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马兴瑞主政新疆 中共治疆政策或有微妙变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12月25日,中共官方发布消息,治疆有功却受到美国制裁的陈全国卸任新疆书记“另有任用”,航天系出身的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出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人们关注这一调整,除了因为陈全国是中共二十大之前首位被调职并可能进一步高升入常的政治局委员,等于正式吹响了二十大中共高层人事调整的哨声,还特别好奇马兴瑞这位被破格提拔的“明日之星”赴任,是否意味着中共的治疆政策已发生某些变化。

事实上,这一问题的答案就藏在此次换帅本身。

在陈全国任内,新疆已经实现了由“乱”到“治”的转变,陈全国2016年执掌之前,中共奉行柔性治疆政策,即更加侧重于通过向新疆大量输送经济资源,致力发展经济民生,并试图以柔性感化方式消除当地维吾尔族人对国家主体和汉民族的隔膜乃至分离主义情绪。但是这一治疆思路并未收到预期效果,在此期间,新疆暴恐事件频发并屡屡出现外溢效应,来自新疆的暴恐分子先后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云南昆明等地接连制造多起恐怖事件,甚至习近平在新疆视察刚一离开就在乌鲁木齐公交车站发生了爆炸袭击。陈全国上任后,根据中共在习时代逐渐成型的治疆思想,开始实施更为强硬的治疆路线,反恐与稳定被放到了压倒一切的首要位置。几年下来,虽然这些治疆措施在西方政治舆论场引起极大反响,美国、欧洲等都先后对新疆问题发声并以“限制自由”、“强迫劳动”等各种由头对中国实施制裁,甚至连陈全国本人都登上美国制裁名单,但从效果论,新疆暴恐频发且不断外溢恶化的情况被迅速遏制,新疆呈现出了多年少有的安定局面,陈全国治疆取得了极大成功,也获得了中共高层一致肯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及负责分管新疆工作的全国政协主席汪洋,都多次在讲话或批示中对新疆的治理成效表示肯定。

但新疆的现有治理模式也面临一些无法回避的挑战,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其一是在国家财政支出上,这种靠大量人力、物力投入的方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根据新疆财政厅和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新疆的公共安全开支占当年一般公共预算(5,539亿元人民币)的9%,约为498.5亿元人民币。盘点近10年数字,新疆公共安全开支从2011年的146.28亿元人民币持续增加,到2017年最高达到576.39亿元人民币,当年占新疆一般公共开支的12.4%。事实上,新疆近年的公共安全开支强度均在10%左右。而这还只是新疆当地财政开支,如果算上中央拨付数字可能会更大。在整体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各地财政收入都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挑战。

其二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对新疆制裁带来的外部政治压力与对新疆的经济影响。自新疆议题热化以来,美欧等国对新疆实施了严厉制裁,尤其是美国,在政治制裁之外,还将新疆棉花与光伏产品锁定为制裁对象。而棉花与光伏产品正是新疆最重要的农工业产品,不仅是新疆当地的财政支柱,还影响到新疆乃至全国近千万人的就业机会。特别是新疆棉花,根据中国官方统计,到2020年,产量已经高达516.10万吨,在当年全中国棉花总产量的87%,而且围绕新疆棉花已经形成了一个超过千亿元人民币的产业链,棉花产业不仅是新疆的“钱袋子”和就业载体,更是对中国极端重要的战略与民生物资。所以美国的制裁非常险恶,目标选定也非常准确,其目的就是要恶化中共国际形象并打断新疆经济造血能力,从而使新疆问题成为中国的政治包袱与经济包袱,使中国在中美竞争中长期面临在新疆持续失血的双重压力。

其三是在如何实现新疆的长治久安上。陈全国任内新疆实现了由“乱”到“治”的转变,暴恐活动被有效遏制,但是一个地方想长治久安总靠严厉的管制手段肯定不行,在火烧眉毛的稳定问题解决后,如何寻求治本之策就成为摆在中共案头的关键议题。这就又回到了最根本的经济民生问题,陈全国之后,中共必须要在继续高压反恐、教育转化、文化沁润的同时,把新疆的经济民生就业搞上去,才能更彻底铲除分离主义与暴恐活动滋生的土壤,实现新疆的长治久安。而经济恰恰正是新疆的一个短板,特别是在新疆治理需要大量财政投入,而美国制裁又部分阻断了新疆经济自身造血能力的情况下,如何在新疆区域经济发展上需求突破,增强新疆经济自身造血能力,提升当地民众生活水平,就成为接下来治理新疆的关键议题。

马兴瑞恰恰满足了陈全国之后中共的治疆工作需要,甚至可以说是未来数年最恰当的治疆人选。

这是因为,一则,马兴瑞政治仕途是从广东起步,2013年马兴瑞从中国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任上空降广东,担任省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2015年出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和深圳市委书记,2016年底升任广东省长,打破广东官场30年来由本土官员升任省长的惯例。众所周知,广东是中国经济重镇和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也是上海之外,中国另一个对外输出经济人才的政治高地。马兴瑞在广东积累的经济建设经验使他进入了中共治疆人选视线,作为习时代从中国经济重镇栽培出来的官员,过往的经验历练对接下来如何为新疆经济建设破局大有裨益,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新疆自身经济的造血能力,抵消美国制裁对新疆财政与经济民生带来的内外压力。

其二,多维从多个渠道得到的评价均认为马兴瑞绝对是一位有担当魄力、雷厉风行的实干官员。可能之前长期从事航天科研与管理工作的原因,马兴瑞和一般深受官僚文化浸染的中共官员不同,他非常务实,围绕目标展开工作不计官场安危,敢打敢拼敢下决断。有来自深圳的传言说, 2015年天津特大爆炸事故发生后,马兴瑞迅速下令排查深圳全市范围内的类似安全隐患,果断停止存在类似隐患的设施,其中包括之前10多年都处理不好的有隐患的设施。2020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一个关于深港合作的采访,同样从侧面印证了马兴瑞的行事风格。当时,林郑月娥回答记者关于落马洲河套区的问题时特别提到:“在这里我很感谢深圳市领导以一个破格的思维,令停滞许久、一直谈不妥的港深问题出现了一个突破。这位领导就是现任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先生。”在某种程度上,马兴瑞的务实作风与决断风格和陈全国有些类似,这对驾驭复杂的新疆治理工作而言非常重要。

其三,能从广东省长任内被破格擢升,说明马兴瑞的政治忠诚与斗争能力获得了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认可。新疆地处中国反恐前线和对美斗争的一线前方,这是一个倍受考研的地方,掌新疆者既需要有总览全局的视野,又需要有治理一隅的实践能力,既需要懂政治能凝民心,又需要懂经济会搞民生,必须上马能治军,下马能治民,来不得半点温文尔雅、花拳绣腿。经由陈全国五年治理,新疆恐怖主义泛滥的势头已经被有效遏制,但是之后的治理工作更具挑战,反恐与维稳依旧是重中之重,与美欧等西方国家围绕新疆展开的制裁与反制裁斗争会更加激烈,经济上还需要努力破局增强新疆自身经济造血能力。马兴瑞能在陈全国之后主政新疆,已经反映出中共二十大之后的新治疆思路,他能否承担这个重任并进而“登堂入室”在中共二十大进入政治局值得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