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为何突然辞职

撰写:
撰写:

连任不过一年有余之后,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金墉(Jim Yong Kim)1月7日突然宣布辞职,令世界银行的员工、董事和外界都倍感震惊。在离任声明2月1日正式生效后,现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将开始担任临时行长职务。离任后,金墉将加入总部位于纽约的私募基金全球基础设施合伙公司GIP(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担任基金的副主席和合伙人。

当地时间1月7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突然宣布辞职,投奔华尔街私募基金(图源:VCG)

在金墉对世界银行内部的电子邮件通报中,金墉提到投奔华尔街实属"意外",但是认为能够在新岗位上"对气候变化和新兴市场基础设施不足等重大全球问题产生最大影响",而这正是世界银行的核心业务领域,亦因此金墉接受了为期一年的"冷却期",在GIP任职的头年不得参与与世界银行的交易。由此或许可以看出,尽管金墉本人和世界银行均未对辞职原因做出详细说明,并在次日的内部会议上表示"仍对世界银行抱有极大信心"来安抚员工,但是在第二任任期仍有大半的情况下突然抛弃世界银行、投身同领域的私营企业,难掩金墉在世界银行的些许失意。

作为首位无政治或经济金融背景的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2012年受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名就职时,便曾引发了不少争议,但也令外界看到了世界银行求变的决心。拥有哈佛大学医学、人类学双料博士的金墉在进入世界银行之前,曾担任过美国常青藤盟校达特茅斯学院院长和世界卫生组织(WHO)艾滋病毒/艾滋病部门主任,在医学、公共卫生和国际政府组织合作方面经验丰硕。鉴于此,发展专家金墉被奥巴马认为是世界银行这一世界最大发展机构当仁不让的新行长人选。

2017年7月1日,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支持下,金墉开始了他作为世界银行行长的第二个任期(图源:新华社)

2012年7月1日,金墉正式走马上任,成为世界银行第12任行长。2016年9月27日,经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一致同意,金墉获得连任,从2017年7月1日开始为期5年的第二个任期。

任内,他提出了到2030年消除极端贫困和推动低收入国家增长、促进共同繁荣的两项目标,以推进世界银行从传统业务向更偏重应对紧急性突发事件方向转型。在这方面,金墉率领世界银行在应对埃博拉病毒、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上的积极表现,以及世界银行融资体量的迅速提升,皆赢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普遍赞誉。

不过,他同时还在世界银行内部试图进行大范围的机构改革,提出了"精兵简政"计划,缩减组织架构和行政支出,却又大量聘用空降高薪高管,引发了2014年底世界银行总部员工的抗议示威,最终导致该计划被迫停止。

然而,令金墉头痛的不单如此,更严峻的挑战还在于如何平衡与世界银行最大股东美国的意见相左,尤其考虑到当前的白宫转向战略收缩、奉行自身利益至上与世界银行所代表的价值几乎南辕北辙。比如,在气候问题上,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主张复兴美国钢铁、煤炭等"铁锈产业",而金墉则在任内终止了对于煤炭电力项目的支持。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曾要求世界银行反思对中国的贷款(图源:VCG)

此外,更核心的分歧呈现在华盛顿对世界银行在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项目问题上的不满。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通过世界银行增资计划时,曾明确提出条件要求后者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收入较高的发展中国家上调借款利率。由于世界银行现行规则规定任何重要的决议必须由85%以上的表决权决定,即无法阻止最大出资人美国政府(15.87%的投票权)行使其一票否决权,因此同意了上述条款,以确保获得130亿美元的增资。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金墉多次强调世界银行的使命是消除世界贫困,美国政治不应该影响到世界银行的发展。困难重重之下,金墉的出走似乎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当金墉的离职已成定局,横在世界银行眼前的耽误之急是找到合适的继任者,而这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各具挑战性。作为二战后美欧主导世界秩序重构的重要国际金融组织媒介,对于世界银行行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的任命存在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所有世界银行行长都是美国人,而所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都来自欧洲。

70多年之后世界格局今非昔比的今时今日,对该国际治理体系安排的批判声音越来越多。比如,10年前金融海啸之后,世界银行曾成立塞迪略委员会(Zedillo Commission)在检讨自身的治理架构和机制时,便在问责方面指出行长任命过程不够公开、透明,需要检讨是否应继续由美国主导。

有关学者对彭博社表示,如若世界银行、IMF要有力回击世界是否还需要它们的疑问,就必须终止世界银行行长是美国人、IMF总裁是欧洲人的"传统"。不过,可想而知,特朗普显然不会放弃其任命世界银行掌门人的"权力",多家海外媒体预计特朗普将利用其有效的否决权来确保一位亲密的顾问或是一位富有同情心的政客来接管世界银行,其中如何处理对中国贷款等问题必将再次成为焦点。

另外,金墉宣布辞职之后,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也通过发言人表示:"我们感谢金先生对世界银行的服务,同时也期待着同他的同仁们一起选出一位新的领导",只是不知美国任命世界银行行长的传统何时才会真正被打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