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访问斯里兰卡背后 中国官媒只字未提的斯里兰卡三大诉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炒作中国“一带一路”令南亚岛国斯里兰卡陷入债务危机,并以无法偿还在该国南部建造汉班托塔港的14亿美元贷款为由,迫使斯里兰卡将港口租给一家中国公司99年后,中国拒绝斯里兰卡债务重组要求又成为西方媒体炒作的新素材。

2022年新年伊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访非洲三国及亚洲两国,最后一站是斯里兰卡。当地时间1月9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在科伦坡会见了王毅。2022年是中国与斯里兰卡建交65周年,也是两国签署《米胶协定》70周年,中国外长新年首次外访包含斯里兰卡充分展现了中国对斯里兰卡的重视。

不过,据英国路透社报道,斯里兰卡对王毅的到访寄予厚望,对中国有三大诉求。一是“请求中国帮助其重组债务偿还,以帮助斯里兰卡应对不断恶化的金融危机”;二是要求中国为其对斯里兰卡的出口提供“优惠条件”;三是如果中国游客遵守严格的防疫规定,包括只住预先批准的酒店和只参观特定的旅游景点,就允许他们返回斯里兰卡。

当当地时间2022年1月9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右一)在科伦坡会见来访的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中国外交部)

斯里兰卡三大诉求归结为一点就是“钱”,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经济严重依赖旅游业的斯里兰卡外汇耗尽处于债务违约的边缘,连国内超市的食品配给和基本商品都告短缺。据报道,到2021年11月底其外汇储备已经下降到15亿美元,勉强够支付一个月的进口费用。到1月7日,斯里兰卡主要能源供应商开始实行限电,并按额配给电力,电力供应商据信用完了所有外汇再也没有钱购买能源发电。

据路透社报道,王毅并未对斯里兰卡的三大诉求表态,法新社报道称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也未对上述消息发表评论。王毅结束访问回国后,1月10日就此次访问接受“中央媒体”采访时也未提及。由此,一些西方媒体开始炒作中国作为斯里兰卡最大的双边结契的贷款人,王毅恰在国际评级机构警告斯里兰卡政府可能处于违约边缘后到访,却拒绝斯里兰卡的债务重组要求,进而再度抛出中国一带一路“债务陷阱”论。

事实上,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中国对斯里兰卡从未袖手旁观。2020年3月,中国政府批准向斯里兰卡提供5亿美元贷款,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10月,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访问斯里兰卡时,斯里兰卡还曾谋求再从中国获取7亿美元贷款。彼时,斯里兰卡外债已经高达550亿美元,其中中国占50亿美元。斯里兰卡经济规模仅为880亿美元,仅外债就已经超越债务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60%的国际警戒线。

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旗舰项目、由中国投资建设的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口城全景。(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公司)

2021年3月,中国与斯里兰卡达成100亿元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所谓货币互换,本是中国为了促进双边贸易与投资、防范汇率风险的一种举措,实际上却以人民币的信用为斯里兰卡提供了15亿美元额度的提款权。受中国刺激,印度2020年7月与斯里兰卡签署了3亿美元额度的货币互换协议。2021年12月,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印度正在制定总额19亿美元的对斯里兰卡经济援助计划,包括用于进口食品、能源等必须品的15亿美元贷款与4亿美元货币互换安排。

在西方媒体炒作中国拒绝斯里兰卡债务重组请求的同时,曾担任美国财政部主管国际事务的副部长的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2022年1月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会上致开幕辞时谈及债务透明度和可持续性问题,称仅2022年国际开发协会(IDA)成员国就必须为其公私部门偿还约350亿美元外债,其中40%属于中国,要求中国全面参与国际债务减免工作,不仅中国政府要参与,私营部门与商业债权人也要参与。

从炒作斯里兰卡一带一路“债务陷阱”,到炒作中国拒绝斯里兰卡债务重组,再到世界银行行长的发言,中国似乎成了众矢之的,解决不发达国家债务问题的最大障碍。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中国就积极落实二十国集团(G20)缓债倡议,同19个非洲国家签署了缓债协议或达成了缓债共识,是G20成员中缓债金额最多的国家。单就债务内容来看,中国也与别国不同。

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旗舰项目、由中国投资建设的斯里兰卡南部汉班托塔港。(新华社)

以斯里兰卡为例,中国与斯里兰卡的债务主要产生于基础设施领域,包括2011年建成的斯里兰卡首条高速公路——全长95公里的首都科伦坡至西南部城市加勒高速公路,这条南部高速公路是斯里兰卡全国高速公路网建设的起点,南部高速公路延长至汉班托塔港也已建成,中部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2019年斯里兰卡首条现代化铁路——斯里兰卡南部铁路一期工程开通,这是斯里兰卡自1928年后首次开通新铁路,这也是斯里兰卡铁路现代化的起点;中国招商局集团旗下的科伦坡国际码头开港一年就实行盈利,每五年将为当地贡献2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科伦坡港口城与汉班托塔港更被称为中斯共建海上丝绸之路的旗舰项目,。

可以说,中国对斯里兰卡的贷款,几乎都产生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属于改善投资环境的生产性投资。这些项目固然收回投资的周期很长,甚至根本就是亏本的项目,由此带来的经济社会效益却是受用无穷的,中国的发展正是这样走过来的。王毅在肯尼亚驳斥“非洲债务陷阱论”时就指出,“所谓非洲‘债务陷阱’的说法完全是那些不希望看到非洲加快发展的势力制造出来的虚假信息,企图使非洲永远陷入‘贫困陷阱’、‘落后陷阱’”,斯里兰卡亦然。

至于斯里兰卡债务重组问题,中国不大可能袖手旁观,王毅与中国使馆之所以不表态,大概率在于这个问题超纲了,中国政府尚在酝酿中没有授权王毅就此事表态。70年前,斯里兰卡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与中国签署《米胶协定》,以中国大米向斯里兰卡换取国内急需的橡胶,打破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禁运封锁,中国政府一直记着这份情。王毅在访问时就称,《米胶协定》“彰显了两国不畏强权的民族风骨,冲破了西方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冷战‘藩篱’,开创了‘独立自强、团结协作’的米胶协定精神”。

2021年4月,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左二)看望中斯《米胶协定》斯方签署人时任斯里兰卡贸易和商业部长森纳那亚克后人。(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官网)

2021年4月,斯里兰卡传统僧伽罗、泰米尔新年前夕,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戚振宏还曾专程看望《米胶协定》斯方签署人、时任斯里兰卡贸易和商业部部长理查德·森纳那亚克(Richard Senanayake)的后人,虽然这个曾经出过包括斯里兰卡首任总理、国父斯蒂芬·森纳那亚克(Stephen Senanayake)在内三位总理的家族在政坛、商界早已不再活跃。中国是一个讲感情的国家,以中斯之间的情谊、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的标杆,有理由相信斯里兰卡债务问题将妥善解决。当然,相对于中国提供的具备造血功能的生产性贷款,此前积累的包括印度即将提供的15亿美元贷款等消费性贷款才是真正的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