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生大闹越南骚乱 阮富仲未必会接受特朗普求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越南之外的势力正在摆脱暗流身份,进而借骚乱走上台前(图源:AFP)

华盛顿时间6月16日前后,一名叫阮英惟的美籍越南裔学生的命运让不少华府要人突然兴奋起来。此人系耶鲁大学出身,参与了6月10日的越南全国骚乱,不仅“全程转播”人员示威,还亲自跳上警车高呼推车砸车。此人惹眼的行动很快被越南警方盯住。在口头劝阻无效后,阮英惟便被防暴警察被当场拿下,他手机中“直播”的内容随后成为呈堂证供。

在证据面前,这个一度自称“出于兴趣围观了抗议游行,并没有政治诉求”的美国人在6月15日被提起公诉,他很有可能因“扰乱公共秩序罪”在越南接受3个月到两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一时间,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就有了不少希望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出面求情,设法让越南释放此人的声音。即便河内方面可能根本不会领情

南越政权仍蛰伏在美国,河内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图源:AFP)

目前,不少活动家尤其是耶鲁校友已主动串联了包括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库伯森(John Culberso)、墨菲(Chris Murphy)、洛文塔尔(Alan Lowenthal)等很多热心亚太“民主事务”的美国议员,希望他们能向美国驻越南大使馆、特朗普等人陈情,进而向越南当局施压放人。洛文塔尔还专门在15日找美国驻越南大使克里滕布林克(Daniel Kritenbrink)打电话。

至此,到6月14日已经基本告一段落的越南全国骚乱又突然节外生枝,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尽管特朗普此后是否会介入此间尚不得而知,但这个大闹越南的美国人已经成了吸引外界目光的新闻人物。

如就越南国内的现状来看,6月10日前后的全国大规模骚乱已经被定性为“颜色革命”、“流亡反动组织煽动”,越南方面想必不会对这个外国人轻易网开一面。加之阮英惟参与示威的确凿证据还是他本人出具的,这就让河内方面在美国压力下放人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小。

对分析人士来说,越南目前正对来自西方尤其是英美国家的“人权”指责十分不耐烦。

越南城乡的改善是该国几十年努力的结果,而非“人权”、“民主”之功(图源:VCG)

尽管越南方面为了平息2017年时赴德国强行抓捕通缉犯郑春青带来的负面效应,于6月7日秘密释放了涉嫌反政府组织“8406集团”的一名律师阮文台,使之流亡至德国法兰克福。但这个得到了美国使馆和华盛顿方面首肯的行为不足以让欧美国家放过越南当局。

随着部分欧美团体甚至把煽动2016年越南“死鱼事件”大规模民变的活动家,笔名“蘑菇妈妈”的阮玉如琼提名为2018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加之大批以美国为基地的反政府集团也加剧了对河内方面的活动。越共方面在愤怒之下,也开始继续做好应对冲击的准备。

有分析指出,由于越南国会已经通过了最新的《网络安全法》,该法律要求谷歌、脸书等公司将用户数据储存在越南国内,并在当地开设办事处。这种加强监管的做法就很容易让亲西方的自由派人士表示不安。

资料显示,6月10日骚乱发生时,在社交网络上进行串联和直播的一些活动人士甚至直接与《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等媒体交换情报。这意味着在胡志明市为中心的广大区域仍有可能在未来发生更多有西方新闻记者跟随的抗议活动。有过经验的河内当局想来也不会对此手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