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富仲中秋失战友 陈大光逝世揭开越南政治规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9月21日,越南尤其是河内各界人士经历了难忘的一天:他们一早就收到了国家主席陈大光签发的中秋贺信,进入了假日状态,到了午饭时分,新闻就显示19日时还能接见各国来宾的主席已在河内最先进的108军医院里“身患重病,医治无效”去世了,其职务现由原副主席邓氏玉盛代理。中国外交部也已在第一时间致哀,称“陈大光同志是越南党和国家杰出的领导人,为越南国家发展和革新开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为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作出了重要贡献”。

对不熟悉越南消息的人而言,陈大光毫无征兆的去世太过突然。这使得该国内外尤其是西方世界开始就其死因七嘴八舌起来。来自《越南快讯》的“未知病毒”说和来自《青年报》的“恶性血液癌变”说正在展开激烈交锋,前者略占上风。而越南自媒体传出的消息则暗示其死因可能是“脊髓炎”。

但对分析人士来说,陈大光的健康状况不佳可能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他在2017年后已不止一次因此“淡出外界视线”,被欧美媒体怀疑“下野”。

考虑到越南一直有把国家高级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设为国家机密的制度,陈大光的逝世也成了这个经常被越南各界所非议的潜规则的有力注脚:人死之后,部分细节总算也能解密。而陈大光之后留下的政治空间及填补方式,也成了外界窥探河内及越共制度走向的一个重要机会。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的突然逝世,让外界再次把目光集中到越南身上(图源:VCG)

坚守到最后一刻的秘密

在越南的政治谱系中,相对于一直推行“反腐”、“党纪”,以“火炉”著称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以及事必躬亲,目前正在积极推进政府电子政务工作的总理阮春福,国家主席陈大光就显得不那么突出。

在越南的新闻节目中,这位国家元首几乎每个月都会出面,但他的存在感仍旧不高。这使得陈大光的突然逝世虽然让越南各界大为惊诧。幸而伴随着副主席邓氏玉盛临时担任代主席,越南政界即将在10月中旬的第十四届国会第六次会议后顺利进入下一个政治周期。他的去世,也让外界解决了近一年来有关其处境的一大争议,即陈大光在2017年夏秋之交的短暂消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阮富仲为首的越共高层自2017年上半年开始大规模的反腐进程之后,越南官场随即传闻四起、人人自危。主管经济的阮春福、主管党务的阮富仲和曾经主管安全的陈大光更因其分工,被视为“反腐三巨头”。

北京的悼词已经充分证明了陈大光(左)的历史地位(图源:VCG)

在越南自媒体中,前任公安部部长陈大光与现任部长苏林一直都是各种传闻与谣言的中心。

胡志明市原市委书记丁罗升被调职、岘港市原市委书记阮春英被查办后,“查办公安部”、“追究陈大光”也成为一种流行风潮。加之陈大光在岘港一案事发后也很少出现在媒体中,这就让很多观察家怀疑这位国家主席是不是已经被“控制”了。

但是,陈大光还是在2017年的岘港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期间传递了自己能“正常工作”的信号。

这种局面如与与他2017年夏季后在照片中的“明显消瘦”形成对照,外界就应该推导出另一种可能性,即陈大光抱病已久,但碍于主席身份,难以远离政务展开治疗,加之越南方面一直将领导健康问题视为“国家机密”,这就让在任上去世的陈大光也算身体力行的保守了组织的秘密。

主席去世展露河内政治生态

外界对于陈大光的去世更多的还是对越南官场的好奇,对越南政治环境的不了解,以及一点阴谋论的作祟。这点就很容易让人回想起3年前岘港前市委书记,越共中央内政部长阮伯清的去世。

2014年时,以打黑反腐出名的阮伯清突然身患类似白血病的症状,越南各界随即怀疑他可能是被人下毒。为此,负责越共高层健康的“越共中央干部保健委员会”不得不专门出面辟谣,强调阮伯清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这种癌症本身“诱因不明”。而今,死因未公布的陈大光也满足了外界的猎奇欲望。

分析认为,阮富仲、阮春福等人在岘港APEC结束后对越南政府的改造进程正在逐渐向外界展示河内真正的实权人士。陈大光的去世可能让会外界能更清晰的看到这一点。

正如很多观察家所预料的那样,自从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主任陈国旺在致辞中强调阮富仲“总书记是全党干部和党员的光辉楷模”后,“阮核心”的聚合进程就已经越来越明显。

此后,随着阮富仲分别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5月一手力主补选四名负责反贪和党建的官员改选进入越共十三大书记处,这意味着尽管河内的权威可能还难以轻易干预地方,但在中央的具体事务安排上,阮富仲大权在握就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阮富仲长达一年多的反腐行动之后,越南的社会环境已经有了明显改善

目前,越南反腐大案的调查还在继续。也就在9月中旬,岘港阮春英案的重要线人,外号“铝武”的岘港商人潘文英武又提供了新的证据,其线索似乎指向胡志明市的丁罗升案。这种窝案之间纠缠的现象让越南的“反腐”进程暂时放慢。而越南的另一个重要核心,即经济建设工作的班底就逐渐浮上水面了。

就当前局面来看,越南总理阮春福可能正在扮演阮晋勇之后第二个管控经济、建设领域的重要角色。尽管阮春福并不像阮晋勇那样强势,但他无疑是越南反腐、改制期间深入基层最多的高层领导人。

在2017年12月,伴随着阮春福亲自前往越南南方多个省份,代表中央干预高速公路收费过多问题,进而暂时平复了当地民怨,这位曾被简单视为“阮晋勇的亲信”的越共技术官僚也开始充分展示他经济学出身的专长。而阮春福在2018年6月前往西贡守添新区解决民意纠纷的行动,更让外界发现这位经济官员在民间的威信也相当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8年内相对平稳的越南社会环境和高层分工让陈大光的逝世很快就变得只具备新闻价值。在越南广布线人的BBC也称“陈大光的去世其实毫无影响”。

从数据层面看,越南2017年和2018年前5个月的社会经济都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越南基层也在阮富仲2017年掀起的反腐斗争中提高了凝聚性,社会各界对中央“打老虎也打苍蝇”的态度也比较满意。尽管在6月的骚乱中,基层官僚、军人乃至金融、地产业等利益集团的矛盾在“革新开放”的风潮中再次沉渣泛起,越共党内的“自我演变”、“自我转化”等现象也仍然存在,河内还要继续革新和构建精简高效的政治体制。但越共和越南政府也已走上了正轨。从这里看去,阮富仲和他的幕僚们需要做的也就一目了然起来:埋葬逝者,然后继续前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