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共政坛主动投案频繁出现 是什么震慑了贪腐官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纪委11月29日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龚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审查调查。有媒体统计发现,自从十九大以来,中共政坛已经有十名主动投案的贪腐“老虎”——副省部级(包含)及以上官员。

除龚建华外,另外9人分别是:2021年8月23日主动投案的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薛恒;2021年7月8日的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刘川生;2021年6月2日的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蒙永山;2020年10月24日的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2020年9月6日的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2019年5月19日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刘士余;2019年5月9日的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2018年8月17日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铁;2018年7月31日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

在十九大之前,中共政坛很少有官员、尤其是副省部级官员自首情况发生。那么为什么从十九大至今大约四年时间,就有至少十名副省部级官员自首?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近年投案自首的部分副省部级官员一览:

+5
+4
+3

首先,是中共高层直接推动的高压反腐,给了贪腐官员极大的心理压力。从中共十八大开始,中南海高层掀起的反腐风暴,诸如周永康、徐才厚以及郭伯雄这样刚退休不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共军委副主席的落马,对中共官员形成了极大的震慑效果。中共十八大后王岐山担任中纪委书记的五年中,政坛悄然流行的“宁见阎王,不见老王”,从侧面反映了反腐风暴对政坛官员带来的心理压力。

2021年6月28日,中共举行百年党庆活动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中纪委副书记肖培在会上表示,中共十八大以来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案件385万宗,查处408.9万人,其中省部级以上官员392人。中共官方消息指“反腐斗争压倒性胜利”。

第二,中纪委放开社会监督入口,打开了民间监督通道。中共十八大之后不久,中纪委就公布了社会监督举报流程。这份流程罗列了当时的中纪委监察部受理信访举报范围、办理信访举报的基本流程,也明确了检举、控告人的权利和义务。举报方式精确到邮政编码,来电不忘标明区号;来信来访给地址、来电给电话、网上举报给网址。现实中所存在的举报方式,中纪委监察部都在网站上提供了方式方法。

第三,是大数据在中国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实际应用,自然也会推动其在反腐领域的应用。据官方消息,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共纪检系统建设起大数据平台。不仅是诸如房产,存款流向等行为一目了然,越来越多从前不易发现的“微”腐败行为,因为大数据系统的建立也无处遁形。比如是否“公车私用”,资金批发是否到位等。

第四,是中共高层近两年推行的倒查机制,让有旧“案”在身的官员也无所遁形。比如内蒙古自治区2020年开始的“倒查20年涉煤腐败”专项行动;2021年开始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16个督导组分赴各地方,推动“违法犯罪问责倒查机制”;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国国务院办公厅5月20日联合发布《关于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巩固专项斗争成果的意见》,该文件中有“推动建立健全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问责倒查机制”等表述。

虽然中共十九大之后,很难再有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如此高级别官员落马给政坛贪腐行为带了心理震撼,但是多种反腐手段近乎全角度覆盖,以及正在推行的倒查机制,极大挤压了贪腐官员以前可以存在的侥幸心理。这些,或许是近年涉嫌贪腐官员自首的最主要因素。

北京观察专栏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