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批评西安别“跑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河南与天津的疫情加剧,新冠疫情在中国进入散点爆发的严峻期。不久后随着春运来临,将对疫情防控带来新的压力,考验着中国各级政府的社会治理与应急处理能力。

而西安在这方面无疑犯了不少错,几乎成为舆论场中的“反面典型”。

此次西安疫情被认为是武汉疫情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本土疫情,呈现出点多、面广、社区传播和聚集性疫情多种形式并发,上升势头凶猛的特点。

因疫情形势格外严峻,西安从2021年12月23日开始对全市采取封闭式管理,即所谓“封城”,目的是“内防蔓延,外防溢出,是必须和科学的措施”。

尽管通过严格的管控措施,西安市在较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的持续发展,但在这一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也受到外界的不少质疑,特别是在互联网上,非议较多。

如《人民日报》即在肯定西安防疫成果的同时,委婉对疫情期间的种种乱象提出批评,“从优化系统,保障‘一码通’不再拥塞宕机,到完善服务,确保所有市民吃得上菜、考得上试、看得了病……既是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的必然选择,也是沉淀防疫经验……坚持把各项防控措施落细落实落到位,最大限度减少防疫工作给大家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

一名疫情期间身处西安的中国前媒体人江雪发文记录其封城生活,命名为《长安十日》,则将这股质疑声浪推向了顶峰。

西安之后,河南、天津、深圳等地相继爆发新冠疫情。(新华社)

她说,“这城市不再有车水马龙的傍晚,死一般的寂静让人感到荒谬而又有一丝恐惧。”江雪感叹,“那些为这座城市按下暂停键的人,那些手握权力的人,他们又可曾想到,他们将怎样影响居住在这城市的1,300万人的命运?如果这不是比天还大的事情,哪还有什么是呢?”

一些失序和混乱的场景令江雪失望,她说自己“苟活在盛世”,批评政府没有认识到行政力量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就像这次防疫,基层工作人员这样没日没夜的辛苦,效果又如何呢。”

该文将矛头直指中共的疫情防控思路,并扩散至若干社会治理逻辑,其个体化、抒情式的解读与曾经的“方方日记”类似。

应当说,这一批评是有价值的。不过以该文的热度持续发酵为标志,另一些针对疫情防控的指责却有“跑调”之嫌。

譬如有声音怀疑“社会面清零”的合理性,其中以西方媒体居多,而此类批评背后有太强的意识形态偏见,说服力明显不足,并不具有多少关注的价值。

另有声音指控“封城”的必要性,对封城措施的真实目的做了若干引申,甚至指封城是政治性的、别有目的的。

还有批评对疫情封控期间的某些个案扩大化解读,如孕妇被拒诊致流产等事,将炮火打向医疗国有化。

诸如此类,相关各种批评声音或者纯属情绪宣泄,或者显著含有政治目的,激烈程度有余,“建设性”却不足。更多时候,这些似是而非的批评模糊了事实,过度强调“以小见大”,刻意制造社会对立,对具体问题的解决和治理方式的改进毫无助益。

诚如胡锡进所说,“不要把国家的抗疫成就与现实中的具体问题和不如意对立起来,用其中的一个覆盖另一个。”就事论事,应是每一个批评者应有的边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