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助攻特朗普搅乱中东 中国角色渐吃重

撰写:
撰写:

伊万卡(右)与库什纳代替特朗普出席新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落成仪式(图源:VCG)

当地时间5月14日,美国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美国总统特朗普派出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及其丈夫库什纳(Jared Kushner)、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John J. Sullivan)、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等人员出席迁馆仪式,并通过视频发表讲话。

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整个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很多与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而非耶路撒冷,因此美国自宣布迁馆的消息以来,阿拉伯国家与国际社会上响起一片反对之声。就在迁馆当天,数万名巴勒斯坦人在巴以边境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以色列军队开枪镇压,已造成至少58人死亡,2,700多人受伤。

特朗普为什么在一片非议中坚持迁馆,这一举动又会对中东地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他认为特朗普目前还没有整体上的中东战略,从退出伊核协定到迁移驻以色列大使馆,会让中东局势更加混乱。这其中,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起到了重要的助攻作用。目前的中东局势也正是中国发挥影响力、进行斡旋的重要时机。

多维:近期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动作频频,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又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馆至耶路撒冷,这一系列举动将对中东局势造成什么影响?

崔守军:这可能会让中东的局势更加的混乱。迁馆的动作之前早就定下来了,只是用换招牌的方式把耶路撒冷的领馆换成使馆,重建一个使馆可能最少要耗时一两年,这样就加速了整个进程,刚好又赶上美国刚刚宣布退出伊核协议。

迁馆导致阿拉伯国家情绪上肯定有一些波动,之前退出伊核协议已经让伊朗情绪有所反弹,所以这可能会导致整个中东的局势趋于更加混乱。

多维:特朗普似乎热衷于谈论他把原来的耶路撒冷领事馆改造成大使馆给美国省了多少钱,你认为迄今为止特朗普有自己的中东战略吗?

崔守军: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特朗普的一系列的行为都是在兑现他竞选前的承诺,这一点毫无疑问。另一方面,就目前来讲,特朗普还没有非常明确的中东政策,他的中东政策更多是反对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奥巴马说往左走他就往右走,伊朗核协定是奥巴马的遗产,特朗普就是要退出。他更多的是反对奥巴马的政策,而不是有自己独立的中东政策,至少仍然看不出来他有一个大的战略布局。

多维:特朗普派伊万卡和库什纳出席迁馆仪式,你怎么看待这两人在特朗普政府的中东外交事务上的作用?

崔守军:库什纳与伊万卡夫妇在美国的中东政策上发挥着颇为关键的作用,一是库什纳本身的犹太人身份可以撬动或者更好的联系美国的犹太人团体,从而增进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另一方面,库什纳的犹太人的身份跟中东,特别是以色列的犹太人交往起来更加顺畅,这次迁馆又是派他们夫妇两个人去,某种程度上是表明了特朗普对以色列的战略承诺,即加强美以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优先考虑犹太人的利益,这是一种外交政策上的宣誓。

多维:之前一直有传言称伊万卡与库什纳夫妇在白宫失势了,这次两人在迁馆仪式上出现,是否有打破传闻的意思?

崔守军:伊万卡与库什纳是特朗普的女儿女婿,可以台前不那么的活跃,但是幕后仍然是特朗普中东政策制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角色。毕竟都是一家人,不在台面上“干活”了,但背地里的影响力还是在的。

从退出伊核协议到驻以色列大使迁至耶路撒冷,特朗普政府近期在中东地区动作不断,而以色列起到了“助攻”的作用。图为美国财长努钦在以色列外交部发表发表演讲(图源:VCG)

多维:另外很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的角色,内塔尼亚胡政府对特朗普的迁馆举动一直不吝赞赏,最近还明显加大了针对伊朗的动作。以色列有什么样的战略盘算?

崔守军:从以色列来讲,阿拉伯之春以后,2011年以来,其周边的战略环境得到比较大的改善,特别是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像原来沙特跟以色列关系很僵,现在已经成了类似盟友之间的关系。

而伊朗跟以色列之间的关系越走越僵,冲突越来越多,所以特朗普退出伊核协定,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以色列起到非常大的助攻作用,包括之前摩萨德特工秘密把伊朗的核档案运回以色列的国内,以及内塔尼亚胡政府在4月30号召开了电视新闻会议,公布确凿证据,称伊朗正在谋求核计划。这对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做出(退出伊核协议的)决策看起来是提供了一些证据上的支持。

所以以色列跟美国的关系可以说在特朗普上台以来达到了一种空前友好的极值,跟奥巴马时代是有非常大的不同的。对于以色列来讲,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又迁移大使馆,可以说叫“好上加好”,更容易让美国和以色列之间有更多的互动。

多维:但相信内塔尼亚胡政府也一定明白,以色列的这些动作显然会让中东地区不稳定的因素、动荡的可能性在加剧。这样的趋势对于以色列来说真的是有利的吗?

崔守军:以色列跟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已经大大的改善了,所以他现在真正的敌人就是伊朗。而伊朗现在腹背受敌,一是国内经济形势并不太好,二是从外交的角度上讲美国又单边退出伊核协议,所以以色列可能会有一种判断,觉得伊朗政权发生更迭的概率在增加。

多维:所以以色列政府抱有投机心理?

崔守军:我觉得是这样。伊朗政权一旦发生更迭,可能以色列跟伊朗的关系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僵,在经济等其他方面可能更有利于以色列的生存和发展。

多维:对于目前的中东局势,中国可以在其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崔守军:对中国来讲,伊朗核危机是一个重要的斡旋时机。作为当时参与伊核协议的几个大国之一,中国和俄罗斯肯定坚定拥护伊朗核协定继续存续下去。

另一方面,中国倡议“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之下,势必要加强对中东的资源投入,加强同中东国家的经济往来,所以我觉得中国可以利用伊朗核危机以及中东地区一系列的重大态势,加强对中东的外交斡旋。

多维:外界此前有一种说法,中国已经开始逐渐加强介入中东事务,比如一些表态或做法,还包括伊朗外长扎里夫刚刚在北京与中国外长王毅会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与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通电话等。你怎么看待中国外交上的这种趋势?

崔守军:中东地区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地带,中东地区的大国,像土耳其也好,伊朗也好,以色列也好,沙特也好,都是中国在中东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伙伴。所以在中东有可能动荡的时候,跟这些地区大国保持一种外交渠道上的畅通联系,有利于中国了解这些国家的想法,便于中国知道如何在这个地区就热点事物发挥更好的建设性作用,从而可以更好的满足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外交期望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