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辱不辱华谁说了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必须知道,审美既是个人经验,也是公共议题,是绝对性和相对性的共融而非互斥。任何基于审美的讨论如果不能兼顾这两点,必会落入偏颇和执拗,掉进无谓的话语陷阱与诡辩当中。

漫长的人类文明审美史一再证明了这一点——时代的审美特征总是在个体观照与群体认同的互动中建立并得以存续,那些边缘的、骤现的、非主流的审美观点绝大多数会被主流排斥甚至罪化,它们当然有可能在后世得到尊重和认可,但并不妨碍在当世的艰难处境。唐代尚丰腴,两宋喜清瘦,这是客观现实,与是非无关。

特别在当前的时空环境中,审美的公共性被空前提高了,任何一种审美趋势都拥有短时间内大范围传播的可能,都必须要做好面对巨量检视目光的准备。如果决心忽略这个基本前提,独尊个人经验,就不可避免地要承受群体非议。

近期围绕在以审美经验分歧为核心的周围的种种“辱华”话题,都体现了这一点。

具体到“三只松鼠”事件,其原委兹有详论,不必赘述。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对于这家企业及“眯眯眼”模特的“辱华”指控,都属于情绪宣泄下的强行引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对其进行正视或讨论的价值。

至于部分网民对该名模特的网络暴力,则更加不值一哂。这种群氓式的围攻会令焦点个人非常痛苦,而遗憾的是,这就是网络空间的基本生态。尽管官方一贯将治理网络风气当做工作重点,但这一症结是互联网日益普及化的伴生物,恐怕永远无法彻底剥离。

网友认为,该广告中刻意展现眯眯眼,有辱华嫌疑。(微博@三只松鼠)

那么回到系列“辱华”事件本身,究竟该以何种视角看待这一审美争议?

在当下中西方的话语环境中,“眯眯眼”就是一种歧视标志,这无可置疑。当然,在具体情境中,对“眯眯眼”的刻意表现可能是有意歧视,也可能是无意歧视,或者是某种更加无意识的文化挪用,既是东方主义式的,也或许是自我东方主义式的,实在难以分别,也无法鉴定。

但动机论不能作为这一话题的逻辑主轴。转换语境就会容易理解的多,爱吃西瓜、炸鸡在美国被视为对黑人群体种族主义歧视的典型表现,任何有基本智商的相关企业都不会触碰这一禁忌,而事实上有没有爱吃西瓜的黑人,当然有,那能不能刻意描摹,就是不能。

这就来到一个“歧视”的核心点,即一旦所谓“歧视”在普遍话语中成立,就会转化为发出者和承受者对话语权的争夺,随着文化强势地位的移动,“歧视”标志也会泛滥或者限缩——也正是因为黑人群体的不断抗争,加上美国社会政治正确形成的文化强势,才令类似一系列针对黑人的歧视标志逐渐走入逼仄境地。

如果有人将这一话题导向诸如“爱吃西瓜就不配做黑人”等,显然无助于辨明事件的本质,而流于各说各话的诡辩之中。

一个更应被重视的正义是,在歧视——被歧视这组关系中,不论动机为何,不论情愿与否,发出者都理应对承受者的诉求和不满做出让步,这是一种基本的道德,是“强者”对“弱者”应具有的天然的理解和包容。

所以称为“辱华”,“辱”不“辱”当然就要“华”说了算,其标准、尺度、范围就是要中国社会的主流审美价值去裁定、衡量、评价,这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事件所涉的群体及个人或有委屈,但不能就此否定中国社会建设自身审美自觉,以及同西方争夺文化强势地位进程的“正义”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