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核问题专家赵通|核战争打不赢打不得 常规军事冲突急速恶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新年伊始,中法俄英美五个法定核大国,首次发表了《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对于此联合声明,国际社会给予积极评价,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第一时间表示,这符合他为此目的进行对话与合作的长期呼吁,并且他期待进一步了解未来举措的细节。五核国为何会在此时发表联合声明?此声明的实际意义究竟如何?又会给本就波谲云诡的国际局势带来哪些变数?多维新闻记者就此专访了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多维:对不少人来说,对这份联合声明很意外。为什么五核国要在这个时间点发布这样的一份声明?背后有怎样的考量?

赵通:这个声明一点不意外,主要是为了原本打算在今年1月份举行的《核不扩散条约》(NPT)第十次审议大会准备的。这一条约是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它的成员国基本上囊括了所有国家。整个国际社会五年一次利用这个机会对核武器、核不扩散、核裁军这些关乎国际安全和国际社会稳定的重大议题进行讨论,是一个重要的国际论坛。

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审议大会在推迟了两年后再次不得不推迟到今年8月。虽然审议会议的时间推迟了,但因为五个大国已经预备好了这一份宣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没等到审议会议的最终召开就对外发布了,显得有些突然。但如果了解背景,就会知道这一点也不意外。

多维:五核国声明中也写道,我们将继续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各项义务,包括我们对第六条的义务,“就及早停止核军备竞赛和核裁军方面的有效措施,以及就一项在严格和有效国际监督下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真诚地进行谈判”。以这次的声明作为前奏,你对该条约接下来的审议有何预期?

赵通:确实面临很大的挑战。我们知道NPT条约本身就是有核国家和无核国家之间达成的一项交易,或者说是双方相互的承诺。无核国家承诺自己永远不拥有核武器,条件是有核武器国家尽快的、而且真诚的进行谈判,尽早实现全面的核裁军。虽然有核武器国家被认可合法拥有核武器,但这并不是说,有核武器国家可以永远拥有核武器,他们只是暂时被允许,而且他们有责任以最真诚的方式尽快实现全面核裁军。这是有核武器国家给国际社会,尤其是给无核武器国家的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

从NPT条约1970年生效至今,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核裁军依然遥遥无期,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反而出现了逆转的趋势。我们知道特朗普政府退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军控条约、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在核问题上的争锋和矛盾越来越突出、中美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也越来越突显,一些核武器国家甚至在继续扩大核武库的规模,包括英国最近也宣布了要提高核武器库存的上限。

对此,无核武器国家非常不满,这也是第十次审议大会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挑战。如何弥合这样的鸿沟,从而保证审议大会能够比较顺利和成功的举行,进而保证国际核不扩散机制能够继续维持下去,国际社会需要在此问题上避免进一步的分裂。事实上,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现在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不光是核武器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的风险增加,而且有新的国家试图突破限制,比如朝鲜还在继续发展核武器能力;伊核问题谈判陷入巨大困境,未来伊朗是否会拥核也不好下定论,伊朗如果拥核,周边的沙特等国家很有可能会跟进。亚太地区也一样,日本、韩国虽然公开拥核的可能性很低,但他们希望在技术层面做一定准备。就目前来看,越来越多的国家想要做两手准备,发展一些两用性的技术,来实现某种潜在的核能力。这个趋势确实很令人担心。

所以我们进一步追问:整个核不扩散机制会不会逐渐的奔溃?现在的一个焦点是,核武器国家能不能兑现自己的核裁军承诺?如果有核国家还在不断追求更强大的核力量,怎么说服其他国家限制自己的核能力发展?大家对于核不扩散这个原则究竟是不是还有真诚的信心?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核武器国家也认识到了这个挑战,所以才不得不发表一个声明,试图向国际社会展示自己在核裁军问题上还是有诚意的,借此试图缓解其他国家的愤怒和不满,这是宣言出台的最主要的一个背景。

2015年4月27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上呼吁推进核领域全球治理。当天,《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大会将审议条约近5年执行情况,各国代表就核裁军、核不扩散及和平利用核能等进行谈判。 (新华社)

多维:声明中写道,“我们申明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防止核武器未经授权或意外使用”,“重申我们不将核武器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创造更有利于促进裁军的安全环境,最终目标是以各国安全不受减损的原则建立一个无核武器世界”,“防止一场毫无裨益且危及各方的军备竞赛”。这样的愿景是可能的吗?你怎么看这份声明的象征意义和实际意义?

赵通:这个愿景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能,但目前完全看不到有实现的具体路径。而且这些愿景大多是对之前既有政策和已经做出的承诺的再确认而已。比如“无核武器世界”,这是奥巴马政府时期公开大力推动的,但是后来因为国内国际的掣肘等原因无疾而终。“防止核军备竞赛”的口号喊得很明确,但现在恰恰是这些喊口号的国家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核武器不瞄准彼此或其他任何国家”,这也是有核武器国家之前就给予过的承诺,也不是新的主张,因为核武器不瞄准比较容易做到,只需要在和平时期把核指挥控制系统里的目标坐标参数不设置为瞄准任何国家,这个很容易,而战时可能几秒钟就可以改过来,大家普遍认为这就是敲几下键盘的事,键盘一敲原有的目标数据瞬间就重新输入到核武器指挥控制系统的计算机里面了。这并不说这个措施没有意义,而是说它能够被五个国家公开拿出来郑重的确认,本身也说明它是很容易操作的,并不实质上影响各方的军事和国家安全。

另外“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这是1985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最后一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正式宣布的。这确实展现了一个积极的姿态,至少他们都承认打核战争这个想法是疯狂的,都想尽量确保核武器不被使用,不带来一场结束人类文明的灾难。但是从1985年到今天,这一最基本的理念也是直到今天才被五个核武器国家第一次统一的进行官方形式的认可。这是一个进步,但我觉得是一个象征性意义大于实质意义的成果,是向前的一小步。如果最终的目标是实现国际和平,保证各个国家之间的稳定友好关系,甚至是实现无核世界、彻底核裁军,那么万里长征目前只迈出了最初的几步,而且这一声明所表达的愿景和各个国家实际正在进行的核能力和战略军事能力的发展,存在不少相互矛盾之处。

多维:的确像你说的,只是一个小的进步。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一边厢是五国防止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一边厢却是不少国家在核问题上的跃跃欲试,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事实上已经拥有核武器,其他国家,土耳其、伊朗、日本等,都试图获得核力量。不久前,美英还承诺要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这些事实上已经有核国家为何没有加入联合声明?在你看来,相较于打造乌托邦式的“无核武器世界”,保持拥核国家形成的“恐怖平衡”是否更为实际?这样的“恐怖平衡”有可能被打破么?

赵通:现在之所以印度、巴基斯坦这些国家没有被纳入宣言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法律层面的合法性问题。这些国家没有参加核不扩散条约,他们没有合法的核武器国家身份,所以在涉及核武器和核军控的问题上,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在重大的国际场合很难和没有合法身份的核武装国家一起发表正式的宣言,因为那样的话将表示间接的承认和接纳了这些核武装国家的合法地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巴基斯坦、朝鲜、以色列这些国家的核武器不对国际社会的安全和稳定带来威胁和挑战。所以未来恐怕需要在不那么正式的场合,也以某种官方或者是半官方的方式,把这些国家的核裁军问题纳入到对话轨道来,使所有的核武器、核冲突的风险都能得到有效的管控。

清华大学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博士赵通。(赵通提供)

再回答你无核武器世界的问题。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人类要真的摆脱能给自己带来毁灭的核战争风险的话,实现无核武器世界是必要的,没有其他选项。当前的恐怖平衡是在最终理想实现之前,大家不得不采取的一个临时性措施,理论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大国之间的稳定,避免大规模战争,尤其是避免核战争的爆发,但是它内在的风险是绝不可以忽视的。我们知道从冷战到今天,发生过一系列的非常危险的核事故和核危机,不管是技术原因还是人为操作原因,以及政治决策层面的原因所引起的。最突出的是古巴导弹危机,还有1983年的北约联合军事演习,以及美俄自己的核袭击预警系统错误预警事故,不止一次的发生。甚至是在和平时期,各种载有核武器的飞机、军舰、潜艇等出现事故,核武器被大火焚烧、从飞机上摔下来差点引爆等等,各类事故层出不穷,很多只是公众没有了解和关注而已。

所以恐怖平衡虽然是目前的现实,但它的代价是人类要承受很高的核风险。虽然从冷战到今天,我们很侥幸避免了这种风险,但这种幸运能否一直维持下去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现在很多国家在核竞争加剧的情况下,也都在试图发展快速反应能力、基于预警的打击能力等,它带来的风险是不断上升的。我们是否会永远幸运,绝对保证不出现人为的或技术操作失误,不出现政治家的错误判断,不发生核武器事故,不出现非授权的核武器使用?我认为这是不能完全保证的。甚至可以说,哪怕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早晚会发生。我们不能指望用恐怖平衡来作为永远维持国际安全的手段,它只能是一个临时性的手段,而且是一种内在风险性极高的手段。

多维:非常同意你的说法,恐怖平衡即便能维持“平衡”,终归也是“恐怖的”,这也是虽然各国有各种利益考量和地缘政治问题,但没有一个国家会不同意“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在不打核战争的问题上大家很容易形成共识,但常规武器的使用,或者说常规战争就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却是不断加剧的,台海、南海、乌克兰、巴以冲突等,这些火药桶引发的常规战争风险愈来愈高。

赵通:这是毫无疑问的。现在随着大国竞争和一些地区安全问题恶化,一些常规军事冲突的风险是在上升的,包括你提到的台海是很显著的一个例子。当然不仅仅是台海,最近在欧洲的乌克兰问题也很危险,再看中东,如果伊朗进一步发展核能力,会不会引发来自以色列甚至其他国家常规的军事打击?这些危险是绝对存在的,而台海、南海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些例子。

学术层面有一个概念叫稳定-不稳定悖论:核力量层面的稳定,有可能引发常规军事层面的不稳定。这个道理比较直观,当核敌对国家之间互相保证,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就会让他们更放心大胆地去进行常规战争,因为不必再考虑常规战争会引发、升级到核战争的风险。

这个问题是切实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一再要求美国采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而美国比较犹豫,美国的亚太地区盟友更加犹豫的原因。他们担心,中国在亚太地区常规军事优势的不断上升,会越来越缩小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差距,甚至可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实现赶超。这也就意味着,中国能够在常规军事层面形成军事优势,不管在南海,还是台湾海峡,抑或是在与日本有关的东海领土领海纷争中中国的常规军力优势越加明显。美国的地区盟友就越来越担心,如果把核升级这个选项彻底排除在外的话,他们的常规军事力量不足以制衡中国的军事行动。所以他们不愿意让美国放弃绝对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个承诺。

就像你说的,当常规军事对立越来越激化的情况下,它确实会影响到核层面的稳定性,这个现象目前已经在不断的体现。如果常规军事层面的矛盾化解不了,那么核层面的稳定关系也是无法牢固的构建的;美国也不会同意与中国达成核层面的相互确保摧毁关系,也不会承诺不对中国首先使用核武器,所以两者是互相关联的。

多维:2020年中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在个人社交媒体呼吁中国抓紧制造核武器,强调“中国拥有更强大的核武库是把美国的嚣张态度压制在一条安全线之下的最关键砝码,别的都不管用。”胡锡进此言论,被认为是在鼓噪中国增加核武器数量与美国抗衡。中国核武器专家杨承军撰文暗批胡锡进炒作核武问题,“煽动对中央、军委和军队的不满”,并批评这种炒作对国家安全极其有害。我们知道,中国官方一直主张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你怎么看胡锡进这一言论?中国当前的核战略是什么?鉴于中美斗争的现状与需要,中国是否会在核武库上增加砝码?

赵通: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胡锡进的看法并不仅仅代表他个人,至少他的这种思路是受到不少中国专家认可的。杨承军虽然批评胡锡进,但他批的是胡锡进公开指出了中国核力量还太弱小这一情况,并让大家埋怨中央不作为,他并不是批胡锡进要中国继续扩大核武库这个观点。他至少是不反对中国核力量要进一步加强的。这种观点在中国战略学界里面看起来是很有市场的,所以胡锡进掀起的这场风波,其实反映了一些重要的看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主流的看法。

胡锡进围绕核问题的言论,引发巨大争议。图为2017年5月23日,胡锡进在郑州参加活动时接受采访画面。(视觉中国)

传统来讲,中国之所以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着一个比较小的核武库,学界主流的解释是因为中国核武器的作用被定位的比较有限,只用来防止别国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并不扮演其他的军事和政治角色。但是胡锡进的这种看法释放出一个信号,越来越多的人似乎在认为,核武器也可以扮演一些国际政治方面的作用,它可以成为压制美国嚣张态度的砝码。胡锡进所指的美国嚣张态度是美国在人权等方面对中国的压力。这种寄希望于核武器发挥国际政治作用的思路是一种比较新的思路,如果这种思路成为主流的话,那么中国的核武库恐怕还会大规模的增长,直到中国认为美国已经停止对中国进行政治打压。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因为美国在人权等领域对中国的施压并不会轻易解除。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也在2020年两会上说过,中国要加快打造高水平的战略威慑体系,这也是一个信号。传递出的信息是,在中美大国竞争的背景下,中国认为核武器可以而且应当发挥一些更重要的作用。虽然不一定会要改变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但是它有可能带来中国核武器数量和质量上比较明显的提升。

多维:所以基于这样的政治现实,五核国的声明,只是为动荡的世界筑起了一道脆弱的防线而已。

赵通:防线还谈不上,它只是表明了一个最基本的态度而已。不应该打核战争,这并不是特别具有争议性的问题,所以五国声明只是对最基本的目标做了重申。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切实的行动,尤其在今天局势向着不利于核裁军、向着核冲突风险越来越大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下,在很多国家面临世纪疫情挑战、经历着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动荡的情况下,在人类未来生存面临着气候变化等根本性挑战的情况下,如果再进行一场类似冷战的核军备竞赛,地球上每个人的切身利益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