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是毛左: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有哪些看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6日,被称作中共历史上第三份历史决议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正式公布。在此之前,中共分别在1945年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前两份决议均在中共历史上产生过深远影响,起到定纷止争的作用,并分别成为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的一个象征性文件。

今次习近平主导下制定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同样是因应中共已经建党百年,正在朝向第二个百年目标(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迈进的时代背景,所起草的一份希望巩固习近平核心地位,强化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指导地位,统一全党认识,增加信心的历史文件。

不过,正如笔者早前的分析,今次中共制定的第三份历史决议会以正面叙事和宣扬历史功绩为主,与前两份历史决议侧重处理重大历史是非问题有明显区别。关于这点,习近平所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已经作了明确解释。他说到三个原则,第一是聚焦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因为前两份决议的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改革开放以来前进方向是正确的。第二是突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个重点,聚焦正在做的事情,因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和经验已经作了系统总结。第三是对重大事件、重要会议、重要人物的评价注重同党中央已有结论相衔接。这三个原则可谓贯穿第三份历史决议始终,既体现了中共历史观和政统的一脉相承,又说明第三份决议更多是描述和整合、总结已有成就和经验,不会有新的重大突破,不会重评重大历史是非问题。

正因这样,今次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但凡涉及十八大前的事情都在延续过往结论,并且将重点放在十八大后的事情,整体内容是远略近详,体现为当下政治服务的取向。但由于毕竟是历史决议,中共又是如此高规格地郑重其事,外界只要细心,还是能够从过去大多都说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文字中,发现一些值得关注的要点。

第一,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以党内规范性文件的形式再次确认了习近平时代是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包括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并列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时代。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将百年党史分为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习近平时代,分别对应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三次“伟大飞跃”。在这百年期间,马克思主义(Marxism)有三次中国化的飞跃,产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应该说,习近平政治地位经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巩固、确认后已经达到一个新高度。中共第三份决议所描述的“两个确立”(确立习近平核心地位和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指导地位),预计会和“四个意识”、“两个维护”一样,成为新的政治规矩。

第二,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确认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尽管毛泽东本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如数家珍,但中共历来描述毛泽东思想是称作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今次第三份历史决议亦不例外。至于邓小平理论,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的说法是“深刻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正反两方面经验”,“借鉴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同样没有提及中国传统文化,哪怕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是在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盛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

这一描述与习近平上任9年以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和对传统治理经验的借鉴密不可分,说明了至少在中共眼里,今天的中国正在加速回归中国历史文化序列,马克思主义已经日益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就像中国古代佛教传入后,与儒家、道家共同构成传统文化,统称为儒释道,今天中国经过马克思主义一百年的传入和持续融合、本土化之后,中国文化已经再次发生变化,某种程度上可称作儒释道马。

习近平上任以来,多次展现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治理经验的重视。图为2014年习近平考察北京大学时,拜访著名哲学家汤一介,赞扬他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创新作出了很大贡献。(@新华视点新浪微博)

第三,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将百年党史称作“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历史。不论是毛泽东时代,还是邓小平时代(包括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习近平时代,纵使出现一些失误,犯过一些错误,比如反右、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后所出现的一些深层次矛盾、新问题,但都只是发展过程中的插曲,是次要的,大方向和目标还是数代领导人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前赴后继,持续接力。这套历史叙事与习近平上任初说的改革开放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在逻辑上一脉相承,目的是构建中共历史合法性,以服务于现实政治。今年12月是苏联解体30年,对比当年苏联领导层经常陷入对过去历史的简单否定之中,导致苏共党内和大众层面巨大思想混乱,今天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所构建的一套数代人连绵不断、为民族复兴而奋斗的百年历史叙事,用意不言而喻。

第四,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通过对毛泽东时代晚期错误的重申和对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极高评价,再次消除了一些为文革翻案的杂音,说明了习近平绝非毛左。过去几年,由于习近平同时承袭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的遗产,在主张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过程中重拾了毛泽东时代一些治国治党的经验和举措,让一些人误以为习近平会滑向毛左,为文革翻案。中国中学教科书关于文革描述的几番变化,从为文革洗白、辩护到重回1981年历史决议中全面否定文革的立场,正是过去几年中国政治风向变化的投射。

今次中共第三份决议重申了1981年历史决议中的立场,对毛泽东时代晚期的反右、大跃进提出了严厉批评,形容文革是十年内乱,“使党、国家、人民遭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教训极其惨痛”。与此同时,中共第三份决议高度评价邓小平时代拨乱反正的历史性贡献,用了“伟大觉醒”、“伟大革命”、“伟大成绩”、“伟大飞跃”来盛赞改革开放的成就。这意在说明习近平时代依然处于改革开放的延长线,会继续向前推进改革开放,习近平不是一些人误以为的毛左,更不会为已有定论的文革翻案。

第五,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在描述六四事件时未再用“反革命暴乱”字眼。众所周知,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共曾用了“政治风波”、“动乱”、“反革命暴乱”字眼。在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中共虽然继续坚持早前定性,但措辞上已经趋于温和,更多时候只用“政治风波”的字眼。但2018年中共中央审定的改革开放40年大事记,再次用了“反革命暴乱”的字眼。如今,在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尽管定性一如既往,但不再用“反革命暴乱”字眼,措辞有所柔和。

第六,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在充分肯定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功绩的同时,委婉提及改革开放后的问题和考验。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写道:“改革开放以后,党和国家事业取得重大成就,为新时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奠定了坚实基础、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党清醒认识到,外部环境变化带来许多新的风险挑战,国内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不少长期没有解决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以及新出现的一些矛盾和问题,管党治党一度宽松软带来党内消极腐败现象蔓延、政治生态出现严重问题,党群干群关系受到损害,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受到削弱,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

具体而言,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在描述习近平时代13个方面功绩的时候,大多提及了之前的问题和考验,比如,党的全面领导上,“党内也存在不少对坚持党的领导认识模糊、行动乏力问题,存在不少落实党的领导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问题,特别是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执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在全面从严治党上,“由于一度出现管党不力、治党不严问题,有些党员、干部政治信仰出现严重危机,一些地方和部门选人用人风气不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盛行,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较为普遍存在”;在经济建设上,“由于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片面追求速度规模、发展方式粗放等问题,加上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影响,经济结构性体制性矛盾不断积累,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十分突出”。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对诸如此类改革开放后所遇到的问题和考验的描述,既解释了习近平上任后所强势采取的一系列不同寻常举措的必要性和正当性,又反过来突出了习近平的功绩和习近平时代有别于以往的划时代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