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与美断交  中共警惕的颜色革命并未消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在1月23日宣布与美国断交,并要求美使馆人员72小时内离开委内瑞拉。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随后表示,美国拒绝马杜罗对美使馆人员的撤离要求,并称如果美方外交人员的安全受到威胁,美国将对与之有关的任何人采取适当行动。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表示,保留应对委内瑞拉局势的“所有选项”。

马杜罗宣布和美国断交,而美国为支持新政权可能做出下一步行动 (图源:VCG)

似曾相识的“政变”

在反对现任总统马杜罗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中,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Juan Guaidó)1月23日宣誓成为代理总统,并表示将建立过渡政府。

以美国为首,加拿大、巴西、欧盟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也跟风承认瓜伊多的“代理总统”身份。俄媒“今日俄罗斯”(RT)评论道,“这让人想起欧盟对2014年乌克兰政变的支持”。的确,以美国为主导的“利马集团”以及西方社会对马杜罗进行 “讨伐”,是似曾相识的一幕。

1月10日马杜罗宣誓连任委内瑞拉总统后,美国就已拒绝承认其合法性。此后委内瑞拉爆发对马杜罗的抗议示威活动,美国白宫更是跳起支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当天发表声明,指责委内瑞拉去年5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不自由、不公平”,并且明确支持由反对党联盟控制的议会。

对此最为热情的是美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月22日,彭斯发表视频讲话,表示支持委内瑞拉人民,连发推特(Twitter)鼓励马杜罗的抗议者,并强调美国支持反对派领袖瓜伊多。演讲中彭斯还特别在英语中掺杂了几句西班牙语,对委内瑞拉人民“深情”表示“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引得马杜罗反问“委内瑞拉总统的谁选举出来的?彭斯吗?”

美副总统彭斯的视频讲话对委内瑞拉的政变相当热情 (图源:VCG)

彭斯对委内瑞拉的事务,似乎比对美国联邦政府停摆的解决更加积极,不得不让人怀疑这种抗议前 “公开煽动政变”的动机。

美国媒体在2018年曾经多次曝出美国政府官员和委内瑞拉军官的秘密会晤。《纽约时报》称2017年至2018年共有11位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在美国驻欧洲某国使馆中与委军官会晤,并且谈及向他们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以在委实施政变并扶持建立一个过渡政府,直至举行新的大选。美国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都证实了这些接触,并且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委内瑞拉和平有序的民主转型。

美国的操作已是老套路。利用社交网络和舆论煽动民间的反对声,动用强大的情报系统以及财力影响别国内政,支持反对派推翻现政府,再呼吁西方世界承认新的政权,这不就是美国发动“颜色革命”的惯用手段吗?

委内瑞拉今天的一幕,说明特朗普政府恢复“门罗主义”并非说说而已,更说明 “颜色革命”的时代并未完全过去,反而可能因为“美国优先”的思维而造成更多动荡。

委反对派领袖瓜伊多曾在美国留学,受到美国政界的支持 (图源:Reuters)

颜色革命远远没有终结

北京时间1月21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由中国全国省部级主要领导参加的专题研讨会上将意识形态领域安全风险定为中国当下七大风险之一。此前几天,中国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又把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作为安全保障的重点之一。

这让外界疑惑,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已经是上世纪80到90年代的事,就连近阶段的“阿拉伯之春”也已告失败,中共为何还要警惕“颜色革命”呢?委内瑞拉的事件恰恰说明颜色革命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遥远。

2014年,由乌克兰亲美势力在美国政府幕后支持下演变的示威运动,最终在无数次暴力示威之后,国会通过法案迫使时任总统努克维奇下台,欧盟、美国、联合国都予以承认。乌克兰政权更迭在一定程度上重演了2004年的橙色革命。

同样,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的背后,实际上也离不开美国支持格鲁吉亚2003年的玫瑰革命的成功后,不断对其民主选举的政府施以影响,试图加速其加入北约,推动“北约东扩”的努力。美国曾对玫瑰革命上的支持毫不讳言,但最终为这场战争付出代价的只有格鲁吉亚人自己。

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发起大规模抗议示威,这背后是多年来的委全面衰退的现实 (图源:VCG)

从2011年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之死、美国对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催化、直到今天叙利亚战争中美国对库尔德人的扶持,可见虽然“阿拉伯之春”转入严冬,美国并没放弃对全球“颜色革命”的执着。

在南美,美国从2016年扶植“巴西自由运动”,最终巴西参议院弹劾时任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拉丁美洲最大的左翼政权终结,地区政局向右“急转”,背后都有美国“无形的手”。今天的委内瑞拉则是最新的一个例子。

抵御风险就必须改革

一向具有极强忧患意识的中共,之所以重提“颜色革命”,并非看到了抵御这种风险的急迫需要,而是在国际形势的变化中未雨绸缪的准备。而实际上,中共更加深知的是如何真正消除“颜色革命”的风险。

即使有美国的操纵,有西方舆论的压力,“颜色革命”也不可能轻易在一个国家取得胜利。今天的委内瑞拉,和昨天的乌克兰、格鲁吉亚以及中东和北非在“颜色革命”中被颠覆的小国,都有着相同的致命弱点,就是孱弱的经济和民生水平。

委内瑞拉至今都没有从2014年的石油危机中走出来,曾经富饶的石油大国如今成为恶性通胀、人口流失、甚至是温饱都成为问题的“最贫穷国家”之一,当失业者和贫困人群参加到“街头政治”,这给了“颜色革命”最好的温床,加之美国早已不满拉美的左翼政权,这当然是从外部介入的最好机会。

经济和民生衰退的背后,有国际环境的问题,也有自身经济秩序混乱、缺乏产业政策布局、政府贪腐等等原因。委内瑞拉对石油工业的依赖,乌克兰对欧盟市场的依赖,都是自身综合实力的缺陷。这些才是“颜色革命”能够成功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中共大力反腐,推进政治和经济上的进一步改革,也是因为深知改革和发展才是政权稳定和国家命运最关键的问题。习近平在去年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活动中,把改革开放上升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的高度,并表示中国到了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呼吁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这些恰恰说明中共对继续改革的坚定和对自身执政目标的清醒。中共早已意识到,继续的发展和改革是唯一的选择,这既是对国家和民众的负责,更是对中国社会稳定最好的保护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