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军费超高全因美国横征暴敛

撰写:
撰写:

作为一名成功商人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其打理生意的思维也运用到了执政中。迫于中朝军事威胁加大的形势,日本需要得到的美国军事协助中,就在特朗普的经营理念影响下,增加了很多预算。

综合媒体1月22日报道,为应对反复实施挑衅的朝鲜和在东海加强军事攻势的中国,日本政府在2018年度军事预算案中计入了史上最高的防卫费,约5.19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美元),这是日本防卫费预算连续6年增加。

《日本经济新闻》22日报道,安倍政权加紧从美国进口“陆基宙斯盾系统”等最尖端装备以应对有事事态,不过日本国内的防卫产业相关人士却满脸愁容。原因是日本政府的姿态,使得与美国之间形成了对本国不利的合约形态,更产生了收益和国防上技术积累方面的诸多问题。

朝鲜不断加大的军事威胁成了特朗普政府向盟国更多销售军火的帮手(图源:VCG)

“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不愧是一名商人。”参与防卫产业的一名日本大型重工企业相关人士略带自嘲的这样评说。在2017年11月的日美首脑会谈上,访日的特朗普敦促日本大量采购美国的防卫装备品,安倍回应称“将尽最大努力”。这位重工企业人士叹息道:“这样一来,日本的防卫预算又被美国拿走了。”

由于朝鲜局势日趋紧张以及提出“美国第一”政策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围绕日美的防卫装备品,采购方法发生了变化。

交易不再“互惠”?

一直以来,日本在采购美国产防卫装备品时,多采用获得美国授权进行生产的方式。虽然日本企业支付了授权费,不过由于可以负责组装等工序,日本方面易于采用本国产零部件和进行成本管理等,因此有助于加强国内防卫产业的生产和技术基础。应该说这是“互惠”的交易。

但最近采用“对外有偿军事援助(FMS)”方式的合约急剧增加。FMS是指在出口包含重要机密的装备品之际,美国政府作为窗口推进交易的政府间交易。由于担心技术流向国外以及保护本国的防卫产业,美国政府积极采用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政府间交易。日本方面,2011年度为431亿日元的FMS采购额到2016年度猛增至4,858亿日元。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合约的价格由美国政府决定,日本政府需预付货款。而且,美方不确定提供装备品的时间,合约内容有时也会发生改变。主导权掌握在美国手中。另外,提供授权原则上也不被允许。

采用“对外有偿军事援助”方式的装备品采购在日本政府内部也被视为一大问题。

2017年9月,日本会计检察院对防卫装备厅指出,最尖端的隐形战斗机“F35A”上并未搭载原定采用的日本零部件。原因是向日本厂商供货的美国造材料出现延期。虽然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对于日本来说具有获得最尖端装备品的好处,不过由于需预付费用,存在日本向美国支付过多费用的问题。日本会计检察院一直要求与美国谈判改善这一状况。

日本防卫产业的市场规模目前为1.8万亿日元,不过由于采用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方式从美国扩大装备品采购,进口装备品所占比重将不断提高,而日本国内防卫产业的份额正在萎缩。

日本防卫产业的尴尬局面

预计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今后还可能继续增加。日本将在2019年度之后引入2套“陆基宙斯盾系统”,每套的费用约为1千亿日元。如果搭载高性能雷达,金额将进一步膨胀。特朗普敦促日本增购美国装备品也将促进FMS金额的增加。

在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出现升温的背景下,“通过FMS引进高性能的美国装备品对于加强日本的防卫力至关重要”。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表示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的急剧增加也是没办法的事。

日本最大的防卫产业企业三菱重工业防卫部门的年销售额约为4,000亿日元左右。防卫领域的销售额比例方面,即使是川崎重工业等日本大型防卫企业也不足10%。不过稳定盈利的防卫部门对造船和工厂设备建设陷入苦战的各重工企业的业绩仍然构成支撑。

如果美国政府掌握主导权的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增加的话,日本企业不仅难以进行成本管理,最新技术的积累也可能陷入停滞。如果日本企业没有自主技术,还将影响与美国以外国家的防卫装备品共同开发。

小野寺五典也表示“必须采取措施,避免 ‘对外有偿军事援助’采购的增加对国内防卫产业的生产和技术基础产生影响”。不过防卫装备厅的官员指出,“由于防卫费有限,(在这一状况下)中长期的技术研发将不得不被推后。”在中朝的军事威胁出现增强的背景下,愈发依赖美国的日本国防的应有方式将受到拷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