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视察的信号:后陈全国时代的变与不变 马兴瑞治疆策将微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航天少帅”、广东省长马兴瑞接掌新疆,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另有任用”的任命,正式揭开了中共二十大的人事调整序幕。

媒体称,这标志着处于中美斗争前沿的新疆,进入马兴瑞主政时期。

人事调整多意味着执政政策调整,马兴瑞主政的新疆,会和陈全国时代有何变化?可预期的是,“反对恐怖主义”仍然马兴瑞治理新疆最重要的政治任务。

陈全国的铁腕治疆模式下,新疆基本杜绝暴恐事件,中国政府抵御住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对新疆的侵袭。据新疆党委机关报《新疆日报》报道,自治区召开25日领导干部会议,中共中央组织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姜信治在会上宣布陈全国不再兼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他的职务由马兴瑞接替。

马兴瑞表示,

坚定不移促进新疆社会大局持续稳定长期稳定,决不让来之不易的稳定形势发生逆转。

但是,新疆虽然已经极少发生暴恐事件,但是经济发展仍相对落后。曾主政广东这个经济大省的马兴瑞此时调任新疆,可能肩负着推动当地经济上一个台阶的任务。

2021年12月27日,在马兴瑞赴任新疆第一天,他调研天山区固原巷(社区党政服务、扶贫、民族团结)、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一带一路、放管服、招商引资)、北园春市场(民生、农业、物资供给)、新疆国际大巴扎(文旅消费)。

对比5年前的2016年8月30日——陈全国上任第一天,当时陈立即召开稳定工作电话会议,强调时刻紧绷维护稳定这根弦,坚持抓早抓小抓快抓好。

虽然同是治理新疆,时代不同,所处阶段不同,陈、马治疆策必有不同。虽然中共治疆政策不会出现大转向,但可以预期的是,马兴瑞将对此前的铁腕路线进行柔化回调。

“回调”,这既是新疆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有利于缓和今天中国在国际舆论中,因为新疆问题所面临的紧张局势。

多维新闻曾在《中共治疆策:经济账之下的冷思考》中分析,目前新疆的治理政策缺乏可持续性,需要中央持续“输血”方能维持。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公开资料,“7•5”骚乱后第二年亦即2010年,新疆一般公共安全开支约为128.56亿元人民币。当年,张春贤接替以铁腕治疆著称的王乐泉主政新疆,改推“柔性治疆”。此后数年,新疆一般公共安全开支温和上涨,到2016年张春贤卸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时已增加至300.88亿元人民币。直到2016年8月陈全国上台,在延续张春贤某些既有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开始推行“软硬两手”策略。

同时,2017年新疆一般公共安全支出的确暴涨近93%,从2016年的300.88亿元人民币猛增至破纪录的576.39亿元人民币。

新疆的“特殊财政开支”远不止如此。相较于中国内地省区,作为民族自治地区,新疆在“十三五”期间已经实现了更高级别的十五年义务教育基本全覆盖,而且在少数民族语言教育上需要额外的投入;在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扶贫”,尤其是南疆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需要更大;去极端化是一项体系化工程,既不是单纯的维稳措施,也不是简单的民生改善项目或者科教文化事业,可能需要动用远超人们想象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支持。

新疆每年需要借助数以千亿级的中央转移支付才能做到大体上的“收支相抵”。

对于新疆的政策维持,中央的确耗资不菲,单单每年的一般财政转移支付即需要两三千亿元人民币的规模,其他专项财政补贴还不算。不过,随着新疆造血能力的不断提升,去极端化已然奏效,事实上新疆的财政收支状况已在改善。当然,中共治理新疆绝非做生意、求盈亏的思路。2014年4月,习近平在新疆公开警告,

多算大账,少算小账,特别要多算政治账、战略账,少算经济账、眼前账。

表明,即便新疆局面的稳定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北京也不会动摇其既定的治疆策。

但是这不意味着中国政府会永远忽略“经济账”。

新疆的GDP增长一度没有消弭恐怖主义蔓延,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虽然中国政府在新疆进行了大量投资,进行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但是广袤的新疆在经济发展上并不均衡。

例如人集中于北疆,凭借能源开采及与中亚的贸易,发展比维吾尔人聚居的南疆要快得多,而这种发展尽管也能普惠到普通的少数民族民众,但是“不均衡”还是让当地民族产生强烈的被剥夺感。

新疆和内地之间,以及新疆内部,差距一度急剧拉大。据统计,维吾尔人的自然增长率、婴儿存活率、每万人口医生数、人均GDP等等一些重要指数都比汉人低。正是因为这些结构性矛盾,所以,在新千年后的第一个十年,随着世界范围内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盛和传入新疆,新疆的恐怖主义得以泛滥。

正如整个中国面临的问题一样,如何“做大蛋糕”与“分好蛋糕”,如何解决二者之间的关系,同时防止恐怖主义重新泛滥,将是马兴瑞时代治理新疆的关键词。

对比张春贤时代的“柔性治疆”,陈全国时代的“铁腕治疆”以及对马兴瑞治疆政策的观察与期许,外界不应该简单的用“好”与“坏”去进行对比和评价。尽管目前海内外,对于陈全国的“铁腕”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在“高压政策”之下,新疆恐袭案例的确出现下降的情况。舆论也不应以此否认“柔性治疆”政策。柔性治疆旨在通过经济手段,提高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从根本上消弭恐怖主义萌芽的温床。从理念上是正确的。只能说,一味的相信“柔性”,而忽视“刚性”的反恐手段,不符合当时新疆的发展阶段。同样,如果像张春贤的前任王乐泉那样,只是坚持高压政策而忽视当地民众的实际感受,效果可能更差。

马兴瑞能否吸取这些前任的经验和教训,让新疆不用遭受恐怖主义的侵袭,同时经济欣欣向荣,新疆各族人民生活幸福,不再身处高压气氛之下,这可能是对中共决策层这位“年轻的航天少帅”新的期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