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辟谣的正确“姿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有文明以来,谣言就是最有力的舆论武器之一。在古代中国,那些闪烁其词的谶纬、口耳相传的童谣,常能发挥难以想象的作用,甚至左右王朝更迭、世族兴衰。

网络时代,谣言的传播速度极大提高,传播成本则急剧下降,这令谣言的数量指数级暴增。

但从传播的本质上说,谣言的杀伤力和传播方式并没有因时空背景的不同而发生质变,这令今人或许仍可学古,好好思索当谣言缠身,如何有效的、智慧地辟谣,而不是一通折腾,却弄巧成拙。

因辟谣实在是个“技术活”,成功者无多,失败者倒大有人在。

其中最要不得的辟谣方式就是“自欺欺人”。孟子曾讲过一个攘鸡者的故事,偷鸡贼在被指责非君子时,辩称“请允许我减少偷鸡的次数,每个月偷一只,到明年就不偷了。”这种无理强辩只能沦为笑柄,既然早知非义,“何待来年?”

譬如前段时间倒台的中国“直播带货一姐”薇娅。当查税风闻渐起之时,就言之凿凿对外辟谣宣告与她无关,而结果如何呢,13亿罚款的“打脸”顷刻便至。

被查事发前,薇娅曾公开辟谣“与她无关”。(微博@薇娅viyaaa)

次要不得的,是粗暴的严防死堵,不管具体情况,一律弹压了事。

譬如秦始皇曾下令设立诽谤妖言罪,“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谣言诽谤者族诛。”始皇三十六年,有颗陨星坠落在东郡,落地后变成石块,有老百姓在陨石上刻了“始皇帝死而地分”几个字,始皇听说后,就派官员前去挨家查问,后又将居住在陨石周围的全部杀死,焚毁了陨石。但饶是这样,也未能延缓数年后秦灭亡的命运。

又如清朝宣统二年,广东广韶流传一则谣言,“国库支绌,罗掘已穷,今日调查户口,实为将来抽人税之张本”,引发民众与调查员绅为难。员绅见状,也不管具体情由,直接请兵弹压,结果酿成乡人包围官绅的群体性事件。

再如某些娱乐八卦。民众对娱乐明星嫁给何人、是真是假有好奇,无非是那点茶余饭后的窥视欲作祟,热情终究有限。如果实有其事,不妨大方承认,如果确定讹传,那就尽早澄清。

所涉各方都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言不言,先不由分说公器入场横扫一片,可换来一清二白玉宇澄清?效果不难感受,整个事件并未随着“情况通报”安静下来,而似乎更“可疑”了。

但优秀的辟谣先例并非没有,回溯历史比比皆是。

较近者如1910年东北爆发鼠疫,一时间谣言盛行。而彼时当地采取了一系列因势利导的对应措施,不仅没有使谣言对防治鼠疫工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反而使民众逐渐相信防疫措施的科学化,促进了防疫效果的公开化。

远者如汉文帝在即位后下诏废除诽谤妖言罪,在诏书中特意解释,“现在的法律规定议论是非会被当做传播荒诞不经的言论,并以此治罪……这是不可取的,所以要废除这一条规定。”

汉成帝时则因地震、日食等现象频发,导致民间谣言横行。成帝并没有对此严厉打击,而是就谣言的根源进行反省,而后从自己做起,端正言行并罢斥了一批不称职的官员,并派官员对民众说明真相,流言很快消散,社会治理也借此得到改善。

前事赫赫,足为后人师,什么是辟谣的正确“姿势”,不难知道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