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世界银行行长辞职:特朗普削弱美国全球影响力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月7日晚些时候,当欧美观察家仍津津乐道中美在北京的对话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北京之行时,一则来自华盛顿的消息开始让产经人士感到惊讶:原定在2022年卸任的现任世界银行行长(又称世界银行集团总裁),韩裔美国人金墉突然宣布辞职。

目前,世界银行内部消息人士已尽力强调“金墉是主动离职,不是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逼退”之际,外界不免对此哑然失笑:此举已经显示出了某种“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幽默感。

特朗普当局和世界银行在经济全球化等理念上的立场是背道而驰的。在金墉明确了自己下一家公司“发展中经济体基础设施投资”的业务范围后,这种讽刺意味更为突出:就在金墉卸任卸任前的一个月,华盛顿方面甚至指责他领导世界银行对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展开帮助,进而“助长美国的对手的声势,削弱美国利益,尤其是安全利益”。

目前,美国在世界银行仍拥有占据支配地位的投票权。但美国“世袭”该机构的局面可能已经因其反全球化行为而动摇了。在西方惊呼“美国可以公然主宰世行的日子也许行将结束”之际,金墉离开后的世界银行可能也会进一步削弱美国对全球经济、金融架构的影响力。

作为奥巴马钦点的世行首脑,金墉不受特朗普待见是理所当然的,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图源:VCG)

敢于和美国说不的组织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一直在努力抹消一切带有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印记的产物。奥巴马亲自提名的世界银行集团首脑金墉也在这一范围之内。对建政之初就宣布要重振美国煤炭业,支持煤电产业的特朗普当局来说,极力推动全球绿色能源项目融资计划的金墉自然是和他悖逆的。

对分析人士来说,世界银行这一从1944年7月开始建立的单位见证了美国在二战之后对世界经济的掌控。由于美国是世界银行的最大股东,拥有15.85%的投票权,而该组织又决定“任何重要决议时必须要有85%的同意票才能通过”。这使得世界银行的领袖传统上由美国政府提名的美国人担任,美国也拥有唯一否决权。

可到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在这一组织中的表现就与其身份不相称了。反感该组织全球化色彩的特朗普当局从2017年开始就对其屡屡横加指责,进而尝试削减投入。不过,美国财政部还是在2017年支持世界银行增资130亿美元。

金墉(左)在任期间,经常前往中国参会,会晤包括中国总理李克强(右)在内的很多要人(图源:Getty)

到2018年,美国发动全球贸易战后,特朗普和世界银行之间的矛盾似乎进一步激化了。

必须承认,作为美国主导的机构,世界银行集团在“中美贸易战”等问题上的态度对北京仍有些不满。

譬如在2018年12月中旬的“中国经济简报”中,该机构就批评中国存在“技术转让和投资条件不对等”等问题,建议中方“消除知识产权政策法律的模糊性、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执法”。但这种程度的批判不能满足华盛顿政要的胃口。

也就在2018年12月21日,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曾与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商谈贸易战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就专门在国会上强调“中国在进军多边开发银行(MDB)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而这一“令人担忧”的事态就是在世界银行的协助下展开的。

美国展示了他反全球化的一面

事实上,很多特朗普政府幕僚都认为世界银行及类似机构“帮助、促进和塑造”了“一带一路”的相关项目,而作为首脑人物的金墉,更在其中扮演了“资敌”的角色。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也给了华盛顿“启示”,按照其观点,中国对非洲利用“一带一路”设置的“债务陷阱”正是通过世界银行的资金建立起来的。这就让美国支持的世界银行成了“助长美国的对手的声势,削弱美国利益,尤其是安全利益”,帮助中国这样的“掠夺者”的工具。

但遗憾的是,华盛顿方面的想法终究不能影响到世界银行这一代表资本的实体。美方在贸易战等问题上表现出的反全球化思维因此影响有限:资本的流动性让世界银行选择与中国对接并合作。这种局面也让世界银行和中国一样遭遇西方“反全球化”国家的围攻。

资料显示,金墉任世界银行集团首脑以来多次访华。在2018年11月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前,他还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对于世界银行非常有用。因此,该机构已准备为一些有兴趣的成员提供支持,帮助他们从“一带一路”项目中获得最大化的发展利益。

在贸易战的一年里,金墉(左)与刘鹤(右)等北京政界、财经界人士的接触也不在少数(图源:新华社)

这样一来,当美国为首的部分国家在批评中国“债务陷阱”时,代表全球资本的世界银行就未必会相信这种说辞。世界银行认为,比起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全球贸易战造成的关税广泛上升将会给国际贸易带来更大负面影响,至2020年全球贸易额可能下降9%。在西方世界因“反全球化”加剧这种局面时,北京反这种潮流而动的表现已经可以说明些问题。

早在2018年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上借主旨演讲谈及了中国对反全球化保守势力的积极立场。中国“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的具体措施与其“希望发达国家对正常合理的高技术产品贸易停止人为设限”,“努力让开放成果及早惠及中国企业和人民,及早惠及世界各国企业和人民”的诉求也形成了直接联系。

毕竟,在21世纪,中国改革开放40年后的现在,和平合作、开放融通、变革创新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潮流甚至普世价值。欧美各国逆潮流而动的行为让中国看到了未来的机遇与挑战。当下私人资本崛起以及来自中国的资金激增的现实,也让世界银行集团,这一拥有75年历史的组织有了重新审视自身现状与定位的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