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漫摄影风波:这是西方的审美霸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摄影师陈漫给迪奥的摄影作品随着中国官媒的发声,所产生的舆论风波越来越大了。事实上从陈漫事件必须要认清一个问题了,这不仅是摄影师恰饭,品牌方丑化华人的问题,而是那些所谓代表国际风向标的西方世界在行使对华的审美霸权。

2018年,意大利奢侈品品牌杜嘉班纳发布《起筷吃饭》的短片,片中一位化着“眯眯眼”妆容的亚裔模特使用“中式发音”,以傲慢的语气用奇怪的姿势使用筷子吃披萨,这一歧视中国传统文化的视频遭到中国社会抵制。

2021年6月,清华美院毕业服装展上,所有的模特,清一色的无眉毛、塌鼻梁、眯眯眼,这并不是因为模特本身眼睛小,而是他们的妆容,一律延长眼尾,刻意拉长了眼型。

清华美院时装周上模特的妆容备受争议。(微信@柠檬木聚糖)

什么意思,不仅是西方品牌对华认知有刻板偏见,连中国美术从业者都认可这种所谓的“审美”标准。

这种在中国充满争议甚至被指认丑化华人的审美如何成为一种行业共识的?

具体到时尚界,西方依靠资源优势、话语优势以及文化优越感将其兑现为标准优势,进而形成强势的审美体系。在那样一个华人或者亚裔的弱势圈层中,只能“认可”他人标准而生存于这个行业之内。

在时尚界,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有符合欧美的审美标准,才具有国际化的高级感。他们可以依靠在时尚界的强势地位定义华人或者东方形象。这种审美霸权有时候是露骨的,有些却是不易察觉。

作为国际上具有知名度的华人模特,吕燕符合西方时尚界对东方面孔的“美学”定义。 (新浪微博@呂燕)

其中被西方青睐的模特吕燕、雎晓雯、杜鹃这些人就是西方强势审美下的代表。这些清一色的高颧骨、塌鼻梁、小眼睛或者被刻意凸显这些特征的东方面孔,其本质就是西方强势审美下的形象霸凌。

当然,于这些模特而言,她们本身无错,这些女孩通过自身优势与努力实现个人提升,但无论是她们还是以这种审美为圭臬的从业者不过都是西方对华审美霸权的代言人,而非真正展示东方形象。

而这么多年来,这种摄影作品或者形象展示之所以能大行其道,不过是以所谓的国际标准开道,其内涵终究无法掩饰对华的种族优越感。这也是为什么再以艺术创作、国际化审美为理由开脱也无法抑制中国社会的反感与抵制情绪。

因此,对陈漫风波的讨论绝不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甚至不容于艺术创作,而是必须要有所反应。如果把这样的作品搬到中国的家门口,中国社会还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那未免过于乖顺。

基于此,摄影师以及品牌方并不冤,但说到底,这不是简单地谴责、抵制就能改变的。大到国际秩序,小到行业标准,如果要对强势文化或者既有标准发起冲击,就要有替代性的解决方案。

今天,中国社会可以利用强大的市场给品牌方以压力,过不了多久,那些解约的艺人自会有另一波人替代,但这种强势的文化压迫还存在,要摆脱这种困境,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幸,中国社会已经强烈意识到所谓的东方形象国际化标准下的霸凌实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