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越南反华骚乱的秘密:反中国更要反越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持续两周的越南反华游行终于宣布结束。这并不是越南第一次出现反华活动,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14年5月13日至14日的越南排华暴动。当时暴动发生的背景是中越因“海洋石油981”深水油气田钻井平台一事引发了两国船只在海上对峙。从而导致了大连越南民众进行反华游行,引发了暴动,造成了6名中国人死亡,23名受重伤。在看似针对中国的反华游行背后,其最大的目标实际为越共。

此次6月11日至21日的反华游行虽然不及2014年严重,但其时长也持续近两周之久。就公开信息来看,并无中国人因此次游行而伤亡。那么,除了伤亡数的区别,这两次反华活动到底有什么异同之处?

越南此次爆发的反华游行波及全境(图源:AFP)

两次反华游行的异同

从目的来看,两次示威游行都是打着“反华”的旗号进行的。不过奇怪的是,越南官方对两次示威的定性并不相同。

对于2014年的排华暴动,越南官方媒体越通社2014年5月14日发表文章称,“有一些过激分子已拉拢部分工人在中国大陆、台湾等公司进行打砸大门、围墙和公司财产,影响到社会正常秩序。甚至有人还利用混乱情景抢劫财产” ,“呼吁工人保持克制,决不能听任坏人的挑唆”。

越通社的“坏人”一词便透出,造成当时暴动的真正原因并非中越“钻井平台”事件。由于台湾当局此前推行的“南进政策”,让不少中台资企业进驻越南。但由于中台企管理较为严格,越南工人又不满薪资,“钻井平台”事件又正巧爆发,故而才导致部分人借反中国在南海之名行反中资之实。

与2014年反华暴动不同,此次的反华示威并不是在中越产生矛盾的背景下爆发的,其导火线是越南十五届国会拟定通过的《网络安全法》和“允许外国投资者租用土地99年”的《特区法》。

越南《特区法》在2014年实行,规定经济区租赁的土地使用期限为50年,最长可延至70年。从这一次新颁布的条款来看,其针对的是各国投资者,并不单对中国。这一次的反华活动似乎与中国并无关联。

果不其然,就连越南政府也站了出来为中国澄清。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表示,此次反华活动是有人“煽动反对”法案,“利用民众爱国之心,从事分裂破坏活动”,必须惩处。

不少示威者高举着英文的标语,试图让西方反越共组织看到(图源:Reuters)

越南总理阮春福也称,“煽动群众过激情绪,阻碍执法”等行为已对民众的平安生活和越南的投资环境造成恶劣影响,他呼吁民众尤其是年轻人”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从两位越南领导人的话可以确信,此次反华示威游行背后的针对目标是针对越共政府的疏漏。而这也是2018年的反华游行与2014年的反华暴动最大的差异。

中国替越共背了锅

就目前的南海局势来看,局势已经逐步趋稳。中越在南海争端上的摩擦也较此前减少许多,中越高层更是在近年频繁往来,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回暖。所以,此次越南国内的反华活动的爆发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西方反越共势力利用中越纠纷搅动越南社会,打击越共,煽动民众的反国之举。

毕竟西方有着不少反越共的势力和组织,如越新党,该党在2014年时就曾煽动越南民众上街游行,还直接给他们发现金。除了越新组织外,西方还有上百个组织在网络上利用越南民众情绪对越共政权构成威胁。这也是越南国会想通过《网络安全法》限制越南互联网的原因。

再从此次游行的细节中看,不少游行队伍中出现了英文标语,很明显就是西方“组织”能够看到。越南政府更是抓获了一名美国裔的越南人。种种迹象表明此次反华示威活动与西方的反越共组织有着较大的关联。

不过归根究底,西方反对派能够如此轻易的挑动人民发起游行最终也是因为越共露出了把柄。多维此前在《扫描越南全境骚乱:经济陷入僵局 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一文分析指出,该国的贸易逆差和楼市泡沫等传统问题一直存在。

其银行坏账危机与公共债务风险的风险也在逐渐加剧,造成了经济僵局。再加上,越共党内凝聚力涣散,其出台的《特区法》也只是党内斗争的产物之一,这也就让西方的反对势力有了可乘之机,更是让中国在此次反华游行中为越共背了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