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深度观察:朝鲜签署终战宣言的前提是全面去核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朝鲜,并在平壤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第三次朝韩首脑峰会,2018年9月19日,朝韩共同发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双方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实现和解与合作,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结束访问回到首尔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此次《平壤宣言》实际意味着两国结束军事战争状态,期待年底能够达成终战宣言。对此次韩国总统访问朝鲜,多维新闻采访了延边大学朝鲜半岛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所所长金强一教授。

2018年9月19日,朝韩领导人金正恩(右)与文在寅(左)共同发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图源:路透社)

多维:金教授您如此评价这次朝韩首脑第三次峰会所达成的相关共识?

金强一:《平壤宣言》应该说是超出了大家的期待,一方面不仅是在核问题上有一定的进展,而且从政治、军事和经济各方全面都有进展。也能看出金正恩在核问题上是妥协了的。朝鲜整个的政策转向经济建设的趋势也是非常积极的。不过这次《平壤宣言》我有一个判断,它只是一种冻核的框架,而不是弃核的框架。冻核和弃核计划是有区别的,冻结核计划即朝鲜宣布拆除宁边核设施和导弹发射场,这只说明朝鲜以后不会再发展核武器了,但是对于以前所发展的核武器该如何处置并没有在此次《平壤宣言》中体现,所以这个问题只能留给美朝之间去谈了。因此,未来美朝会谈任务会很繁重。

多维:在这次朝韩首脑峰会当中所达成的共识中,除了在核问题这上面有新的进展,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有新的进展,您如何看待两国在这方面达成的共识?

金强一:在这一次《平壤宣言》中,在军事层面韩国总统文在寅说是已经达到了终战协定的水平,但是我认为文在寅是不是过早谈论这个问题,所谓达到终战的水平,并非一个因素能决定的,如同核问题一样,如果以后的谈判中,美国和朝鲜谈不拢的话,也有可能回到原点,这是需要冷静注意的。在我看来,终战的核心问题依然是核问题。也就是说无论是经济合作还是军事互信,朝鲜和韩国的合作不是如何合作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合作的问题。例如联合国的制裁如果不解除,这些合作都只是空谈,而解决制裁与否的核心,就是核问题解决与否。

多维:通过观察,各方都认为彻底解决朝核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如果无法快速解决朝核问题,您认为今年2018年年底能否如同韩国总统文在寅所期望的达成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金强一:终战宣言说到底还是需要看美国的角度,也就是说美国能不能答应的问题。文在寅说今年年末要实现终战宣,最关键的是韩国及各方必须说服美国,不过美国此时有很大的忧虑,如果终战宣言都达成了,而以后核问题处于一种交织状态解决不清楚的话,对朝鲜有利反而对美国不利,比如说终战协定签订后,美国在半岛的武力牌就大大地削弱了。另外还有美韩军事演习的问题,美韩每年的军事演习这都可以被认为违犯终止终战协定的行为,这样就会导致美韩同盟被削弱,它们之间互动也被限制,这些都是美国方面顾虑的。

韩国如何说服美国答应,关键的问题就是美国是否认为朝鲜的无核化的行动是实质性的,如果是,我看终战协定是完全可能的,但是的年内会不会有这种重大的进展,还有待观察。

多维:您觉得现在美国所谓的去核化实质性进展是什么?为什么国际社会对此次朝韩会谈后的普遍态度是谨慎乐观,但又存忧虑呢?

金强一:我观察看来,美国认为的实质性不是朝鲜废弃核设施,这并不重要,美国最关切的是朝鲜所有的核清单,并且需要在国际社会监督下接受核查与销毁,这才是美国关切的朝鲜应该做的去核措施。但是朝鲜方面好像把拆除宁边核导弹试验基地,不再进行核试验当成去核化的实质进展。这样的理解是有偏差的。

而国际社会的忧虑,正式因为朝鲜目前依然处于可选择的状态,也就是说,以往的经历让国际社会认为,朝鲜也许还会反悔。这会让社会感到不安。不过在我看来,金正恩和金正日有很大的不同点,金正恩思想比较开放,也比较务实。我是相信金正恩已经坚定了发展经济的决心,而他越发展经济和关注经济建设的话,就越有可能弃核。

但无论事态如何发展,都不能否定当下朝鲜半岛局势转变的积极意义。

多维:关于朝鲜半岛核问题最终和解的问题,和中国也有关系,此次韩国和朝鲜在半岛问题上最终和解是否意味着中国在朝鲜半岛发挥作用的角色开始发生转换。是否会意味着积极主导影响朝鲜的阶段结束了,换句话说,中国即将面对的是如何影响一个朝韩和解后融合的半岛问题?

金强一:答案是肯定的,从大的角度来讲,可能会出现中国和朝鲜半岛全面合作的一种新的历史时期,简单设想一下,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彼此开放,朝鲜与中国东北可以形成巨大的经济走廊,而且一旦开启,形成经济走廊的速度会非常快。

过去中国总是从地缘政治,政治体制各种关系的角度强调中国对朝鲜的主导,这个想法相对狭隘,而换一个角度,如果中国利用这次契机,去面对一个新的朝鲜半岛时期,比如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关系可以作为一个机轴来主导整个东北亚的局势?如果中国和朝鲜半岛的能形成一种稳定的轴心,东北亚整个经济合作也是可能的。我通常是以主导型大国的概念来描述它,中国至少应该成为一个区域的主导型大国。

记者:关于这一次朝鲜半岛出现了新的转机之后,朝韩练过在经济合作上也有很大突破。韩国总统文在寅这次访问朝鲜,团队中包括SK、三星和现代等大量的国际企业的财团,这也是韩国寻究与朝鲜扩大经贸往来合作。您认为在在朝韩两国关系缓和且加强经贸往来后,中国与朝鲜的经贸利益是否存在挑战?同时中国、美国、韩国这三个国家该如何共同与朝鲜开展经贸合作?他们各自都发挥什么样的优势?

金强一:这个问题我这样理解,朝韩的扩大经贸合作对于中朝贸易合作来说算不上是不挑战,原因是现在中国和朝鲜一年的贸易额也就60多亿美元,就这个规模远远对于中国和很多国家的贸易额。中国与朝鲜有1300公里的边界线,这还远远不够,目前,中国和朝鲜有很多可以合作的空间。针对这次文在寅的朝鲜之行,能看出韩国和朝鲜的经济合作意愿,对于与中国来说,与其说是挑战,倒不如说是合作机会。这样各方都能在与朝鲜的合作中,发挥相应的优势:

中国有东三省的优势,东三省和朝鲜半岛接壤,如果朝鲜半岛局势缓和且能各方达成合作,中国的东三省和整个朝鲜半岛就可以形成经济带。中国可以在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发挥作用,同时中国的资本也可以进入合作领域。

韩国和朝鲜语言相通,在科技制造业上也有相应的优势,这是韩国可以加强在朝鲜与中朝合作的。

美国虽然从地缘经济的角度,美朝经济合作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朝鲜与美国关系修好,也许在金融方面或者服务行业方面,两国可以进行广泛合作。

观察朝鲜的优势,它在经济发展上,几乎是一张白纸,发展起点较低,但也就意味着有很大发展空间。另外朝鲜从地理的位置在东北亚可以辐射中国、日本、俄罗斯,因此区位价值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更需要中国在东北亚这一区域成为主导型的大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