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中韩尿素风波乍起 为何印度最受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为达到环保标准,使用柴油的汽车必须加注尿素溶液,以中和尾气中的氮氧化合物,将其催化还原为氮气和水。如果没有尿素溶液,使用柴油的乘用车将无法启动,柴油卡车则只能以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行驶。在韩国约900万辆柴油车中,绝大多数是货运卡车,尿素溶液严重短缺有可能导致运输和工业停滞,一场因尿素溶液短缺导致的危机正在韩国社会蔓延。

为缓解危机,11月9日,韩国甚至派了一架军用加油机前往澳大利亚,以运回27,000升尿素溶液。同时,韩国政府还禁止出口尿素及尿素溶液,并实施限购措施,乘用车每车限量不超过10升,商用车不超过30升,禁止一切转售行为,一些绝望的卡车司机甚至试图使用尿素仿真器来欺骗催化还原(SCR)系统。

当然,韩国要解决尿素溶液短缺危机,关键还在于其最大尿素进口来源国中国身上,为此韩国不惜直接通过外交途径向中国求助。效果立竿见影,11月10日韩国外交部宣布,已经确定韩国企业采购的1.87万吨中国尿素即将走出口程序,这批尿素可以生产5.61万吨尿素溶液,足以满足韩国两到三个月的使用。

2021年11月9日韩国益山市市民排队购买尿素溶液。(Reuters)

韩国的尿素溶液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由此引发的风波却并未结束,韩国社会开始反思对中国的依赖。据韩国媒体披露,韩国也曾经具备尿素生产能力,但因成本无法与中国尿素竞争,不得不在2011年停产。中国产尿素占韩国进口尿素的三分之二,其中用于车用尿素生产原料的工业尿素占到韩国进口量的97.6%。

2021年1月到9月,韩国从中国进口了价值约1.2亿美元的汽车和工业用途尿素,仅占韩国同期进出口总额的0.03%,但就是这区区0.03%酿成了大危机。除尿素外,在韩国进口的12,586件商品中,特定国家占比达到80%以上的有3,941件,其中1,850件来自中国,接近一半。比如,用于制造半导体晶圆的硅98.6%来自中国,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电池正负极材料的天然石墨和氧化锂、氢氧化锂超过80%来自中国,86.6%的胡萝卜、98.3%豆类、95.7%红豆也来自中国。

在反思的同时,甚至还有韩国媒体称“如果美中冲突在过度依赖中国的情况下加剧,中国可能将资源武器化,引发第二、第三次尿素溶液危机”。事实上,在尿素溶液危机爆发之初,一些韩国媒体及民众就将矛头对准中国,指责中国2021年9月颁布的对出口尿素全面实施法检的政策,指责中国禁止出口尿素导致了韩国的危机,文在寅政府拒绝就此事批评中国也在韩国被口诛笔伐。

中国之所以对尿素出口设置障碍,目的不外乎平抑中国国内尿素价格,与此前中国政府取消钢铁出口退税等措施一致。截至2021年10月,中国尿素现货价格已创下近20年以来的新高,以山东临沂价格为例,临沂小颗粒尿素价格已达到3,100元/吨,而此前历史高位2008年7月也不过2,500元/吨。

目前,全球尿素生产分两大流派,一是以煤炭为原料,一是以天然气为原料,中国煤炭资源丰富自然选择煤炭路线,俄罗斯、伊朗、中东各国以及欧洲、印度、美国等则是天然气路线。在美国大肆超发货币之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煤炭与天然气都不例外,上游原材料涨价下游的尿素只能跟着涨,韩国尿素溶液危机追根溯源还在于美国。

商业化生产尿素系由氨与二氧化碳反应而来,而氨则源于天然气或煤,全球能够提供从生产合成氨到生产化肥全套设备的国家极少,中国是其中之一。图为中国三五计划期间建设的沈阳开原合成氨厂。(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国际市场,自8月下旬以来到10月15日,埃及大颗粒尿素船上交货价从440美元每吨大涨至850美元/吨,中东地区大颗粒尿素船上交货价从380美元每吨大涨至750美元每吨,涨幅近一倍。值得指出的是,尿素产能并不是问题,以中国为例,2017年以来中国尿素产业的产能利用率都在80%左右,以2020年6,634万吨的产能计算,仅中国闲置产能超过1,000万吨。

韩国在暂时解决尿素溶液危机后,又开始担心起来年的春耕来,农业才是尿素最大的用途,其2020年进口的83.5万吨尿素中一半以上用于制造农业化肥。事实上,由煤炭、天然气价格暴涨导致的尿素价格涨价,影响最大也可以说真正的危机在于农业。

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尿素生产国,同时也是第一大尿素使用国,最近两年尿素出口都在500万吨上下。2021年1月至8月,中国尿素累计出口量达到293万吨,较2020年同期增加40%。9月中国尿素出口收紧后,预计未来将影响300万吨至500万吨尿素进入国际市场,作为中国尿素最大进口国的印度首当其冲,2020年印度进口中国尿素达296.86万吨,占中国尿素出口的53.9%。当然,中国作为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为保障国内尿素市场稳定进而保障农业稳定,限制尿素出口无可厚非。

农业才是尿素最大的用途,全球超过一半的尿素用作农业化肥,尿素危机影响最大的也是农业。图为2019年4月7日,中非最大农业合作项目莫桑比克万宝莫桑农业园,农户在水稻收割现场载歌载舞庆祝丰收。(新华社)

据测算,印度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可能需要进口约600万吨尿素,但目前仅招标采购了72万吨,后续仍需从全球市场采购超过500万吨。印度尿素生产采用天然气路线,但其70%的天然气依赖进口,在天然气价格高涨之下尿素产能能否满负荷生产不确定性很大,其尿素进口还可能增加。

在欧洲,因为天然气价格暴涨,巴斯夫等化工巨头宣布减产。目前,欧洲关闭的合成氨产能总计为460万吨每年,折算尿素产能达760万吨每年。按照惯例,欧洲地区每年四季度开始为明年农作物种植进行备肥,但当前欧洲地区自有氮肥产能明显减少,这将刺激欧洲贸易商转向国际市场进口尿素。

据测算,作为全球尿素主要进口市场,欧洲及印度、巴西第四季度将向世界尿素市场释放近1,000万吨的采购需求,并且是以农业需求为绝对主力的刚性需求。再叠加中国出口管制导致的约300万吨至500万吨的供应消失,未来世界尿素市场供需将严重失衡,进而影响到农业,由粮食传导到方方面面,又将是一场大风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