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国网络上流行骂资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年来,中国网络上流行“骂资本”,批评乃至讨伐资本的声音可谓此起彼伏。2016年播出的中国大陆电视剧《欢乐颂》里一句吐槽“天下乌鸦一般黑,资本家都是吸人血的,每一个毛孔都滴着产业工人的血和泪”,获得不少人的点赞和转发。

虽然目前比较少看到关于中国网络舆情的民调,但只要大家愿意去查看各大主流媒体或视频平台的读者留言、弹幕,不难发现一股“骂资本”、反感资本的汹涌民意。

为什么会这样?

以笔者的观察,至少包括以下四种因素。第一,互联网的放大效应。随着中国社会整体性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上网人数的持续增加,网络已经成为中国最主要的公共讨论平台。网络是互联互通的,人们获取信息的门槛空前降低,信息的传播变得史无前例的便捷,任何一个在过去看来只是局部地区的小新闻,都可能因为击中时代的痛点或大众的情绪而瞬间传遍全中国。

“骂资本”的声音在当代中国一直存在,哪怕是在最亟需发挥企业家积极性的时候,批评甚至讨伐资本的声音同样不绝于耳。比如,二三十年前,痛批血汗工厂曾是中国社会的舆论焦点之一。当今天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骂资本”的声音自然会在网络舆情中被放大。

第二,一些人受仇富情绪或阶级斗争思维的影响,常年都在“骂资本”。任何社会都可能会有仇富之人,中国亦不例外。受毛泽东时代晚期的阶级斗争思维影响,中国社会至今仍存在一些满脑子是阶级斗争的人。只不过以前受仇富情绪或阶级斗争思维影响的人大多在现实生活中表达不满,而现在他们转移阵地,去网络上讨伐。

第三,近年来中国政府基于经济健康、高质量发展的需要,对于大企业、平台经济的监管强化,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政策调控基调,既会在客观上让一些企业家、资本的姿态变低,学会低调、收敛锋芒,又会在无形之中让一些本就不忿于资本的声音趁势兴起,将矛头直指昔日的企业大佬们。个人风评在舆论场上备受争议的中国网络大V司马南,最近之所以突然捡起中国企业联想以前的负面材料,严厉抨击联想,固然是因为司马南的个人意识形态取向,但未必与当前监管大环境无关。

第四,“骂资本”声音的流行在相当程度上是对过去多年中国社会贫富分化、阶层固化、资本霸权的反弹和回应。

在现代社会,不论中西,多数人还是希望社会有个起码的平等,希望通过后天努力可以改变命运,希望企业能尊重员工的休息权和起码的自由权、人格权,支付合理的报酬。这其实是非常正当的诉求,并且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诉求会更强烈。

但过去一些年以来,中国社会贫富分化持续扩大,甚至超欧赶美,阶层固化日益严重,一些资本和企业尤其是那种不规范的小厂对于员工的压榨、剥削、PUA令人发指。过去多年由于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一些监管跟不上,资本在逐利本性的驱动下制造了大量的安全问题、环境问题。尤其是一些金融企业、房地产企业,被投机思维所左右,导致大量的经济泡沫,推高房价,成为不少人眼中的新食利阶级,压得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难以喘气。

2019年,中国网络上围绕996工作制是否应该曾掀起巨大争议。(Getty)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近年来类似于社畜、打工人、996、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拼多多女孩猝死、内卷、躺平的字眼或新闻,总是能够在中国网络上引发巨大的共鸣。

毋庸置疑,资本有其不可忽略的正面作用,是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改革开放40年以来,民营企业的发展在相当程度上成就了中国经济的奇迹。民营企业有大有小,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不同,既有专注于实体经济的企业,也有从事金融、房地产的企业,有的企业踏踏实实做事,有的企业投机或欺诈盛行,不同企业的管理、文化、规范程度并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一竿子打死。但许多事情都有两面,资本、民营企业的发展同样造成了许多问题,主要是严重的贫富分化、阶层固化、资本霸权、人的异化,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的不满。

以上四种因素交织在一起,促成了今天中国网络上“骂资本”声音的流行。对于第一种因素、第二种因素、第三章因素,今天中国无需太在意,只需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政策,确保全社会谨守法律的边界即可。比如,一些人如果思维固执,坚决反资本,只要他不采取法律不允许的行动,未造成社会恐慌或干扰正常经济秩序,那是他的自由,不必太当回事,任何社会都可能不乏这样的人,不用去较劲。

对于第四种因素,今天中国应该高度重视起来,及早采取有力的解决措施,去节制资本霸权,促进公平正义,不然的话,对于资本不满的怒火会不断延烧,影响整个经济政策和经济秩序的合法性。

邓小平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说过:“共同致富,我们从改革一开始就讲,将来总有一天要成为中心课题。社会主义不是少数人富起来、大多数人穷,不是那个样子。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

如果说改革开放前半场,中国经济政策的重心在经济增长,那么到了现在,中国经济政策在继续保持增长的同时,要注意节制已经壮大的资本霸权,更加关心收入分配,努力将贫富差距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拓宽阶层流动的通道,保障上班族、年轻人的正当权益,让更多人可以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那时纵使社会上依然有一些仇富或阶级斗争的论调,也无关紧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