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拉越南重提洞朗 印度为何总想与中国一战

撰写:
撰写:

选举季节的印度终于出现内政、外交和军事的紊乱(图源:VCG)

新德里时间3月2日前后,伴随着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的到访,印度的军事、政治、外交等领域突然又兴奋了起来。当陈大光称自己还需判研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时,新德里眼中的河内似乎已经可以与之商议南海事务。加之印度国防国务部长也称“中印边界仍旧敏感”、“局势仍有升级可能”,战争的气息又在新德里蔓延了开来,即便这其中不实成分更多。

必须承认,新德里可能已经在很多问题上宣传过度,譬如越南问题就是如此。

作为东南亚最期待外来资本进入的国家,越南对各国都敞开大门,但河内也不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以至于在越南北部欢迎中国资本时,越南南部以胡志明市为中心的经济地带就成为韩国、台北等地商人的舞台。在越南商界对“一带一路”也持谨慎欢迎态度时,考虑到印度对中国的这一措施存在反感情绪,陈大光的发言就成了一种客随主便的客套话。

印度固然是越南十大贸易伙伴之一,但两国2017年双向贸易额不过75亿美元,而这较之2016年就已增长了37.7%。至于在投资领域,印度于越南更没有发言权,他在投资越南的126个国家与地区中只排名28,截至2017年11月,印度在越南的168个项目也只有7.56亿美元的资本,这一数额远不及胡志明市一地2017年内越侨投资房地产的资本。

可以想象,在美国航母已经抵达越南之际,新德里有限的政治和经济体量并不能吸引河内的注意力。加之“越印传统友谊和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也不能换来真金白银的好处,指望越南在南海为印度“牵制”中国恐怕很不现实。

但是,让越南在新德里为其宣传机器服务总还是可以的。而这一点也就让新德里的防务人士开始大谈其“中国威胁”了。事已至此,新德里的气氛就突然变得活泼起来。

对印度媒体来说,印度国防国务部长巴姆雷(Subhash Bhamre)等防务人士已是隔三差五出面谈一下“洞朗有威胁”的专业户了。就在2月中旬,这位部长曾经强调过,称中国军队在2017年“非法”越过中印边境实控线426次,比印度媒体此前爆料的还要多11次。这使得他在3月1日称“印中边界沿线形势依旧敏感,局势存在再次升级的可能”显得合情合理。

事实上,印军人士和防务人士一旦出没于媒体,他们往往会在南亚或对华问题上显得具有强烈的攻击性。譬如印军前海军参谋长普拉卡什(Arun Prakash)就是如此,他在3月2日还投书媒体,要求印军“掌握海洋”。持类似立场的还有前国家安全顾问那拉亚南(MK Narayanan),他在3月2日还称“印度是唯一抵抗中国扩张的堡垒”。

当然,外界大多可以发现,印度媒体和莫迪(Narendra Modi )当局出于新闻或竞选需要,才动辄谈及中印前沿对峙之紧张。因为中印洞朗对峙后,莫迪政府一直在调整对华策略,以求双边关系新突破也是事实。就在2月23日,印度前驻华大使、外交秘书顾凯杰(Vijay Gokhale)便被派往北京,与王毅、杨洁篪等中方外交领域的要人展开了对话。顾凯杰不仅强调“印方高度重视对华关系”,还称“愿同中方一道努力”,“为双边关系持续稳定发展创造良好气氛和条件”。

可以想象,考虑到印度在2018年密集的地方和中央选情,新德里当局恐怕比任何人都期待看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内部和外部环境。但印度国内在竞选季节洋溢的“爱国热情”,就会让新德里各界释放出一种“与中国一战”的气氛。这对于莫迪当局来说,无疑是种两难的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