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访谈:相比贸易战 美国更需要精神上自我拯救

撰写:
撰写:

距离美国向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日期越来越近,特朗普甚至对媒体表示要将征税范围扩大至5,000亿美元的规模。在贸易战似乎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成了舆论关注的热门话题。

多维新闻记者日前采访了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科贝尔国际关系学院终身职正教授、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赵穗生。赵穗生表示,美国多年来实施的对华接触政策的核心目标是要改变中国,让中国融入自由主义价值指导的世界秩序。但近些年来美国自身出现了很多问题,不再保有道义制高点,失去了改变中国的能力。他认为美国在对华关系的问题上不应放弃原本的价值取向。

多维:美国自从同中国建交以来,一直对中国秉持“接触政策”,其核心目的是希望改变中国。但近年来“接触政策”在美国国内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

赵穗生:这个,我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就是说美国的外交,一般通常是有战略上的目的、经济上的目的,还有价值观的目的,这三个方面的目的。

多维:往往是三位一体的。

赵穗生:对,而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后几乎把经济目的放在第一位,这个战略目标也偶尔考虑,价值观念完全放弃,所以在外交目标格局变化的情况之下,他跟朝鲜和中国接触,出现了很多变化,刚才你说这样的变化,就是说在朝鲜问题上,人权问题和专制政权问题,他现在就不在乎,他在乎的就是他的战略目标,所谓战略目标就是弃核。只要达到这个战略目标,他很大程度上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

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他可以跟一个专制政权保持良好的关系,甚至于只要把核武器问题解决了,我可以给你很多经济援助,我可以让你很繁荣富强。所以他在外交政策上完全放弃了美国所谓的moral high ground(道义制高点),他不在乎道义制高点,只在乎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美国对)朝鲜的处理模式就完全发生了变化。

返回来讲到跟中国接触政策上也是同样如此,美国的接触政策最初在很大程度上是想改变中国的。尼克松(Richard Nixon)当年所说的就是,这个世界不可能处于安全状态——如果中国不加以改变。所以他要改变中国,要让中国接受美国的价值观念,中国现代化过程当中融入美国所主导的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他们基本上都是这样一种观念。

这40年来中国有很大变化,的的确确有很大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很多问题上接受了美国的一些观念。尤其是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在很多程度上接受了美国这样的观念。(中国)自身的开放也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融入这样一些(国际)主流的东西。

但是基本的,比如说一党制,对于社会的控制,中国富国强兵的国家利益,跟美国那些年所追求的一些改变中国的目标还不是完全相适应,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中美关系出现问题(与前述所说)是有关联的。

现在特朗普上台以后很多人就说,在这种背景之下特朗普就和中国相对抗了,其实我觉得并不是如此,因为他不想再改变中国了,特朗普上台以后他就不想(了)。是不是继续按照美国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念来改变中国,这样一个目标,在“9•11”以后,在很大程度美国就在逐渐地放弃,不是他有意放弃,而是没有能力再按照他这种自由主义价值观来改变中国,因为美国本身他就出现了很多问题

赵穗生认为美国不应放弃“改变中国”的价值追求(图源:多维记者/摄)

赵穗生:在“9•11”以前(美国)可以这么讲:美国在历史的正确一方面,中国在历史的错误一方面,美国要把中国弄到正确的一方面。“9•11”以后美国很难再说这种话了。

多维:那时候大家都相信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提出的《历史的终结》。

赵穗生:对,自由主义,但是“9•11”以后美国把非常有利的这样的一种局面搞砸了,小布什(George W. Bush)把它搞砸了。

小布什在“9•11”以后一个方面是反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维护美国霸权,维护美国的霸权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搞了很多单边主义的东西。为了达到单边主义的目标,他做了很多跟美国的自由主义相背离的东西,比如虐俘事件诸如此类的,对一些国家人权的问题不予关注,跟一些专制政权打交道,只要能达到维护美国霸权地位,或者达到他所谓的反恐目标,他什么都可以做。为了达到目标而不择手段,这在美国外交史上、美国历史上是很少出现过的状况。

所以这种状况的代价是什么?它(美国)就失去了道义制高点去改变中国,去改变世界,按照自由主义的观念来改变世界,所以是赤裸裸地维护美国霸权,赤裸裸地维护美国价值观念。但这种情况下,我刚才说了是不是(与)中国一定对抗呢?其实我觉得对抗有很多相互竞争,在经济利益上的竞争、在战略意义上的竞争加强了,但是在改变中国方面这方面的价值观上的东西,实际上是在削弱,所以美国在这个过程中仍然和中国接触,所谓接触中国,但是他接触是美国的利益,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和战略意义,而不要改变中国。

所以我在美国或者跟我的一些同事(交流),我的观点就是,这是错误的观点,美国仍然要坚持自己价值观念,美国在自己国内,现在美国国内的民主制度,英文叫disfunctional democracy(民主失灵),就是完全一种失灵的民主制度,这个状况对美国本身是一个很大的杀伤力,美国国内很多问题都得不到有效的解决,跟这个很有关系。

现在特朗普之所以能上台,我说个笑话,美国这两极斗得太激烈了,谁也接受不了谁,然后就选出一个来摧毁这个制度的Evil(恶魔),特朗普就是一个Evil,来摧毁这个制度。所以美国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给办好,办好也就是说重新恢复美国的道德制高点,重新坚持美国的价值观念。

但是这里面并不简单要改变中国,把中国改变得像美国一样,但是中国人民也想要自由、民主,包括幸福、安全,这些都包括在里面,所以美国还需要跟中国合作,美国自己要往这个方面走,也要帮助,如果中国人民要走这方面道路,我觉得中国最终还是要走这个道路的,还是要跟中国人民在一起走上这条道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