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情咨文暴露了特朗普和普京的真正区别

撰写:
撰写:

“不要害怕任何事。我们必须撸起我们的袖子来,开始做出改变!”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mir Putin)在2月20日发表国情咨文,在谈到改善商业环境,去除行政监管的繁文缛节时,这样鼓励台下的各级官员。

就在两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发表了国情咨文。不过,人们更多记得的是他宣布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第二次会晤,和他那一句近似于恐吓的邀功——“如果我没当上总统,美国现在可能已经陷入了和朝鲜的战争”。

从美俄领导人的这两份国情咨文,可以看到两者对自身执政角色截然不同的定位。

特朗普和普京先后发表国情咨文,两者的不同角色凸显 (图源:VCG)

“选择伟大”和“专注民生”

特朗普的国情咨文有一个看似振奋人心的主题——“选择伟大”,这也似乎和他2016年时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一脉相承。

面对美国国会已经极端分裂的两党议员,特朗普试图用美国“强大”的国情来鼓舞。 他表示,“今晚,我请你们选择伟大。在上届大选后的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启动了美国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这是极为少见的繁荣。”接着讲到“我们创造了530万个新工作岗位,重要的是增加了6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几乎所有人都曾说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是我们才刚刚开始。”

在特朗普的整个国情咨文之中,类似“前所未有”、“极为少见”和“不可能”的愿景在他的执政下实现的描述几乎贯穿全场,似乎他请台下立法者们“选择”的“伟大”,就是他自己。但是回顾他的讲话,美国已拥有的种种“伟大”之处并非和他有直接关系,未来将达到的“伟大”目标则规划模糊。

而转看普京的国情咨文,在开头的简短问候之后就直接切入了主题,在表明“我今天的讲话主要涉及国内社会和经济发展问题”之后,普京在90分钟的讲话中用约70分钟的时间阐述了人口、扶贫、医疗、环保、教育和在职者薪资等方面的民生问题,并且给出了详尽的分析和全面的 解决方案。普京的主题相当鲜明,就是民生最大。

仅在人口危机这个问题上,普京就以支持俄罗斯家庭为目标,提出了包括18岁以下孩子的抚养补贴、提高最低生活费用标准、减少家庭税负、降低房地产贷款利率、改革土地税、增加学前班新地点等多项措施,并且表示这并不是全部,只是接下来的“优先事项”。

普京的国情咨文中,经济和民生问题是最大主题 (图源:VCG)

不仅如此, 普京还细致地讲解每一项提议所需的预算,实施的时间和预计目标达成的时间。例如优惠抵押贷款计划,普京分别提到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政府累计需要的预算,在增加学前班的提议上也表示,在3年之内将从联邦和地区预算中拨出1,470亿卢布,支持就业的问题上表示5年内将有超过900万人能够享受到政府扶持等等。

和特朗普的“伟大”愿景相比,普京所提出的每一个目标都很小,但每一个都是有实际落地方案,涉及到民生方方面面的提升措施。如果特朗普得到的掌声是对他个人的“拥护”,那么普京得到的掌声可能更多来自于对这些国家“小目标”的赞同和期待。

危机来临 指责他人还是迎难而上

从这次国情咨文的背景来看,普京和特朗普都面临着执政上的困难,甚至说是危机。

美国刚刚经历了史上最长的联邦政府停摆,然而特朗普的“边境墙”在预算案通过之后仍然难以继续,无法向自己的选民交代。另外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令他的执政更加困难,司法调查对他压力倍增。

在夸耀经济成绩之后,特朗普在国情咨文里讲道“美国正在发生经济奇迹,唯一能阻止奇迹发生的是愚蠢的战争、政治斗争和荒谬的党派调查。”这三项“指控”都直指民主党对他的掣肘。

面对执政危机,特朗普选择去指责自己的反对党,把美国的国家繁荣可能失去的原因全都推给了他人。

而普京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民生问题,2018年的延迟退休问题更引发了民众的不满,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率急剧下降,俄罗斯的经济并没从2014年的危机中走出来。普京的国情咨文是对俄罗斯经济民生困难的一种回应。

普京承认,俄罗斯的经济存在着系统性的问题。“系统性”指的不会是小问题,基础设施薄弱、经济结构单一、新技术不足,这是积累多年、需要巨大魄力突破的阻碍。但是普京认为,他的政府必须迎难而上。

为此他提出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善商业环境、消除基础设施限制和培养现代人才的四大目标,且要提高非能源商品的出口总额,从2018年的1,506亿美元,到2024年达到2,500亿美元。而对政府,他直接表示如果有人说“这里太难了”,“那里的标准太高了”,“搞不定”,那就不要在一线工作。

特朗普并没能团结两党,反而将责任推给了反对他的人 (图源:VCG)

两类人物不同的初心

实际上,虽然同为一国元首,先后发表了旨在分析国情、阐述国家优先议程的国情咨文,但是普京和特朗普终究是两类人物,本不应平行地比较。

国情咨文中,特朗普除了税改并没有重要的政绩可以夸耀,虽然谈到失业、毒品泛滥、基础设施、药品价格等如此多领域的问题,特朗普几乎没有任何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演讲的一半时间里,他几乎都是在吹嘘自己、指责他人,向国会提各种的预算和立法要求。他谈到的中美贸易谈判和第二次特金会,更有用外交议程填补政绩虚空的意味。

特朗普虽然身在椭圆形办公室,但他至多只是个玩弄权术的政客。无论是赞美自己,还是推卸责任,实际上都带有 “唯利是图”的商人本色。如果承认执政上的失败,在特朗普看来对他的形象和票仓都得不偿失,这是因为执政本身的成果对他来讲并不重要,他看向的只是下一次的大选。

而普京则始终是一个政治家。外界眼中“硬汉”的代言人普京,在此次的国情咨文中对民生问题却的确有着事无巨细的建议,细腻之程度对俄罗斯人来讲可能并不多见。然而这正是一个国家对领导者的要求。

普京常以硬汉形象示人,但是此次国情咨文表现了他作为政治家的另一面 (图源:VCG)

外界对普京上任以来强硬的外交形象不无龃龉,但是多年来俄罗斯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和他居高不下的国内支持率,证明俄罗斯民众的确需要这样的领导人。但是这当然不是他们诉求的全部。

去年,俄罗斯政府在本国举办世界杯开幕当日宣布将在2028年前男性退休年龄将从60岁提高到65岁,2034年前女性退休年龄将从55岁提高到63岁,增值税将从18%提高到20%。这造成全国45个城镇出现抗议,毕竟俄罗斯47个地区的男性平均寿命还未到退休年龄。

在国情咨文中,普京承认了政府的失误,并且指明在改革之后的方案仍旧存在问题,表示“许多人认为自己受到了欺骗”,于是对退休金的发放进行了进一步的承诺。普京对这个问题的正面应对,可以说是回到了一个政治家的初心,这也是一个执政者的责任。

普京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人民的地位。“人民是国家项目的核心,这些项目旨在为所有世代带来新的生活质量。”“你无法去欺骗人民。人们能敏锐地感受到虚伪、不尊重和任何不公正。”以及“对民众来说,重要的是政府真正做了什么,以及如何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改善了他们家庭的生活。”

如何改善人民的生活?普京应当已经明白,“金戈铁马”的时代终要过去,最大的政治始终都是经济和民生,这也将是普京接下来工作的重点,也是难点。不避讳在处理国内事务中所犯的错误,说明普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也说明普京没有忘记作为执政者最大的任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