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智库:网络大V抨击联想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网络大V司马南“拷问”联想集团和柳传志一事,在中国国内网络闹得沸沸扬扬,吸引了无数的流量。对于这类“唾沫官司”,安邦简报一向极少涉及,因为很多争执的根源,往往涉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与恩怨,并不是公共政策问题。

此次司马南“拷问”联想也是如此。对市场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司马南所谓的“灵魂六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论是联想改制时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还是联想的“贸工技”发展路线导致科研能力不足的问题;不论是联想收购IBM以及全球化问题,还是联想高管的高薪问题;不管是联想的资产负债率,还是对供货商的应付款问题……

这些都是过去就被炒过的问题,现在借着司马南的这张名嘴讲出来,在特殊环境和形势下引发了很大关注。

从公司发展的若干指标来评价,联想并不是什么优秀公司,的确存在不少问题,其在盈利能力、研发能力、产品质量等诸多方面,都谈不上有很强的竞争力;联想以科技企业之名搞多元化,更是被批评为背离主业、什么赚钱搞什么。正因为如此,大V们选择了联想这个有一定知名度、同时也有缺陷的“软柿子”。但是,这些问题基本上都是企业经营与决策的问题,属于市场层面的问题。对此,投资者会用实际行动对联想给予评价。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对于“问题”企业一定要上纲上线,更用不着将市场问题上升到政治问题,以国有资产流失、爱国主义、民族企业这些帽子来进行针砭。

比起司马南“攻击”联想和柳传志的事件本身,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社会对此的态度和反应。从目前情况看,对于这一事件的争议和评价仍停留在“民间”,网络大V、社会公众、行业人士是最先反应的群体,纷纷在自媒体层面进行激烈的讨论。官方色彩越浓、层次越高的机构,对此事的表态越稀少,可以认为,官方对此事保持着距离,客观上在任由这一事件继续发酵、扩散,形成一种舆论现象。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被攻击的当事者,联想对此并没有正式的、明确的、态度强烈的回应和解释。联想被公开的一次努力是,曾打算与司马南进行私下沟通,结果被司马南反手披露此事,为其抨击联想又增添了一枚炮弹。

现在是自媒体的时代,也是流量经济的时代,每一个人理论上都可以依托便利的互联网社交平台,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开放的平台工具不仅提供了极为便利的传播条件,而且使得社会大众也习惯于碎片化的阅读,以及信息来源的高度同质化。新的信息环境下,个人发布信息产生的影响力,与消除某个信息所需的努力,其难度与复杂性完全不对等。俗话说“造谣两片嘴,辟谣跑断腿”,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在我们看来,司马南对联想和柳传志的攻击是不公正的,他只计一点,不计其余;只谈孤立问题,不谈系统贡献;只谈某几个时点,没有从历史去看联想的发展。比如,所谓联想贱卖国有资产、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问题,如果不从历史看联想的发展,这种问题就根本没法讲清楚。联想成立于中国改革开放早期(1984年),是在计划经济和国有体制下诞生的改革创新实践。联想发展之初,当然需要中国科学院的体制庇护,但几十年来联想发展壮大、企业不断增值,主要还是源于所有联想人的努力。改革开放初期的股权庇护,在改革开放成熟期则需要调整,这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也是正常的事。

联想的发展对于中国社会是有贡献的。别的不说,联想雇佣了成千上万名员工,每个月给他们发工资,养活他们的家庭。无论钱多钱少,这是联想一直在做的事情。这种事情司马南做过吗?他可一分钱也没给过成千上万的联想员工。联想是中国公司,它收购了IBM的电脑部门;而中国的网络大V们根本不可能进得了IBM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单位,哪怕一个侧门。联想可能是现在中国电子商品(手机之外)唯一能进入美国大市场的品牌和企业,华为和中兴的产品都被赶出了美国市场。从2015年至2020年,联想的营业收入从2,882.9亿增长到4,191亿元人民币,增长额度为1,308.1亿,虽然增速不快,但规模仍然可观。2020年,联想的电脑出货量为全年7,200多万台,占全球PC市场的24%,对于信息时代的消费来说,联想也做出了贡献。

反观中国的网络大V,他们什么也不生产,所起的作用就是鼓动两片嘴,今天批这个,明天批那个,所起的作用,实际上就是专门拆台,极度缺乏建设性。在现在的自媒体时代,做网络大V、当网红已经成为不少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靠着一台小摄像机、用耸人听闻的话语,在虚拟空间里对搞实业的企业家们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然后从网络平台拿钱,这当然是一种舒服的方式,但它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有何帮助?如果中国的网络上充斥着司马南似的大V,每天用他们的爆款视频来满足中国大量的吃瓜群众,中国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

从改革开放历程来看,中国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民营经济能有今天的成就更是付出了千辛万苦。联想今天受到“围攻”,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民营经济的发展困境。从个案看,这可能是一件小事;但放在历史背景下看,这是一件大事,甚至是天大的事情。如果司马南这样的大V得逞了,那么全中国人人都会成为司马南——只靠两片嘴来制造事端,这个再容易不过了;但要通过实践和努力成为联想,则太难了。一个国家对待标志性事件的态度,将预示今后的市场环境和企业发展环境。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网络大V密集抨击联想,且成为中国社会的大热点,这实际上不是一件正常的事。今年以来,中央多次强调,实现共同富裕不能靠“杀富济贫”、不能搞“杀富致贫”。这种要求,也应该体现在中国的网络空间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