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习近平莫迪四次会晤没能解决的难题

撰写:
撰写:

中印陆军联合反恐训练正在进行(图源:VCG)

中印陆上联合军演12月10日至23日在中国成都举行,这是洞朗对峙以来中印两军进行的首次联合军演,被认为是中印两国关系持续好转的标志。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还将于12月21日至24日访问印度并同印度外长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共同主持中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首次会议。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军演的规模非常小,两百余人只是连队级别的建制。该演练始于2007年,此次恢复演习仅仅是恢复到了2007年的程度,远不如军演中断之前2016年的水平。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印关系的改善水平非常低。

洞朗对峙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第一次会晤是在2017年9月中国厦门金砖领导人峰会,当时两位领导人会晤1个多小时,超出会晤前印度官员计划的30分钟。莫迪在中国微博上发文称:“跟习近平主席会见,对于印中双边关系的发展进行了富有成效的讨论。”

进入2018年伴随着中印关系持续改善,习近平莫迪会晤四次。

第一次是2018年4月末习近平同莫迪在中国武汉进行会晤。莫迪称这种坦诚的气氛是富有成效的。

第二次是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期间,习近平与莫迪举行会晤。

第三次是2018年7月,习近平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会见莫迪。莫迪谈到,他同习近平3个月内3次会面,充分体现出印中关系的高水平。

第四次是前不久11月30日G20峰会期间。莫迪会晤习近平说“我愿同习近平共同努力,将印中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

中印领导人高频度的会晤导致一直观察中印关系的分析人士大多对中印关系的改善前景抱有乐观的态势。一方面莫迪在大选之前急需要改善中印关系来摆脱在野党的攻击。另一方面中国在中美博弈日趋复杂的背景下急需要稳定住印度这个极具挑战性的邻居。

然而中印低烈度的军事演习亦表明,中印关系远非想想中那么简单。习近平莫迪2018年四次会晤仍然不能解决中印关系如何稳定这一根本难题。中印关系目前仅仅维持在消除热战风险的程度,远未达到互信程度提高的地步。

洞朗对峙后中印军队首次面对面(图源:VCG)

印度国内的反华氛围仍然非常浓厚。印度对于中国“一带一路”仍然抱有警惕,对于中国在南亚以及印度洋的活动仍然抱有戒心。这是两国战略利益的竞争,不会短期内就消散。

印度本身参与中俄印三方机制以及美日印三方机制,这使得印度处于大国战略的核心地位。印度希望改善同中国的关系,原因在于它不希望偏向美日印一边导致战略失衡。印度寄希望于通过独立自主的政策超脱于大国竞争并获得实际的利益。

中印关系目前的改善对印度来说更大程度上是策略,而不是战略选择。印度无法短时间内就适应“一带一路”倡议对印度形成的地缘政治冲击。这从印度拒绝参与“一带一路”国际高峰合作论坛就可以看出。从印度加速对马尔代夫、斯里兰卡政治外交投入也可以看出。

从全球战略来说,印度是新兴国家的重要一员,北京希望中印可以携手改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从周边外交来看,印度是必须好好相处的邻国。中国周边的外交安全风险主要来自于美国带来的挑战。中国正在集中精力应对美国,在这个过程中北京不希望中印关系出现波折。因此稳住印度是北京的第一要务。

但这种程度仅限于稳住,当中国的国家实力综合国力已经远超印度时,中印关系的球在印度一边。印度的对华反感情绪如何化解仍是重大挑战。北京深知中印关系的脆弱性,并不寄希望于印度立刻扭转姿态。只要中印关系不出现热战风险,只要两国在国际社会没有出现对抗的矛头,就是好的局面。

只要中国的战略能够有一个稳定的推进环境,中国能够稳步崛起,中印关系的症结和矛盾会迎刃而解。现阶段中印消除热战风险后,互信水平的提升需要时间。

印度对中国仍然在观望,对自身的定位仍然是中俄印与美日印的核心。这种定位是中美关系没有发生质变的前提下做出的。未来一旦中美博弈出现势变,印度对自身的战略定位和对中国的认识会出现新的变化。

而中国崛起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的,国际格局的变迁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因此中印关系或将长期处于只能管控基本矛盾而无法提升互信的时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