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特朗普大选败退 欧洲右转在减速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3月16日,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并未在大选中赢得领先,其被称为“荷兰特朗普”的领导人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也不得不面对该党民调占优但选情落败的现实。他不仅表示愿意参加组阁谈判,也承诺将在议会中做忠实的反对党。

荷兰政局在大选之后照旧(图源:Reuters/VCG)

有分析认为,荷兰大选已经成为了欧洲政治的风向标,如果维尔德斯能在荷兰大选中取胜,则不仅荷兰的政治格局将向极右转变,随之而来的民粹主义和极右思潮甚至将影响全欧洲。但是,荷兰极右党派的落败恐怕也并不能扭转欧洲右转的节奏。

荷兰大选暂成右翼休止符

阿姆斯特丹和海牙等荷兰要地在大选期间并没有让外界感受到激烈的气氛。这可能与这次选举并没有改变该国的政治生态有关:荷兰大选投票结束后,首相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自民党赢得大选,“荷兰特朗普”维尔德斯的右翼党派自由党遭遇落败。当选前颇被看好的右翼阵营只得到议会150个席位的19席时,这就让外界瞩目的荷兰“右转”基本丧失可能性。

必须承认,力主脱欧、排斥外来移民的“自由党”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在荷兰颇具名望。他的核心观点主要包括三大方面。一是使荷兰“去伊斯兰化”,不再接受穆斯林国家移民和难民;二是关闭边界,限制移民,使荷兰退出欧盟;三是削减老年人福利,年满65岁才能领取养老金。这使得他也在荷兰境内遭遇一种毁誉参半的局面。

也就在选前,荷兰民众对维尔德斯的分歧仍相当大,其支持者和反对者几乎各占一半。维尔德斯的反穆斯林和排除移民的纲领在国际化较强,人员流动频繁的荷兰北部港口、城市地区不得人心,但在南方与比利时接壤的各省份中,这一口号就得到很多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选民支持维尔德斯和他的政党并不是赞同其立场,而是对执政党不能有效解决移民问题而心生不满所致。

事实上,早在荷兰大选开始前,已经有分析指出,即使“自由党”获得议会最多席位,该党也无法单独组阁,必须联合其他政党。按照现在局面,“自由党”必须与至少3个政党携手才可以凑够半数以上的议会席位,组成执政联盟。而大部分主要政党已经明确表示,不愿与自由党联合执政。这使得早早遭遇过街老鼠命运的“自由党”能在大选中取得第二大党的位置已经是不易的胜利。

欧洲右翼党派的大联合

不过,即使维尔德斯最终无缘首相宝座,但他在荷兰乃至欧洲掀起的风浪已经足够让人们震惊。到目前为止,“自由党”仍已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成为影响欧盟政治环境的一股强大力量。

法国将成为欧洲右翼风潮的新起点(图源:VCG)

目前,荷兰大选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这个欧洲政治的风向标还是已经展示了些问题。2017年已被称为欧洲“超级大选年”,除荷兰外,法国、德国、捷克、保加利亚等国都将举行重要选举,加之这些选举还都是留欧派和脱欧派的较量。因此,在荷兰大选拉开欧洲大选年的序幕后,其他欧洲国家的选举在这种“示范”效果下也将开始相应的行动。

说到底,2016年发生的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助长了欧洲民粹主义风潮,给日益抬头的欧洲右翼政治势力快速崛起提供了新的动能。以至于欧洲的右翼政党甚至也在尝试一种大联合。

此前,就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当天,在德国科布伦茨市举行了名为“民族和自由欧洲”的大会,除维尔德斯外,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勒庞(Marine Le Pen)、德国选择党主席佩特里(Frauke Petry)、意大利反欧盟政党“北方联盟”领袖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等极右翼政党领导人便悉数参加,高调亮相。由于上述政党在各国选举中都颇具分量,尤其是勒庞在法国更具备大选黑马身份,这使得外界在荷兰未生变之后,开始把目光聚焦在法国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