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这是一份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的平实决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全文发布,习近平在关于决议的“说明”中透露,在决议形成过程中被征询意见的“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一致认为,决议稿最鲜明的特点是实事求是、尊重历史”,相信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看完这份决议后的最明显感觉。

决议共分七节,前四节按毛、邓、习断代,主要回顾过去一百年中共的经验与成就,其中重点放到了第四节的习时代,分十三个领域对习近平执政后的经验与成绩进行了系统综述。第五、第六节分别说明了中共百年奋斗的历史意义与历史经验,第七节明确了中共在新时代要实现的目标与任务。这一结构安排承接历史,也突显了这份决议的用意所在,任何历史决议都不是为了单纯回顾总结历史,回顾总结历史的目的是为了服务于现实政治,满足当今政治需要,决议并不讳言这一目的,在一开始就以“三个需要”点名了出台这份决议的目的。

决议用两个章节,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两个阶段,对毛泽东时代进行了总结,给予了毛这位开国领袖以极高评价,总体上延续了1945年第一份决议和1981年第二份决议对中共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决议完整继承了第二份决议对毛泽东晚年错误的结论,用一整段文字进行了说明,“遗憾的是,党的八大形成的正确路线未能完全坚持下去,先后出现‘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等错误,反右派斗争也被严重扩大化。面对当时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党极为关注社会主义政权巩固,为此进行了多方面努力。然而,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毛泽东同志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作出完全错误的估计,发动和领导了‘文化大革命’,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酿成十年内乱,使党、国家、人民遭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教训极其惨痛。一九七六年十月,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粉碎了‘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

过去一个时期,因为一些官僚宁左勿右的政治投机心理,在工作中对“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以及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产生了错误认识,刻意回避甚至禁止讨论毛时代晚年的错误,历史教科书对相关内容也反复修改,试图以“曲折探索”等字眼掩饰这些错误与灾难,官方也强化了对文革时期发展成绩的肯定性论述,社会上宣扬“深刻革命”的激进氛围抬头,使得中国社会思潮在一定范围内出现混乱,不少人担心中国政治走回头路,毛时代晚年的错误与灾难重演。这份历史决议重申1981年的结论,可以说是在社会思潮上起到了拨云见日的效果,既最大程度尊重了历史事实,又给那些在“左”的起点蠢蠢欲动、试图遂行政治投机,把中国往老路上推的部分官僚一个有力警醒。中国不能走回头路,历史上“左”的错误不能再上演,不能曲解“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打着不能互相否定和反历史虚无主义的旗号借机否定毛时代晚年错误,搞另一套抹杀、否定历史的历史虚无主义,是中共党内的最大共识,也是中国社会的最广泛共识。

正视存在的问题才能轻装前行,图为文革期间,中国大量文物与古迹遭毁损,堪称史上一大浩劫,此为1966年红卫兵冲入山东曲阜孔庙大肆破坏的场景。(凤凰网)

决议对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代也给予了充分肯定,对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的工作进行了系统总结。特别对邓小平理论,用了“创立”两个字,和毛泽东思想以及中共在新时代确立的习思想放到了同一高度。决议再次强调“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对“伟大”这个词似乎情有独钟的中共,也再次以“四个伟大”来定义改革开放时代,分别是“伟大成就”、“伟大觉醒”、“伟大革命”、“伟大号召”。所以,此前一些否定邓或改革开放的疑虑,也在这份决议中得到廓清。

虽然如此,决议也并不避讳这期间中共在治党、治国、理政上存在的问题,不因前任领导人存在而回避问题,突显了这份决议的实事求是精神。

决议在第四部分总结习近平“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时表示,“改革开放以后,党和国家事业取得重大成就,为新时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奠定了坚实基础、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党清醒认识到,外部环境变化带来许多新的风险挑战,国内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不少长期没有解决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以及新出现的一些矛盾和问题,管党治党一度宽松软带来党内消极腐败现象蔓延、政治生态出现严重问题,党群干群关系受到损害,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受到削弱,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

在随后分类总结褒扬习近平的执政成绩时,又分别对这些在中共看来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虽然委婉但是却一针见血的评论。

如,在“党的全面领导上,党内存在不少对坚持党的领导认识模糊、行动乏力问题,存在不少落实党的领导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问题,特别是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

中国的腐败问题一度十分严重,在中国反腐专题片《国家监察》中出现了一些落马的官员以及公布了他们的一些赃物。图为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涉案赃物。(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在严治党上,由于一度出现管党不力、治党不严问题,有些党员、干部政治信仰出现严重危机,一些地方和部门选人用人风气不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盛行,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较为普遍存在。特别是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贪腐程度触目惊心。这”七个有之“问题严重影响党的形象和威信,严重损害党群干群关系,引起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强烈不满和义愤。”

“在经济建设上,由于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片面追求速度规模、发展方式粗放等问题,加上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影响,经济结构性体制性矛盾不断积累,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十分突出。”

“在全面依法治国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司法不公、违法不究等问题严重存在,司法腐败时有发生,一些执法司法人员徇私枉法,甚至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严重损害法治权威,严重影响社会公平正义。”

“在文化建设上,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不时出现,网络舆论乱象丛生,一些领导干部政治立场模糊、缺乏斗争精神,严重影响人们思想和社会舆论环境。”

在军队建设上“有一个时期,人民军队党的领导弱化问题突出”。这应该主要是指在胡锦涛任期,因为党内各种因素掣肘,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领导权被架空,军权旁落,军队内部腐败盛行。

这些问题都是在“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代客观存在的问题,决议对问题现象与原因的论述,都非常到位,也非常平实深入。在当时,这些问题之严峻,确实在中共党内与社会层面产生了的普遍共识,舆论甚至认为已经到了“不反会亡国,反了会亡党”的程度。这些问题在习上任后被迅速扭转,虽然有些在执行过程中因为官僚体系宁左勿右的政治文化劣根性被层层加码,推到极致,屡屡出现矫枉过正,影响到社会运转与活力空间,在治理实践中出现了不少需要及时纠偏的问题,但总的来说,能扭转这些长期积累的严重问题又没有出现大的动荡非常不易,习的领导核心地位绝非自我加封,而是基于中共党内共识,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决议对成绩与问题的总结都尊重了历史,做到了实事求是。

相对于前两份决议,第三份决议也回避了一些重要内容,比如没有重申禁止个人崇拜,也没有提废除领导人终身制,而这都是在第二份历史决议中被重点强调的内容,外界讨论也关注到了这一点。

但是,考虑到第二份协议主要是对毛时代晚期个人崇拜盛行与领导人终身制造成的灾难进行反思批判,第三份决议主要是吸取了邓时代晚期中央权力过于分散、中央权威弱化的教训,是为进一步巩固中共中央权威和习近平的政治地位、为修宪后习近平继续长期执政服务,为避免出现一些争论,在新决议中回避掉这些曾经极为重要的表述内容,就在情理之中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