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封城舆论两重天背后 是官员不能接受批评的狭隘心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云南瑞丽,这个原本并不引人注意的中国边陲小镇,因为2020年9月至今经历了多达五轮疫情、先后四次封城引发关注。近日引发舆论热议的,则是当地政府前官员互联网发文为当地民众呼吁外援,遭遇现任官员驳斥,甚至影射其文章为“谣言”。

10月28日,曾经在瑞丽挂职担任副市长的作家戴荣里,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五千里江山”发文《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疫情,无情地劫掠着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榨干了城市的最后一丝生机”,“恢复生产和必要的经营显得十分急切。政府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兼顾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个侧面,综合考虑治理方案。求生重在自救,恢复生产和贸易是十分必要的”。

戴荣里为瑞丽这个边城公开请命的文章发表后引发强烈反响,却遭瑞丽现任市长尚腊边指“不代表组织”,内容“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资料”。瑞丽市委10月2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尚腊边要求大家“自觉抵制谣言”,“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戴荣里随后连发两文驳斥,“如以各种名义想阻止我发相应文章的,请免开尊口!!!”“瑞丽不需要支援,不需要帮助,人民不需要吗?说你文章的资料过期暂时不用支援,你说是不是胡扯?”戴荣里对媒体表示,自己再发声,是因为对方回应“起码与事实不符”。他说,“我为我的文章负责,也为我本人的声誉负责,我不会轻易说每一句话的,我写的就是老百姓的正常诉求”。他强调要有道德良心,“假如那里的老百姓就是我们的爹娘,你会无动于衷吗?或者你是一个平民百姓,你是不是也感同身受?”

近一年来,中国云南瑞丽因为疫情已经四次封城,图为姐告国门社区封闭管理区域指示牌。(人民视觉)

与现任官员口中的“一片太平”不同的是,此前的10月24日,在中国国务院新冠疫情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的媒体直播间里,大量云南瑞丽网民留言表示希望外界能关注瑞丽的情况。他们说,在当地工厂停工、商业停业、贸易停摆的情况下,普通瑞丽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另外,10月1日以来,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与瑞丽有关的留言多与当地隔离造成的民生困局有关,“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做生意和打工的老百姓没有经济收入,又因为疫情防控难以离开瑞丽”“希望尽快恢复复工复产。”“在瑞丽市姐告月亮岛进行隔离……核酸报告一切正常,还不能给予出隔离房……隔离满21天已经缴费一次,现在需要进行第二次缴费”……

澎湃新闻10月29日引述瑞丽一名翡翠商人说,疫情之下自己的生意停滞,1岁多的儿子已做74次核酸,平均两天做一次核酸。他另一个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因疫情从2021年6月停课至今。他说疫情管控对当地的餐厅等行业冲击很大,自己的积蓄也维持不了多久,长时间封控,大家心里承受不住。这名商人还表示,他想带家人离开瑞丽,但每个小区(社区)只有两个“离瑞名额”,据他所知,排队的大有人在。

如上可见,即便戴荣里文章中有感性化描述的不尽客观之处,瑞丽因为疫情封控导致民生困境的现象亦不容否定。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被中共高层作为改革目标提出已经八年的今天,诸多中共地方官员面对负面爆料或者批评,不是反思治理手段的需要改进之处,而是动辄以“谣言”来规避不足的存在,除了暴露官员难以祛除的傲慢心态和官僚主义,实在找不到其他值得肯定的地方。

上海迪士尼可以在10月31日发现有新冠病毒核酸阳性人员入园当天紧急封园,一边快速进行核酸检测,一边提供多种人性化服务,从而获得网民点赞“上海速度”。北京市政府在管控措施“误伤”部分民众进京机会之后,于11月2日公开道歉、且表态会提高申诉复核速度后,获得舆论好评。

可见,在疫情已经爆发接近两年的当下,地方政府不是不能进行更为科学和精细化的管控方式,只是要看官员一是否有足够现代化的地方治理能力,二是能否有听得见批评且有进行改进的意识。如果仍然采用简单粗暴的管控方式且听不得批评,那么舆论也只能回馈这样的官员一个简单粗暴的评价——“蠢且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