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折射出的习近平的历史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继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所制定的前两份历史决议之后,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出台,这份决议是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亲自操刀下,带领中共领导层撰写的,既是中共对自己百年历史的总结,也可看作中共对自身合法性的论述,从中也透露出习近平的历史观。

按照习近平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中所说,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两个历史决议的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这次历史决议要“坚持这些基本论述和结论”。

因此,历史决议对重要历史人物的评价基本保持不变,对毛泽东的评价也是一分为二,既对其在革命时代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贡献进行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对毛泽东在反右、大跃进、文革等时期的错误进行了反思。这种态度是对邓小平时代那份历史决议的尊重和继承,再次以决议的形式消除了一些为文革翻案的杂音。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于11月11日闭幕。(美联社)

不过中共第三份决议在指出问题的同时,更多还是高度评价历史功绩。习近平认为,毛泽东领导的中共革命实现了反帝反封建的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了“根本社会条件”。而建国后毛泽东领导的中共党人所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

而对邓小平时代的评价同样很高,习近平说,尽管改革开放以来中共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今次历史决议要强调“这一时期党领导人民创造的伟大成就”,推进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并要说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前途命运的关键一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指引中国发展繁荣的正确道路。

当然,第三份历史决议的重点还是阐明新时代中共面临的主要任务、理论和制度成果,以及风险挑战,强调这一时期中共领导人民创造的伟大成就,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更为完善的制度保证、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更为主动的精神力量,将中共的主要任务聚焦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这说明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最终落脚点还是为当前现实服务。

长期以来,中共历史决议代表的是中共是对自身正统性和合法性的论证,这就要求构建一套有助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和正当性的历史叙事。这也意味着,对待中共历史上的事件和人物,都不能简单否定,而是一分为二,在承认和改正错误的同时,也要看到成就,团结大家向前看,这才能够达成历史的连续性,从而巩固合法性。

从习近平的自述和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内容来看,都可以发现,习近平的历史观非常重视历史的连续性,并具有很强的现实政治导向。不管是毛泽东时代,还是邓小平时代,江泽民、胡锦涛以及习近平新时代,都被纳入到习近平所描绘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条宏伟的奋斗目标上来。而更为长远地看,中共的历史也植根在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奋斗历史之中,是其直接的继承人。

在习近平的历史观中,所有这些历史时期都是连贯统一的,而今天的中共,承继的正是这个连绵不断、为民族复兴而奋斗的历史重任。而中共正是通过这种论述,为自身的历史合法性做了说明,这也是为什么中共一直用“中共是历史的选择”来回应外界的“合法性”质疑。

重视历史连续性,让历史为执政合法性服务,是习近平和中共历史观的重要特征。这一点和苏共有区别,当年苏共的多次领导层更替,都伴随对前任的简单否定,而没有看到割断苏共历史连续性的巨大危害,结果造成苏共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认知混乱。这点在赫鲁晓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和戈尔巴乔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时期尤其明显。相较而言,中共就明智很多。

总而言之,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以正面肯定为主和服务于当前政治现实需要的基调,全面叙述了中共走过的100年奋斗历程,展现了习近平和中共党人的历史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