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朝同时斥为 “修正主义” 中国颠覆了什么

撰写:
撰写:

辞旧迎新之际,中美贸易战仍在一个短暂的休战期,双方决定在2019年3月之前达成贸易协议,否则相互威胁的贸易关税将再度升级。

在全球政治多极化的趋势下,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其实是东西方之间、各大经济体之间、各国之间对当今国际秩序不同看法和矛盾的体现。美国明确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同时,实际上表现出的是对中国挑战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担忧。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全球格局的博弈中,“修正主义”的概念再次开始被使用。

中美贸易战暂时休战,而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已经发生转变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7年底的官方政策文件《国家安全战略》中提到,当前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就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修正主义力量。在随之而来的另一份官方文件《国防战略报告》中,则再次重申,美国繁荣与安全面临的核心挑战是重新出现的,与修正主义国家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而这指的正是中国和俄罗斯。

自美国以“修正主义”抨击中国的同时,中国的学界和舆论界也开始用“修正主义”来反击。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就在年初发表社评,称美国才是真正的“修正主义”国家。

有趣的是,在近两年另一个批评中国“修正主义”的国家,其实是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朝鲜。朝鲜媒体在2016年一度指责“中国已经全面复辟了资本主义,中修社会帝国主义正对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进行疯狂的掠夺和剥削”。

美国眼中朝鲜是“流氓国家”,朝鲜则称美国是“反人类”的“魔鬼帝国”。美国、朝鲜两个意识形态如此南辕北辙的国家,都批评中国是“修正主义”势力,令人困惑。

中国真的是“修正主义”国家吗?为什么美国、朝鲜都以此来抨击中国?为什么这个概念在今天的国际政治之中重新出现了呢?

中朝关系曾经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恶化,朝鲜批中国为“修正主义” (图源:Reuters)

中国究竟在“修正”什么?

显然,美国的“修正主义”和朝鲜的“修正主义”是在完全不同的语境下完全不同的含义。

在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指出,美国的竞争对手正在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和美国展开竞争,并利用技术和信息加速这些竞争,以使地区权力平衡向有利于它们的方向转变。美国认为,这些从根本上是赞成“压制性制度”和赞成“自由社会”的人民之间的政治斗争。

而美国最新的《国防战略报告》则阐述道,中国和俄罗斯希望塑造一个符合其威权模式的世界,获得对其他国家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的否决权。

美国称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显然是认为中国对当前以西方的“自由世界”为主流的世界格局和秩序是一种挑战,而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可能会令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威胁,认为中国在试图“修正”当前的国际秩序。

而朝鲜口中的“修正主义”则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在历史上,“修正主义”在社会主义运动中,被赋予了背离马克思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道路,主张和平变革资本主义的思想、主张和路线的含义。这种含义后来又增加了“修正”社会主义国家政体制度的内涵。简单来说,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帜,实际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就是朝鲜所说的“修正主义”。

修正主义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包括中国抨击苏联所使用的概念 (图源:VCG)

在20世纪60年代,中共曾批判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改革后的苏共是现代修正主义,就连苏联解体亦被中国看成是苏联经过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统治之后,最终落得资本主义复辟的下场。中国改革开放后遭到朝鲜“修正主义”的批评,实际上是朝鲜指责中国“背弃”马克思主义道路,认为中国“修正”了社会主义国家本该坚持的制度。

可见美朝给中国贴上的“修正主义”标签,出发点不同、含义不同、背景和目的则更加不同,而两者指责中国“修正”的主体,也根本不一样。对美朝两国,中国是怎样的“修正主义”并不重要,但是扣上这个帽子、制造负面的舆论,可能才是二者在当时相似的内政或外交上的需要。恰好“修正主义”这个词对于变革发展之中的中国似乎可以信手拈来地指责,于是形成了这样的乱象。

被滥用的“修正主义”

实际上,不止中国被贴上这个标签,苏联、朝鲜、南斯拉夫以及东欧剧变前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曾经在相互的指责中被斥为“修正主义”国家,而当美国将中俄重新贴上“修正主义”标签,这一概念的使用则更显混乱,可见国家之间为相互批判而对“修正主义”的滥用相当严重。

上世纪90年代的中苏和解之后,中共官方就不再使用“修正主义”这一概念,可见中国已经认为在意识形态上的相互抨击在当下已经没有意义,希望用更务实的方式看待自身和世界的发展。

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会见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之后,中国官方就很少使用“修正主义”一词了 (图源:AFP)

而在西方,如果追溯到“修正主义”一词真正的根源,其实是在早期的现实主义理论著作中。现实主义的重要奠基人卡尔(Edward Carr)在1939年的《二十年危机:1919 - 1939》中,将国家分为“满意的国家”(satisfied Powers) 和“不满意的国家”(dissatisfied Powers),,指出前者致力于维护现状,而后者则要建立一个“适者生存”的新秩序。

“不满意国家”的含义经过演变,成为 “革命性国家”的概念,而后一些学者提出了 “修正主义”国家的概念,但是其核心一直是对秩序的“改变”。“修正主义”一词之所以听来充满了负面含义甚至是邪恶的性质,实际上是因为西方学者基于欧洲近代历史,认为发生战争和动荡的原因是一些国家不惜以武力改变或推翻现存秩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但是,我们要问,任何不满意现状的力量都是邪恶的吗?任何希望改变旧秩序的努力都是错误的吗?对任何规则的“修正”,都能被套入西方学者“修正主义”的概念里吗?

现在,似乎任何正在崛起和提出改革的国家,都可能被贴上“修正主义”的标签,因为“修正主义”在历史中不同的概念,以及国家之间对该概念的滥用,又让人们难以辨别其真正的含义。

实际上,正在崛起的国家并不一定符合修正主义的定义,而对国际秩序某种程度上的“修正”不一定是坏事。当中国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其含义和目的和西方所谓的不惜以武力推翻现存秩序的“修正主义”更是南辕北辙的。

从这一点可以看到,“修正主义”从来都是一个工具、一个壳子,在需要对其他国家,特别是敌对势力进行攻击时,似乎总能派上用场。而抛开“修正主义”的标签,国际秩序甚至国家制度中永远有需要改革的实际问题,世界格局本身也不可能一成不变,当摘下这个“主义”的有色眼镜,人们可能更能看清改革的必要和意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