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防疫追责反思:城市管理决策者应承担主要责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短短十几天内,西安疫情就得到成功防控,这是只有在中国才能创造的防疫奇迹。虽然如此,在这次西安疫情防控期间,也出现了几个令人遗憾的重大漏洞,使本来可以更好的故事出现严重瑕疵,招致了舆论严厉批评。举例来说,一是在多家医院多次出现患者因无法按要求提供48小时内核酸证明被拒诊的情况,从已经曝光的案例看,包括有因此而导致流产的至少两位孕妇,和至少两位因耽搁治疗而不幸死亡的男性心脏病患者;二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基本生活物资供应在“最后一百米”被政策性阻断,导致不少被隔离个人与家庭缺乏基本生活物资供应,生活出现严重困难;三是保障疫情期间市民出行的“一码通”系统在关键时候连续崩溃,导致市民出行与政府防控工作出现严重紊乱。

以上几个漏洞产生的根本原因,都是这个城市的管理决策者在拍板出台防疫决策时考虑不周,缺乏问题预见与居中协调能力,各部门从本位出发,为方便管理滥搞“一刀切”层层加码,在问题暴露出来之后又不能及时反应处置所致。

具体说来,导致多家医院在多起案例中均拒绝收治患者的原因是“患者必须提供48小时内核酸证明”,这个规定不是某个或某几个医院做出,而是在出台防疫政策时由西安市有关部门官员一刀切做出的硬性规定,医院只是严格执行,试问在那种气氛下谁敢不严格执行?

事件发生后,中国内地网络舆论场有些很有影响的大V试图带风向,为西安有关部门决策失误规避责任,在官方已经认错道歉的情况下还把问题导向资本,说是这家医院为非公立医院,是资本逐利拒诊导致了悲剧发生,还有人试图往流产孕妇身上泼脏水,把责任归结到孕妇身上,这些都是缺乏基本人性道德的无耻做法,不是实事求是地正视和解决问题的做法。

处于防疫一线的涉事医院和医护人员有没有责任?肯定有,他们面对病患的冷漠令人寒心,也违背了基本职业道德,必须为此承担责任,但是,如果只把板子打在他们身上,或主要打在他们身上,就让错误做出必须提供48小时核酸证明决定的医疗主管部门逃掉了责任,这是不公正的,也不利于避免在以后的防疫管理工作中再出台类似错误一刀切政策。

导致基本生活物资被阻断是因为西安城市交通与疫情防控部门为减少人员流动造成病毒传播,一刀切停掉了地方商业物资供应系统,结果居民买不到,供应商送不了,徒有大量物资却无法到达终端市民手中。

这显然也不是位于基层防疫一线的工作人员的责任,物资因为交通及防控部门错误的一刀切政策运不过来,防控一线人员也不能“空手来菜”。他们的责任,最多只能说是缺乏换位思维,在落实防控时不能灵活变通,不能设身处地替缺乏生活物资的市民考虑。但是,在严厉防控成为死命令,灵活变通可能被追责的情况下,试问哪个防疫一线工作人员敢拿自己的前途变通不执行防疫规定呢?

导致“一码通”系统连续崩溃的原因显然是个管理问题,负责该部门局长已被停职,这里不再多论。当然这个问题也不应该就此结束,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以及如何避免再出现类似问题,舆论与官方自身还应继续追问下去。

从以上几个典型案例可以看出,导致这些漏洞产生的根本原因,都不在基层一线防疫人员身上,而是在摆兵布阵、居中调度的“将军”身上,可以说是典型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从而使得这次西安疫情防控形势远没有当时武汉危急,出的某些问题却比当时武汉还严重。

所以,对这次出现的防疫漏洞进行问责处理,决不能只问责处理那些基层一线的防疫人员,或者主要问责处理这些基本一线人员,关键是要问责处理那些在防疫决策与城市应急管理中居中决策调度的无能“将军”,和层层加码滥搞一刀切的官僚。对于在基层一线辛苦奉献的工作人员反而要以慰勉鼓励为主,因为这次疫情防控,没有基层一线工作人员的辛苦努力,是不可能被迅速遏制住的。

这么说决没有任何替某些也负有责任的一线人员卸责的意思,也不是否认西安疫情防控的整体成绩,该肯定的成绩必须肯定,该问责处理的一线人员仍然要严肃问责处理,只是这里面需要问责的主次轻重,官方一定要准确掌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