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东南亚寄望日本阻挡中国扩张脚步

撰写:
撰写:

在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政策加强对东南亚各国基础建设的参与程度时,出于防止中国势力过度渗透的担心,相关各国、以及对“一带一路”最为抵触的印度,都表现出联手日本对抗中国的意向。

综合媒体9月22日报道,对于“一带一路”均怀有戒备甚至敌意的印度与日本两国,恰好迎来了两国邦交关系最为良好的时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亚洲最合拍的领导人,就是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

据悉,从大约10年前莫迪还在担任地方领导人的时候起,同为保守政治家的两人就已经成为了好友。14日的日印首脑会谈也是双方的第10次见面。

《日本经济新闻》22日对此报道称,最令日印首脑费心的问题是如何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包括13日的晚宴在内,安倍和莫迪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如何应对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构想,是两人研讨的核心议题。

安倍(前排左)和莫迪(前排右)希望通过日印加强合作来抵御中国势力的东南亚渗透(图源:VCG)

“一带一路”是由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提出,是意欲主导从亚洲到欧洲基础设施建设,并且负责沿线开发的庞大构想。但除了经济上的考量,政治意义更加重大。对此,处于被动地位的日本和印度的态度非常复杂。

14日发表的日印联合声明中,两国按照国际惯例,没有点名中国地呼吁全球的基础设施建设应该更具透明性,对中国进行了牵制。

实际上,围绕是否支持“一带一路”构想,安倍政权内部的核心成员在5、6月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对立。据悉,由于意见不同,安倍的一名亲信甚至一度流露出“辞职意向”。

日本政府内重视对华经济关系的派系强调,日本企业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行动迟缓,催促安倍尽快表明支持“一带一路”意向。而担心对安保有影响的日本外务省和国家安全保障局则提出异议,两种意见针锋相对。

在日本经济新闻社6月5日主办的第23届国际交流会议“亚洲的未来”的演讲中,安倍以保证对外国企业公正等作为条件,有限度地表明了支持“一带一路”。

印度则对中国的构想显示出了明显的警戒感。因为“一带一路”的对象地区中,包括印度与巴基斯坦争夺主权的克什米尔地区。莫迪在过去的会谈中也暗中向安倍表达过这种担心。

目前,中日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差距已拉大到2倍以上。尽管如此,日本依然有在亚洲进一步发挥自主作用的空间。因为印度和东南亚各国渴望日本这样做的声音正在不断高涨。

8月27日和28日,东盟各国媒体参加了由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主办的“日本东盟媒体论坛”。在围绕经济和安保的讨论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多次出现要求日本发挥作用的意见。

如果简单汇总与会者的意见,可以清晰地发现对来自中国的援助和基础设施投资像洪水一样涌入的感受,不是欢迎与感谢,而是担忧与戒备。东南亚媒体方面都认为,这样下去的话,东南亚无论愿意与否,都不得不进入中国的影响圈。为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希望日本更多地参与进来,提供除中国以外的选项。

分析人士指出,自中国1949年实现共产党势力掌权后,被延续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共产主义思维和势力摧残的东南亚各国都在担心,如果美国“向内倾斜”,亚洲可能会被中国主导的“红色秩序”深刻影响,但东南亚再也不希望重新陷入这种局面。

因此,东南亚对“一带一路”构想是期待与担忧交织。据出席日本东盟媒体论坛的人士透露,东南亚虽然表面上全部表示支持,但内心都很不安。因为东盟各国都看到了斯里兰卡的“失败”。

斯里兰卡很早参加了“一带一路”构想,从中国贷款巨额资金,希望建设港湾基础设施。但由于利率较高而无力偿还,不得不于2016年底原则上同意与中国签署协议,将管辖港口的国营企业80%的股权出租给中国99年。

面对这类极为屈辱的结果,东盟各国在接受中国的援助和投资上,不得不心存畏惧,非常担心成为下一个斯里兰卡。

与中国不断走近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其实也有相同的担心。菲律宾在搁置南海的主权之争上,多半出于为对抗美国的无奈。但反抗骄傲蛮横的美国,争取的结果绝不会是换一个可以任意对菲律宾发号施令的国家,中国的强势,让菲律宾又不得不顾虑重重。

“如果日本和中国发生战争,我国支持日本”,据外交人士透露,杜特尔特每次会见日本官员都会这样说。即使是客套话,也能察觉出其更想与日本保持紧密关系,从而制衡中国的深层心理。

那么,东南亚各国对日本有何期待呢?从援助规模上来说,日本完全无法与中国较量。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2017年度的预算约为4,300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美元)。而中国仅未来3年计划向非洲提供的援助就超过这个数字的10倍。

中国强大的基础建设能力令日本难以望其项背(图源:新华社)

在询问东盟的政府官员和有识之士对日本有何期待时,主要得到两个回答。第一是为作为要冲的交通网和港湾建设高质量基础设施。东盟外交官表示,“我们知道在规模上无法与中国竞争。但如果有来自日本的基础设施投资,至少可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

另一个期待,是日本与其他国家共同制定并推进多边经济合作构想。原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应该成为多边经济合作的基础。虽然TPP因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权退出导致计划落空,但日本开始主导不包含美国的“TPP11”备受关注,东南亚国家对“TPP11”抱有很大的期待。

面对中国经济圈的覆盖版图不断扩展,亚洲各国在寻求“中国以外”的选项。根据日本给出的回应,亚洲的势力划分也有改变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