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特朗普宣布紧急状态 美国民主体制的文化解体时刻

撰写:
撰写:

到华盛顿时间2月15日前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掀起的风潮还在继续。对很多美国观察家来说,即将展开的中美贸易谈判和未来的美朝首脑接触都因此显得略为逊色了。

目前,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已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严重违反美国宪法。考虑到特朗普(Donald Trump)此举的初衷终究旨在绕过国会允许,用80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边境墙”。这就意味着这场风波对美国的政治环境虽难以掀起较大的风头,但这种影响已经体现在文化思想层面上。

当华盛顿的政治领袖之间尔虞我诈,将政党或一己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上,那么这个制度就开始异化。特朗普、佩洛西等人此前的对峙与美国“政府关门”的局面已证明了这一点。它体现的不仅仅是美国的制度缺陷,更是民主体制在文化层面的解体,它对于全球各国的影响都是不容忽视的。

在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包括修墙在内的一系列行动都遭到了政敌的抵制(图源:VCG)

特朗普为何选择非常措施

对外界尤其是中文世界的观察家来说,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风波是猝不及防的。当很多人还津津乐道于中美下一轮贸易谈判的进度,猜测北京会对特朗普采取何等措施时,特朗普就以实际行动告诉外界:在中美对话之前,他还有一些其他同样“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美国政治制度的掣肘,就使他不得不采取些非常措施。

“修墙”是特朗普早就想做却未能做的事情。这是他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时的一个核心承诺。

此前,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在2014年11月20日强令收容500万“非法移民”。此举让美国各界哗然,不少分析家直指奥巴马此举是为两年后的选战做准备,这一“放开边境”的行为更可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准备500万以上的“铁票”。伴随着此后从墨西哥方向越境进入美国的拉美移民越来越多,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提出的看似荒谬的“修墙”方案也因此有了几分道理。

不过,在特朗普政权进入第三年后,外界还是发现了这个政府的不稳定之处。

修墙是特朗普竞选时期的重要口号,然而三年过去了,他甚至没有在边境立起一块砖

除去特朗普集团与两党传统力量的距离之外,特朗普针对中国、欧盟、日本各方展开的全球贸易战,以及他与墨西哥、加拿大的贸易协议都成了值得批评的部分。他的税改效益已被美联储加息冲淡,更不用说奥巴马医改也并未被完全废除。

在2020年大选将近之际,上任几年来几乎毫无成果的特朗普也只好旧事重提,硬性、机械地推进修墙承诺。而他2020年预备拿出的竞选口号也由此显得噱头十足:只有修墙保持边境安全,才能“保持美国更伟大”(KAG)。

但在2018年度的中期选举结束之后,特朗普身边的政治环境决定了他左右为难的现状。民主党势力在中期选举之后的崛起直接导致了特朗普政权在2019年初面临了“政府关门”的困境。民主党人士对特朗普的不满乃至仇恨使得特朗普当局的任何方案都很难得到落实。

事已至此,特朗普也就只得以“国家紧急状态”这一最终手段来实施他已经严重缩水的修墙计划,而美国的“民主”程序在此期间并不能起到相应的积极作用。

制度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刻

资料显示,特朗普上台以来已经宣布过三次“国家紧急状态”,分别是“外部势力干涉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即“通俄门”)、“尼加拉瓜当局破坏民主与法治、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带来威胁”以及“缅甸对罗兴亚少数民族的清洗”。但比起前三次风波,本次事件就是特朗普首次因国内问题与府院之争而采取措施。

必须承认,以佩洛西为首的民主党人士可能暂时还不至于让特朗普彻底下不了台。在这位首脑统领下,民主党并未启动弹劾特朗普的动议。在口头上,佩洛西甚至还强调两党合作或白宫和国会合作。

但遗憾的是,这种“合作”也终究只是口头上的。因为在民主党的压制之下,特朗普曾精心筹划的“修墙”方案已经被瓦解于无形:新预算案不但没有57亿美元的修墙费用,而且其中所提到的“特定边境墙”竟是铁栅栏。

这样一来,特朗普也不得不为了做点小事,专门拿出了“国家紧急状态”法案来为自己帮忙。至此,特朗普就可以绕过国会,将用于军事建设的36亿美元转移到边境墙建设上。此外,特朗普还可以利用“总统预算自由裁量权”,得到总共约80亿美元的资金来解决问题,这超过了国会拒绝给他的57亿美元。

特朗普在经济层面上的收获终究有限,2020年将近,他还需要做点别的

但当特朗普终于可以兑现“修墙”的承诺时,问题就随之而来。的确,特朗普此举已经开了个坏头。很多观察家担心,未来的美国总统“无疑会利用这一点来绕过国会,实现他们激进的政策议程”。

而就目前的局面来看,比起这种远虑,美国政治环境的混乱似乎更值得一提。当佩洛西带着舒默发表联合声明,斥责特朗普“在夺权”,“已经超越法律的界限,试图实现他在立法过程中未能实现的目的”时,一场将由民主党掀起的“护宪”大战就因此显得更像一场闹剧。该国当下因三权分立造成的激烈斗争,更让全球奉美国为圭臬的大小国家为之侧目。

说到底,环顾华盛顿近一年来的高层动向,外界只能看到高层的政治领袖之间的尔虞我诈,以及各个利益集团置于国家利益上的争斗,它展示了美国制度的异化;也展示了西方制度或许已到了在时代挑战面前改变的时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