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13小时 中印第14轮军长级会谈印度总算有了诚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印为解决两国西段边境实控线附近紧张局势而举行的第14轮军长级会谈,1月12日在中印边境西段实控线中国一侧、斯潘古尔湖(曼冬错)畔的莫尔多边境会晤点举行,从上午开始直至深夜22时30分才结束这场耗时近13个小时的马拉松式会谈,并发表了联合声明。

一如会谈的耗时漫长,无论是中国官方媒体国防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国防部发布”还是印度主流媒体《今日印度》(India Today),在谈及这次马拉松式会谈时,都使用了“坦诚、深入地交流”。中国官方使用“坦诚、深入”并不奇怪,这本就是所谓的中国外交“黑话”,属于正常发挥,印度媒体也这样讲就有些奇怪了。

按照中国互联网上总结的中国外交“黑话”大全来看,所谓“坦诚、深入”即双方都把需求讲出来摆在台面上,把话讲开了,但还是存在分歧没谈拢。相比此前中美之间的“坦率交流”,意即分歧很大、无法沟通纯属鸡同鸭讲好了很多,最大的差别在于一个“诚”字。

中印军长级会谈地点揭秘(点击查看大图):

+2

这个“诚”字,既可以理解为“诚实”,中印在会谈中不玩套路、不玩虚的实打实地会谈,也可以理解为“诚恳”,双方都是带着“诚意”来谈的,并且都有通过会谈解决边境紧张局势的意愿,双方在会谈能够发表联合声明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通过会谈解决中印西段边境紧张局势,乃至完全解决中印边界争端划定边界的诚意自1950年代以来一直都有,印度的诚意倒是少见。

更奇怪的是,相比中印双方都使用“坦诚、深入”来形容这次会谈,印度媒体对此次会谈的报道表现出了少有的低调与克制,既不添盐加醋煽动民粹也不大张旗鼓煽动民意,只是照本宣科地引述中印双方联合声明原文予以报道。

“双方就西段实控线沿线有关问题的解决进行了坦诚、深入的交流,一致认为双方应按照两国领导人的指导,为解决西段实控线有关问题而努力。”“双方还同意巩固先前成果,为维护西部地区实控线包括冬季在内的安全与稳定作出有效努力。双方同意通过军事和外交渠道保持密切接触和对话。并尽早就剩余问题制定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双方商定尽早举行下一轮军长级会谈。”

当然,在新闻的最后印度媒体还是需要平衡报道一下,以免立场转变太快引起印度民众的不满。《今日印度》就引述印度陆军参谋长马诺吉·穆昆德·纳拉瓦内(Manoj Mukund Naravane)1月12日即中印第14轮军长级会谈前一天在年度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称,中印虽然已经部分脱离接触但威胁并没有减少,在尚未脱离接触地区,印度陆军已经得到充分加强,必要的保障措施已经到位。《今日印度》这篇报道的标题是“陆军参谋长纳拉瓦内表示,随着威胁持续存在,将坚定、坚决地与解放军打交道”。

2017年洞朗对峙拉开了中印边界摩擦的大幕。图为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点。(Twitter@VishnuNDTV)

印度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恐怕与印度自2017年洞朗对峙以来在中印边境不断挑起事端的动机不无关系。分析人士认为,印度之所以不断在中印边境挑起事端,一方面源于所谓的“内病外治”,通过与中国的边境冲突转移国内视线,甚至可能还有通过塑造中国这样一个共同敌人实现印度整合的想法,印度也确实在这一时期进行了旨在统一全国税收的税制改革。

另一方面则源于印度在中美之间投机。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后,中美关系急剧恶化让印度看到了机会,试图通过在中印边境地区挑起事端的方式向美国纳投名状,以换取美国对印度的扶持,一如1980年代的中国——通过与美国和解,施行改革开放,接收制造业转移,实现经济腾飞。

印度没料到的是,特朗普践行美国优先,不仅口惠而实不至,还对印度挥起贸易大棒。2018年3月对印度钢、铝实施进口限制,2019年6月又以印度市场没有充分对外开放为由,停止实施关税优惠政策。印度更没料到中国反应迅速,迅速将兵力调集到冲突地区,令印度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在加勒万河谷还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印度国内受疫情冲击,以及国际大宗商品涨价影响,状态并不好,中印贸易反而向好。2017年洞朗对峙后中印贸易额开始下滑,并被美国取代印度第一大贸易国地位,但2020年中国反超美国再次成为印度最大贸易国。2021年前11个月,中印两国贸易额就暴涨40%以上,首次突破一千亿美元,贸易顺差超过四百亿美元接近2020年全年,中国已经连续多年蝉联印度第一大逆差来源国。中印之间的巨额贸易逆差充分展现了两国工业尤其是制造业上的差距。

既无法从中印边境冲突中得到好处又占不到便宜,印度在中印边境缓和态度顺理成章,此前的中印军长级会谈中,两国顺利就在加勒万河谷及班公湖附近地区实控线附近脱离接触达成一致并付诸实施。第14轮军长级会谈要谈的是在温泉地区脱离接触,据印度媒体报道,中印在边境西段需要通过会谈脱离接触的地区还包括达普桑平原、碟木绰克。

所谓温泉地区,位于班公湖以北羌臣摩河流域,中国边防部队在此地设有一处哨所,因哨所附近有一处温泉而得名温泉哨所,温泉哨所顺流而下即是羌臣摩河谷,哨所东南方则是空喀山口,空喀山哨所所在地。达普桑平原位于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北部喀喇昆山以东,当面为中国边防部队天文点哨所,印度在这一地区的斗拉特别里奥地设有哨所。

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巴里加斯东南部碟木绰克附近形势。地图东部印度河即森格藏布、狮泉河,由左侧汇入的是典角曲,典角曲以南为中国控制区、以北为印度控制区,中印哨所隔河对峙。(谷歌地图截图)

碟木绰克位于巴里加斯,巴里加斯系中印边境西段除阿克赛钦外的另一块争议区,位于斯潘古尔湖以南。发源于中国西藏的印度河正源森格藏布即狮泉河,由西南向西北穿过将巴里加斯一分为二,森格藏布及其支流典角曲以西约450平方公里为印度控制,碟木绰克就位于巴里加斯东南部典角曲汇入森格藏布的河口附近,中印哨所隔典角曲相望。

无论是中印已经脱离接触的加勒万河谷及班公湖附近地区,以及印度媒体指出的尚未脱离接触的温泉地区、达普桑平原、碟木绰克,都属于印度在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越过喀喇昆仑山、拉达克山形成的突出地带,在军事上极具战略价值,历来也是冲突多发地。比如,经达普桑平原、温泉地区、空喀山口可以威胁新藏公路,由森格藏布溯流而上可威胁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

此外,值得指出的是,印度官方及媒体在谈及中印西段边境争议时,通常使用拉达克东部的提法,极易给外界造成一种错觉——阿克赛钦、巴里加斯等争议区位于拉达克,而拉达克又属于印度,那么阿克赛钦与巴里加斯原本是印度的,中国侵占了印度国土。事实上,阿克赛钦与巴里加斯均位于喀喇昆仑山、拉达克山以东,在地理上与历史上并不属于拉达克,如何反制印度这种小动作、认知战对中国也是一个考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