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开埠200年 挥不去的解殖难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819年2月6日,英国人斯坦福·莱佛士与新加坡“天猛公”(Temenggong,地位仅次于苏丹的马来领袖)阿都拉曼签订条约,准许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设商港,这日子被视为是新加坡的开埠日,然而从实质面来看,这一日子同时也象征着英国对新加坡“殖民”的开始。

新加坡政府为纪念“开埠”满200年,将在2月3日至10日举办烟火表演、特展等庆典活动。不过新加坡民间也不乏质疑的声音,认为新加坡距离1965年“独立”为一个城市型国家至今,不过54年建国历史,为何要“庆祝”前殖民者的“发现”,因此民间对此不乏有“恋殖”的疑虑。

李显龙:莱佛士登陆是新加坡的关键转捩点

其实早在1969年正值新加坡开埠150周年时,已有进行过纪念活动,当时新加坡独立仅四年。如今新加坡各族群已有自身的国族认同,为避免举办开埠200年活动有“恋殖”的疑虑,新加坡官方已将之定调为“纪念”活动,而非“庆祝”活动。此外,新加坡官也拉大新加坡历史的维度,李显龙就称新加坡历史早在1965年以前就已开始,至少可追溯到700年前的14世纪。李显龙认为,当时新加坡曾是际海事网络的一个商业中心,但却在往后数百年里没落,而1819年莱佛士登陆新加坡是一个关键转捩点。

李显龙主张,是莱佛士带领新加坡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新加坡成了英国殖民地后,有了自由港口和现代化都市,让新加坡得以成就今日光景,因此。李显龙也说,新加坡的发展不是直线向上的,其中经历了不少混乱与破坏,但最终新加坡还是熬过来,并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由此可见,仍属“年轻”的新加坡在面对解殖问题上,面对前殖民宗主国并非采取激烈的对抗姿态,而是试图将殖民历史与国家发展相互结合,不忽略新加坡自身即是是殖民文化与本土文化发生碰撞后的结晶。

如今新加坡已从殖民地时期的商港,发展成世界闻名的“花园城市”(图源VCG)

新加坡200年前开埠本质是殖民

新加坡独立至今,已建立了鲜明的国族认同,即追求全民平等,不以族群为本位,构建了各族都是新加坡人的国族认同。

同时对于过去的殖民历史,也不会蛮横地进行去殖民化,执政当局并没有进行强烈的解殖工程,除保留前殖民宗主国的语言-英语作为行政语外,也没有拆除“发现”新加坡的莱佛士塑像,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耶鲁—国大学院”校长陈大荣教授提醒,莱佛士登陆新加坡是为英国东印度公司寻找更多经济利益,是单纯的交易,他呼吁新加坡人民应就此进行反思,而非庆祝。

陈大荣同时也是新加坡开埠200年工作组咨询团成员,他跟《联合早报》指出,相关的开埠纪念活动会延续到8月份新加坡国庆月,因此他提醒国庆活动亦融入开埠200年的元素须非常谨慎。

简而言之,新加坡官方纪念开埠200年,得面对是该以新加坡公民的视角,还是以英国人“发现”新加坡的视角去看待这土地的历史。

客观上英国为新加坡留下了宝贵的政治资产,但对新一代的新加坡人而言,新加坡能独立54年至今,是建立在集体的爱国忧患意识,而过去的海峡殖民地历史,终究是为殖民宗主国的利益服务。因此已进入准备让第四代领导人接班的人民行动党,接下来会如何解读过去新加坡54年的建国史与开埠200年的关系,备受各界瞩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