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巴基斯坦在去中国化吗

撰写:
撰写:

沙特王储游览中国长城(图源:Reuters)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月21日抵达北京,开始为期两天的访问。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何立峰前往机场接机。按照中国外交部现行礼宾规定,国家元首来访,由外交部一位部领导和礼宾司一位司领导赴机场接机。如今,身为副国级的官员何立峰接机沙特王储,规格比较高。

不过和中国接待的规格较高比起来,印巴两国对沙特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接待则是非常高。

当地时间2月19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打破常规,亲自到机场迎接沙特王储一行,与王储亲切拥抱,并献上鲜花。在此之前两天巴基斯坦夜高调接待了到访的沙特王储,在王储乘坐的飞机进入巴基斯坦领空后,该国派出战斗机前去引导。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和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巴杰瓦(Qamar Javed Bajwa)在一个军用机场的红地毯上迎接了王储。总理甚至亲自开车送王储前往他在首都伊斯兰堡的下榻之处。

莫迪对王储的礼遇有与巴基斯坦较劲的成分,而巴基斯坦罕见的礼遇背后则是沙特对巴基斯坦的大手笔投资。

据悉,作为15年来首位访巴的沙特领导人。沙特王储同巴基斯坦签署了价值20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涉及炼油和电力等领域,包括在沿海城市瓜达尔投资100亿美元建设炼油厂和石化企业。

百亿美元级的投资项目,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巨无霸”。对于巴基斯坦而言,这是历史上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之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称沙特这项投资是“雪中送炭”。

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投资者

2013年2月18日,巴基斯坦正式向一家中国企业移交瓜达尔港口的经营管理权。据巴基斯坦媒体当时报道,中国公司已经承诺将投资7.5亿美元,用于改善港口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中方承诺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经济区,并完善连接瓜达尔港与巴境内其他地区的道路网建设。

2012年9月巴参议员会议的主持人穆罕默德·哈桑尼曾表示,中国将投资100亿美元开发和管理瓜达尔港。2015年4月巴基斯坦投资局秘书长巴伯曾透露,中方对瓜达尔港的投资总额拟定在16.2亿美元,包括修建瓜达尔港东部连接港口和海岸线的高速公路、瓜达尔港防波堤建设、锚地疏浚工程、自贸区基建建设、新瓜达尔国际机场等9个早期收获项目,预计将在3至5年内完成。

而2015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宣布了5项重大电力工程动工,并签署了51项价值46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以推进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中巴经济走廊战略。

中国对巴基斯坦尤其是中巴经济走廊的投资高达数百亿美元。沙特出手100亿美元,这虽然无法和中国媲美,但是不少媒体认为,作为目前中巴经济走廊唯一一个第三方投资者,巴基斯坦引入沙特投资此举是为了分化中国对瓜达尔港以及巴基斯坦的控制。

中国副总理韩正会见沙特王储(图源:新华社)

帮助巴基斯坦度过危机的援助者

沙特王储的投对于外汇短缺的巴基斯坦来说正逢其时。自2018年开始巴基斯坦遭遇新一轮由国际收支失衡引发的债务危机。巴基斯坦财政部称,该国2017-2018财年末的公共债务将达到24万亿卢比(约合2,355亿美元),债务占GDP比重预计将最高达到70.1%,这一数据创近15年来的最高值,超过了《巴基斯坦财政责任和债务限制法》设定的60%最高临界值。巴基斯坦2018年8月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款120亿美元左右,但美国从中作梗,阻止IMF援助巴基斯坦。

《金融时报》2018年8月14日报道说,中国已在过去一个财政年度向巴基斯坦提供逾50亿美元的贷款。沙特支持的伊斯兰开发银行(Islamic Development Bank)原则上同意向巴基斯坦提供逾40亿美元贷款。

从巴基斯坦解决债务危机的方式来看,中国显然并不是巴基斯坦的唯一支持方。而多元化的借款来源更被一些声音认为是巴基斯坦意在弱化中国对巴基斯坦的影响力。

对于巴基斯坦引入沙特援助,有声音认为这是巴基斯坦要摆脱中国附庸的开始。以往巴基斯坦仰赖中国投资和贷款,现在巴基斯坦是在推行去中国化的过程。

作证这些猜测的一些消息还有2018年12月4日,巴基斯坦《国民报》报道说,巴计划、发展和改革部长巴赫蒂亚尔(Khusro Bakhtiar)向参议院中巴经济走廊(CPEC)特别委员会报告称,巴石油部门将迎来巨额投资,包括瓜达尔石油城项目以及CPEC框架下一系列石化产业项目,预计总投资约80亿美元。除沙特外,阿联酋和韩国也表示有兴趣投资瓜达尔石油城。

巴赫蒂亚尔表示,政府目前正在与沙特国家石油公司商谈在瓜达尔建立炼油厂事宜。政府正在探索ML-1项目的新模式,并打算邀请包括日本和德国在内的第三方投资该项目。

按照原计划,CPEC是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的战略性双边框架协议,没有第三国可以成为该框架下的合作伙伴。在巴基斯坦的一连串运作下,中巴经济走廊正在变成多国合作模式。

以上是媒体报道的巴基斯坦吸引多元化投资和去中国化的关系逻辑关系。

沙特王储到访巴基斯坦(图源:Getty)

中国乐见中巴经济走廊投资多元化

这样的逻辑很难站得住脚,谈巴基斯坦的中国化有些言过其实。

早在2002年3月,瓜达尔港就正式开工了。2007年3月,中国投入2.5亿美元完成第一期建设。此后的建设中,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获得了瓜达尔港40年的经营许可证,中国并没有参与竞标。中国是在2007年新加坡退出的背景下才接手的,也就是说中国一开始就没有控制巴基斯坦的打算。

巴基斯坦和中国外交关系密切,但是该国长期依赖的外部援助并非只有中国。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数据显示,2001年以来,巴基斯坦共获得330亿美元的美国军事和民间援助。巴基斯坦的中国化本身就言过其实,谈去中国化更不切合实际。

中巴经济走廊引入第三方投资事先由中巴达成共识,并不存在巴基斯坦要平衡中国一说。对中国来说“一带一路”项目迎来多元化融资是好事,这一方面可以打破“一带一路”主要靠中国投资推进的惯性。另一方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一带一路”的示范性项目如果能够成功进行国际多元化合作,对于中国回击“一带一路”是北京的战略工具一说十分有利。中国要打造成功的共赢平台。独霸利益并非北京的选择。

“一带一路”融资机制多元化是中国过去两年一直在探索和推进的事项。2018年1月31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渣打集团签署了《国家开发银行与渣打银行100亿人民币“一带一路”项目授信贷款备忘录》,称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合作,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共同支持“一带一路”领域项目合作。2018年4月20日,花旗集团与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分别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三家银行将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分别在各自领域探索潜在的合作渠道。截至2018年7月,中国原银监会已经和32个“一带一路”国家的监管当局签订了监管合作备忘录,为下一步中资银行和“一带一路”国家银行的融资合作创造条件、提供保障。

从这个角度看,引入沙特投资,甚至引入日本韩国德国的投资也并非中国不能接受。

此外,中巴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等布局是中国多元化能源布局的选择。中国没有理由拒绝沙特前推供油前线。没有理由拒绝日韩这样等对能源需求的国家跟进投资瓜达尔港石油城。中国分散了从马六甲海峡——南海一线进口石油的风险。而日韩在中国逐步加强南海控制的背景下,也对多元化的能源来源非常关切。

中国在瓜达尔港切断日韩等国投资的来源只会加剧这些国家的恐慌与不安,会增加南海局势的动荡,这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日韩等国如果日后投资中巴经济走廊,这些国家的能源从瓜达尔港运回本国,必然穿越中国。这是带活在中国境内到日韩的利好事项。届时全新的经济生态将会形成。中国从利益的角度考虑并不会做出对沙特甚至是日韩投资排斥的选择。

巴基斯坦不希望用新债还中国旧债

巴基斯坦度过债务危机需要多元化的资金来源,引入沙特资金,这是正常现象,不应该将此政治化。中国已经对巴基斯坦进行了上百亿的投资,这些所有的投资都是有风险的,也是需要回报的。

中国不可能不计成本为了控制巴基斯坦而投资。巴基斯坦要还的债务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中国的,它不可能旧债未清再借新债,用新债还旧债不现实。另寻资金来源是巴基斯坦遵守对华债务信用的体现,并不存在所谓的去中国化目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