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为孟晚舟被抓看美国极右翼势力的恐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截至当地时间12月8日晚些时候,面对加拿大继续扣留中国科技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和副董事长孟晚舟一案,尽管加方仍未在听证会后马上给出答复,北京方面就已拿出最新表态,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紧急约见了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直指加方扣人“于法不顾,于理不合,于情不容”。

此前,加拿大警方曾在美国政府的要求下,于12月1日中美元首阿根廷习特会当天,秘密过境加拿大,在温哥华转机的中国公民孟晚舟,为接下来的贸易谈判增加了几分不确定性。美国此举负面影响远不止如此,因为它背后反映了美国极右翼势力面临中国经济和技术持续崛起时应对手法的粗暴和恐怖。

这次下令拘留孟晚舟,应该是特朗普政府内部长期策划的结果。作为中国最有全球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华为近来一直处于中美贸易战的风口浪尖。自2012年美国众议院的一份报告将华为列为潜在国家安全威胁以后,华为就成了美国长期以来严格审查的对象。随后美国政府带头弃用华为电信设备,担心遭中国政府窃听。华为随之转变市场策略,减少了在美国的相关业务推广与合作。但即便如此,美国也不放过华为。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就开始劝说加拿大、英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等国弃用华为设备,认为其中有网络安全风险,进而会升级为国家安全危机。尤其是美国军事基地所在的国家,美国要求弃用华为的声音更强烈。据了解,美国国防部在国内有专属的卫星及电讯网络,但在国外的军事基地,很多都使用承包的商业网络。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甚至承诺,如果这些国家弃用华为,美国可以增加对它们购买其他国家通讯设备方面的补贴。

中国国内很多声音认为,特朗普讲究务实,商人色彩浓厚,不太讲究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所以只要贸易谈判顺利,中美基本上就关系没有大的问题。但从两年来美国在国内和全球范围内对华为的打压姿态和封杀行动来看,特朗普还是很容易受极右翼势力的利益左右。

2016年美国大选共和党的党纲强调英语的纯洁性和能源自主性等主张,都满足了各种利益集团的诉求。如果没有极右翼保守势力的支持,特朗普根本不可能积累党内支持并顺利当选总统。上台后,特朗普一边和中国打贸易战,一边又在科技领域开辟新的战场,符合绝大多数美国政治精英和背后游说财团的诉求和利益。

虽然特朗普是政治素人,但美国右翼势力借他上台执政逐渐走向了极端,这也是冷战结束之后,或者小布什新保守主义之后,美国右翼化的又一个高峰。加上和民粹主义的合流,美国右翼势力愈发在政治上激进,甚至成为极右翼。

美国右翼势力和美国军方、军工、情报、石油以及游说财团关系紧密。特朗普选人用人以及他极端言行所表达的政治理念,其实并非特朗普的个人想法,而是右翼势力推动的结果。比如,特朗普采纳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建议,提拔蓬佩奥(Mike Pompeo)担任国务卿,背后有石油巨头科赫兄弟(Koch Brothers)的影响。彭斯和蓬佩奥已经被科赫兄弟这一大金主影响。

科赫兄弟和特朗普都曾是2010年极端右翼保守运动“茶党运动”的资助者。这些金融财团大多坚持反对共产主义的冷战立场,主张用暴力和霸道的方式对抗中国的扩张。在他们看来,美国保守政府以及民主党阵营已经被中共渗透,面临中共的窃听。这起初是他们舆论引导下的国内政治共识,后来进而霸道地要求盟邦也要听从他们的要求,应对所谓的“红色渗透和威胁”。

而通过拘押华为负责人的这种粗暴手法来调查华为,完全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这种歇斯底里的围剿反映了美国右翼的不自信和恐惧感。当然,这是他们借特朗普执政维护全球霸权的最后一次时机。当前他们推动开打的贸易战只是一个方面。他们真正害怕的是中国在战略上对美国产业霸主地位的挑战,这尤其体现在新科技、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等领域。

特朗普为了让自己国内执政更加平顺,以及为了他2020年的连任,他只会更加满足右翼势力的诉求。为此,他完全可以借助和中俄的对抗,夸大外部威胁,缓解内部执政和连任的压力。

有鉴于此,中国今后需要更加警惕美国右翼势力的崛起,尤其是整个西方右翼思潮的兴起。当下正值中国推动改革进程的关键时期,美国右翼借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特朗普执政等因素,再次以冷战和意识形态歧视性思维同中国对抗,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压中国的战略崛起,搅乱中国的改革进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