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共地方人事洗牌 那些失意的“少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二十大前夕地方人事大换届快马加鞭。作为地方“三号”人物,省级专职副书记们的仕途已出现了“分歧”。

经多维新闻统计,2021年迄今近半省份专职副书记换人,而卸任该职的他们又都去了哪里呢?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11月23日,消息称内蒙古南下女干部、湖南省专职副书记乌兰已经卸任现职,调任湖南省政协党组副书记。这意味着,这位一度被认为是内蒙古政府主席有力竞争者、且一度传闻“入京”高升的少数民族女性部级官员,其仕途已落下了帷幕,最终无缘晋级正部级行列。

其职务目前已由一名空降浙江的官员朱国贤继任。

实际上,与之情形类似,早些时候,江苏原专职副书记张敬华(1962年7月)也无缘正部级,转任江苏政协党组副书记赋闲,其职务由广东省委组织部长张义珍接棒。

云南省原专职副书记李小三则同样退居云南政协,省委专职副书记一职由吉林省委宣传部长石玉钢接棒。

稍有些不同的是河南省委专职副书记孔昌生,则是转入河南省人大,同样也是一种常规的退休安排。

相较于2021年卸任的其他专职副书记或者“入京”或者“异地、本地升迁”,最终解决正部级待遇问题,这4人应该说是这一年的最大输家。

他们本可以在最后的时间节点冲刺,跨上一个新的台阶,即便不能跨入正部级行列,若非换届年份也可以等到年满60岁正常退休,转入二线;但是现实很“骨感”,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本身的政治素养。

相较于这4位“失意者”,大多数专职副书记还是会拥有一个不错的进阶渠道。

其一,进京履新,高升正部级。

原河北省委专职副书记陈刚、陕西省委专职副书记贺荣(女)走的都是这条路,如今他们已经分别晋升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正部级)、最高法常务副院长(正部级),修成“正”果。

《观察站》往期回顾:

其二,异地升迁,或本土顺位继任。

这一年,原江西省委专职副书记叶建春接棒易炼红,顺位代理省长一职,山西省委专职副书记蓝佛安顺位接棒林武代理山西省长;

而福建省委专职副书记胡昌生则异地北上黑龙江主政,安徽省委专职副书记信长星则异地主政青海。

比较特别的是郑栅洁和刘宁,这两位更是一年一大步,在2020年刚刚主政浙江、辽宁之后,又在2021年更进一步分别主政安徽、广西,成为地方“一把手”。尤其是前者,更是今天中共政坛仅有的两名“三非”省委书记(另一名是山西省委书记林武),可见背后推力之大。

其三,转战二线,“安慰”一个正部级职位。

这一年,曾在上海被处分的明星官员周波最终未能逆转仕途颓势。2019年从上海常务副市长任上北上辽宁,被认为或有进一步作为。然而,孰能料到,两年后,他还是在不温不火中以辽宁省政协主席退休。

另外一个情况类似的案例是广西专职副书记孙大伟(1963年)。这位国家质量检验检疫总局“空降”高官自2017年便南下广西履职副书记,在此岗位上蹉跎4年,最后也是转战广西政协解决了正部级待遇问题。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较之年长一岁也早一年从工信部副部长任上空降浙江的冯飞(1962年),2016年初到浙江不过是一个普通副省长,2017年才“入常”,但是接下来4年飞黄腾达,赶上了末班车,于2020年主政海南省政府,跻身正部级。

而较孙大伟两岁的原住建部副部长王宁,2015年空降福建,至今已经是云南的“一把手”了。

上文提到的新任广西党委书记刘宁(1962年),也是2017年从水利部副部长任上空降到青海,并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除此之外,2021年还有一桩悬案,那就是宁夏专职副书记姜志刚的突然卸任。2021年1月,官方消息称,姜志刚不再担任宁夏自治区党委领导,同时其银川人大代表资格也因为该人调离本区而终止。但是,截至目前,姜志刚的具体去向一直没有披露,尽管他已年满60岁,但“二线”安排计划都没有,着实令人奇怪。

随着各省地方党代会的临近,地方政治的核心圈子——中共地方常委班子的构成将持续动荡,到时候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谁只是过客,专职副书记们的仕途即将揭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