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国需努力走出“环形监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十八世纪的英国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提出“环形监狱”理论,对后世影响深远。

“环形监狱”的基本内容是:建造一有中央塔楼和环形囚室的监狱。这样的设计可以使得身处中央塔楼的监视者观察到囚室内犯人的一举一动,而后者无从得知是否被监视以及何时被监视,从而不敢轻举妄动,实现某种纪律的自觉。

这是边沁式功利主义的经典构想,于社会学等诸多领域皆有体现。

譬如当前的信息时代,所有网络用户的每一次搜索、点击,移动支付上的每一笔交易行为等,这些数据都在被记录和分析,最终成为算法的重要资源。而用户的行为信息就像处于环形的囚室之中,被中央塔楼的管控者轻易的收集和分析,却从不被告知这样的“监视”发生在何时。

之于国际政治,中美博弈在某种意义上或也可做此形容。

要理解这一点,必须先认识到“环形监狱”所指涉的本质是什么。实际上,边沁所设计的绝非只是简单地为了方便地管束犯人,而是一种权力结构。

在新疆人权等问题上,中国长期处于话语上的困境。(新华社)

这是一种“看的权力”,或曰“凝视的权力”。在“看——被看”这样的二元权力秩序中,一旦拥有“看的权力”,则同时意味着轻易地掌握了诠释、解读、定义、结构的权力。

如近日美国举办“民主峰会”将中国排除在外,诸如此类,可以显著地看到在“民主”等西方传统话语权力高地上,美国是如何利用其作为视线的发出者这一优势,对中国进行着单向度的解读和定义。

宗教、人权、民族等领域,无不如是。

对于中国而言,这种权力秩序的一大桎梏在于,环形囚室中的其他“犯人”——美国的盟友及大量处于弱势的其他国家,已经形成“被看”的自觉,他们或者自觉接受或者没有能力反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令中国的挣扎变得孤立,同时因缺少声援而大量失去正义感。

但中国仍需努力突破枷锁,走出“环形监狱”,这是北京长期以来宣布的复兴愿景的必由之路。

在被美国“民主峰会”排除在外后,中国先后发布报告介绍自身的民主建设成就,及指责美式民主的若干异化和积弊。这当然是一种主动的反击和突破,不过所获效果短期内有限。

这样说的原因是,权力是以“到达”完成其整全的,如权力只有发出而不能抵达,则其价值就完全消解。而在已经形成的美国中心式的“环形监狱”里,中国的视线是难以抵达的,要改出这一困境,除去国家力量等硬实力,还需要在文化等软实力领域的长期耕耘。

中国要做的是,在传统弱势领域不断努力强化自身言说可信度的同时,一面应开辟新的权力场域,彻底走出“被观察”的身份困境,从而实现真正的话语平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