南告终,而东线美军之所以撤退源于西线美军在清川江战役中的惨败,清川江战役的惨败又源于美军西部战线右翼的韩国军队被击溃。因而,美国著名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大卫·哈伯斯塔姆(David Halberstam)在《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与朝鲜战争》一书中,字里行间将美军的战败归咎于三大原因。

一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的误判。“当中国军队发起进攻时,大家才恍然大悟,让麦克阿瑟的军队遭受如此重创的,仅仅是因为他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国人不会来。但赌局已经开始,现在,其他人必须要为他那不可一世的狂妄自大和不可救药的浮躁复出代价。”

当然,麦克阿瑟心中也有怨气,在回忆录中指责杜鲁门(Harry Truman)下令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保护了中共,从而令中共将原本在长三角驻防、准备解放台湾的第9兵团抽调入朝,在第二战役中投入东线长津湖作战。

二是麦克阿瑟对韩国军队的误判。“但更糟糕的是,虚荣又和不自量力的吹嘘混到一起,而且是绝大多数高级军官都不相信的谎言:韩国军队具有值得信赖的战斗力,足以单独应对中国人。实际上,只要看到中国人,韩军就会心惊肉跳,惊慌失措。第一轮攻击刚一开始,韩军就被击溃,逃得无影无踪。”

“美军前线指挥官很清楚,一旦中国参战,根本就不能指望韩国军队,他们就没有想到要和中国人交手。但是对东京司令部的那些太老爷们来说,由于自己的军队已经形成高度分散的队形,因此,插进几支韩国部队凑凑数,会让他们的作战地图漂亮一点。作为美军和其他联合国军侧翼的主要兵力,他们的撤退意味着,中国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直捣联合国军阵地的心脏。这些地图无疑是自欺欺人。”

事实上,韩国军方编写的《韩国战争》中也隐晦地指出了这一点,“总的来看,共军在东线进行迟滞,在西线主要采取先机进攻,重点攻击山岳地带的国军”。综合各方情报,美国情报部门曾经有一个判断,由韩国军队向鸭绿江推进而不是美军,中国可能会默许,但最终是美军与韩军一同推进,其缘由不外乎麦克阿瑟笃定中国不会出兵或者麦克阿瑟实际上也不信任韩国军队的战力。

朝鲜战争中队韩国宪兵。(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三是中国志愿军的强大。“11月25日深夜,中国军队的总攻正式打响。在历史上,很少有哪一支军队能在动用如此规模兵力的情况下,向对手发起出其不意的共计。中国人已经掌握了美军动向的精确情报。在精明的史密斯将军带领下,东线一路故意拖延的海军陆战队似乎还处变不惊,而西线美军已经浑然不觉地踏进了敌人挖好的陷阱。”

在东京司令部的人从未想到中国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发起进攻——不以正面进攻为主,而是夜间步行绕到敌人的侧翼,寻找最薄弱的环节实施打击,并在敌人后方构筑阵地,切断敌人的退路。没有一个人研究过,中国人的行军到底有多出色,多迅速,即使是在夜间,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他们一样做得完美无缺。他们没有重武器,弹药和商品的配给也少于美国人,轻便、快速是他们的最大优势(但最终也成为他们最大的劣势)。”

东京司令部的人始终有一个错误的认识:中国军队只能成为美军轰炸机的活靶子。他们就没有考虑到,中国人能让他们在白天消失在朝鲜的崇山峻岭之中。事实证明,中国人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他们不会做很多事,但一旦去做,就一定要做好。就在美国人还没有想出如何应对他们之前,中国人就已经把美国的最大优势——因依赖重武器而需要良好的路况——转化为弱势。但是,任何一个关注二战后中国的人绝不会对他们的战术感到惊讶。”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误判中国不会出兵,韩国军队又是“猪队友”,中国志愿虽缺乏重武器却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大打夜战,并且充分发挥了轻步兵机动性优势堪称世界轻步兵战术的巅峰,由此美军在第二次战役中的惨败与撤过三八线就不是不可原谅的了。

陆战第1师沿公路向长津湖推进,前方是配合该师作战的海军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战斗机投下的炸弹。(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与朝鲜战争》曾谈及,相比西线美军踏入中国志愿军的陷阱,东线在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Oliver Smith)指挥下“一路故意拖延的海军陆战队似乎还处变不惊”,即史密斯的拖延拯救了陆战第1师。美国海军历史和遗产司令部记述的长津湖战役也提及了这一点。

“史密斯少将在其师向北推进的所有阶段都保持谨慎,确保每个阶段都储备弹药和补给品,并主张改进主要补给线”。即由长津湖西岸狭窄的道路通往兴南港的补给线,也是未来陆战第1师由长津湖撤退的路线。其顶头上司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Edward Almond)长期担任麦克阿瑟的参谋长,“是麦克阿瑟经常喜欢的快节奏、有时甚至是鲁莽行动的拥护者”,史密斯顶着阿尔蒙德的压力拖延前推速度,在长津湖以南的下碣隅里修建了临时机场,并拒绝分散兵力,同时在沿途预先留下补给品。

当然,最终史密斯还是没能顶住压力,在1950年11月下旬沿着兴南港至长津湖西岸的柳潭里的公路前进。“11月25日,在中国的抵抗不断增加之际,第10军抵达长津湖西侧的柳潭里,计划于11月27日向西进攻。11月27日,从柳潭里出发,第10军在沿其主要前进轴线的山丘上遇到了强大的中国军队。当晚,中国发动了一场涉及近12万军队的大范围进攻,意图包围和摧毁水库周围的联合国部队”。

史密斯的谨慎并非没有道理,此前11月2日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以南的水洞地区曾与中国志愿交手,美国海军历史与遗产司令部提及这场战斗时使用了“heavy casualties”(伤亡惨重),陆战第1师在这场战斗中吃了亏。更早以前,第10军在元山登陆后向北推进过程中也曾与中国志愿军交手,《最寒冷的冬天》称“在那场战役中中国军队几乎全歼了美军最精锐的一个团”。当然,美国海军历史与遗产司令部也后之后觉地称,中国计划将美军引向更北的地方以击败美军,并指责麦克阿瑟在中国志愿军与美军交手又主动脱离接触后,过于乐观。

1950年12月7日,美国海军一架F4U-4B战斗机在执行完支援长津湖作战后降落在菲律宾海航母上。(美国海军)

但中国志愿军的主动脱离接触,并在朝鲜北部的山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令史密斯等美军军官心中不安。据《最寒冷的冬天》披露,美军第2师第9团长查尔斯·斯隆(Charles Sloan)上校“一直非常关注空中侦察,他深知眼前的处境非常危险。每次侦察机在完成三四小时的侦察任务返航之后,斯隆都会给他们准备好热咖啡,焦急地等待着有关中国人的消息。奥多德(第15野战炮兵团前沿观察员)坚信,中国军队就在附近,躲在某个地方。这让斯隆这样的前线指挥官异常紧张:他们把美国最精锐的部队打得七零八落,然后又突然从地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史密斯甚至还搭乘直升飞机,亲自前往长津湖一线侦察,以期发现中国志愿军的踪迹,但仍无功而返。美军之所以没有发现中国志愿军的踪迹,冰雕连给出了答案。

长津湖战役打响后,美国海军在原有的两艘航母的基础上,又抽调了两艘航母到朝鲜东海岸支援长津湖,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也利用两艘护航航母及咸兴、元山附近机场支援长津湖,利用下碣隅里、古土里的临时机场转运伤员。由于缺乏重火力,陆战第1师兵力并未过于分散——5团与7团在柳潭里、1团在下碣隅里至古土里一线守备补给线,中国志愿军难以整建制歼灭陆战第1师,在优势火力支援下、史密斯战前特别注意的补给线保障下,陆战第1师大部分撤出了长津湖。后史密斯官至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海军陆战队司令,1955年以上将军衔退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