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解放军高层再度大洗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这两年(大约从中共十九大后开始),中共解放军高级将领大调整越来越不走“寻常路”,而且正大战区级以下将领的调整也越来越神秘,鲜有出现以往那样的冬、夏例行人事换血潮曝光。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新规则

这实际上改变了很多“规则”,而新规则是否已经成型?

自2017年中共十九大以来,除2018年全年无晋升上将外,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分别在7月份、12月份两次晋升上将,这完全不同于此前每年夏季晋升一次上将(换届年份会额外因为中央军委新成员的当选而增加一次)的惯例。

2021年迄今,规则似乎又发生变化。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已经在7月份、9月份分两批次晋升了9位上将,如今12月份已接近尾声,是否会沿袭前两年的惯例第三次晋升上将?

不独晋升上将的次数以及时间越发不固定,晋升的条件也似乎悄然生变。

在此之前,正大战区会对应匹配上将、中将军衔,且比例严格限制;中将将领晋升上将,一般需满足晋升中将满4年,或履新正大战区职位满两年等条件。

然而,2015年底“军改”迄今,这一规则也在变化。比如,2021年9月接替提前退役的乙晓光继任中部战区司令员的林向阳(1964年10月出生),同步晋升上将,而此时距离其履新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并中将晋升不过才一年多而已。

事实上,人们可以注意到,近两年所晋升的上将,已基本完全不符合上述惯例。中共已转而采取职级匹配唯一军衔的方式,职级调整随即同步调整军衔,这一模式从2020年7月份新任火箭军政委徐忠波晋升上将便已经开始了。

“换血”

尽管今冬解放军是否晋升上将尚无消息,但是中共二十大前夕,解放军新一轮的新陈代谢将不可避免。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解放军也在推行年轻化,尽管老资格上将现役的不少,但是盘点这两年新晋上将却日益呈现年轻化的趋势,新晋上将多在60岁以下。

作为对比,2019年全年晋升上将17人,其中仅两人当时在60岁以下,分别为时任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时年58岁)、军科院院长杨学军(时年56岁)。2020年全年晋升5名上将,其中3人时年60岁以下。2021年至今晋升上将共计9人,9人全部在60岁以下,其中最年轻的为54岁的空军司令员常丁求,最年长的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巨乾生出生于1962年5月,59岁。

从这一对比中,我们可能略能窥见一二。

另外,事实上最近一次解放军正大战区将领(均为上将)调整即2021年9月份换血时,5位原任高级将领中部战区原司令员乙晓光、西部战区原司令员徐起零、国防大学原校长郑和、海军原司令员沈金龙、空军原司令员丁来杭均未到退役年龄,除郑和随后转任国防大学政委,徐起零调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外,其他3人提前退役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北京追求“年轻化”的倾向。

在现役解放军上将中,我们注意到最年长的两位分别是北部战区政委范骁骏(1956年10月出生)、空军政委于忠福(1956年7月出生),若单纯从年龄看皆属于超龄服役,料新一轮人事调整必然首当其冲。

接下来,1957年出生的7名上将或也会因为在换届年份失去提名资格,从而在中共二十大前夕退役。他们分别是,东部战区司令员何卫东、政委和平,中部战区政委朱生岭,陆军政委刘雷,海军政委秦生祥、火箭军司令员周亚宁和武警部队政委安兆庆。

此外,考虑到最近一次解放军人事换血,同为1958年出生的乙晓光、郑和“一去一留”,所以1958年恐怕也是一个分水岭。其中,郑和9月份意外转岗而不是裸退,或许与其出生月份在11月(乙晓光则是6月出生)而得以暂缓退役;而南部战区政委王建武则长期在西部边陲任职,又曾一度中央军委联参“镀金”,是否另有转机,还难以预料。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