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特金会】被批危险让步 特朗普可能孤注一掷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本文是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学者车斗贤在《多维新闻》发布的文章。文章对美国国内各派对二次特金会的态度进行了梳理,并对影响特金会的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进行了分析,文章指出目前已有多种针对朝鲜初期弃核措施的方案,应从中选择至少两个方案进行组合。

特朗普出发去越南之前举办宴会(图源:VCG)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月26日晚抵达越南河内内排国际机场,27日上午和中午,他将先后与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越南总理阮春福举行会谈。27日晚上他将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一对一会谈。

美国国内出现不同预测

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月5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讲(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强调其在对朝政策上取得的成果,并流露出对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的期待。但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代表比根(Stephen Biegun)于2月6日至8日访问平壤后回到美国,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是否会取得具体成果要看后续协商。美国国内舆论主要强调比根访朝取得了“建设性(productive)”成果的同时,也关注比根所说的“还剩下几个难题(some hard work to do)”。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在2月13日接见韩国国会代表团时称金正恩的真正意图不是无核化,而是解除韩国武装(to demilitarize South Korea),并称金正恩应拿出无核化行动,而不是说空话。佩洛西的发言显示美国国内略微过度紧张的反应。佩洛西的指责不是针对美朝对话本身,而是对美朝对话走向的担忧,即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对朝鲜过分让步。

美专家间也出现不同的预测与解决方法

美国国内,Ken Gause(美国海军研究所)、S.Hecker(斯坦福大学)、Robert Carlin(前国务院朝鲜情报分析官)等专家主张目前比起“无核化”,会谈应更加侧重商讨如何改善美朝关系、构建朝鲜半岛和平体系,并以此消除美朝间的安保不信任。

相反,Bruce Klingner(传统基金会)、Robert Manning(大西洋理事会)等专家则表达了担忧,认为在朝鲜未做出确切的无核化保证之前,特朗普总统有可能做出危险的让步。

美国国内的慎重论或忧虑之声,不仅包含对朝鲜的不信任,更显示舆论对特朗普政府谈判姿态的批判。

美国国内也有观点认为,将消除朝鲜对美国的核攻击能力作为首要目标,再把完全消除朝鲜核能力当作长期目标。以华盛顿foreign policy establishment为中心的观点则表达了对美国以大幅减弱对韩安保公约作为协商条件与朝鲜达成交易的担忧。

特朗普出发前在宴会上演讲(图源:VCG)

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的机会与挑战

确实存在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戏剧性达成协议的积极信号。

① 第一次首脑会谈以后虽有诸多困难,美朝两国领导人之间反复传递不会结束协商局面的信号。

② 在美国的立场上,特朗普需要政治业绩。在朝鲜的立场上,金正恩为长期执政需要在经济建设上,做出比前几代领导人更高水平的成绩。

③ 相比于同基本无实权的金赫哲在有限时间内举行会谈,比根3天2夜的访问反而更易于解决问题。

④ 将河内定为首脑会谈场所,显示了美国在会谈举行地这一问题上的温和立场,这也反映出美国对无核化相关议题达成协议的期待。

⑤ 正如金正恩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所说,朝鲜自己也未事先决定好无核化的确切完成时间。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消极因素仍旧存在

① 凭借2018年打下的外交基础,朝鲜显示出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摆脱当前孤立状态的自信。

② 除暂停核试验以外,朝鲜目前做出的承诺(专家验证关闭丰溪里核试验场,邀请专家见证东仓里发动机试验场关闭)并未超出朝鲜的承诺范围。

③ 在美朝协商过程中收集到的意见并未公布的情况下,双方已就第二次首脑会谈的日程及举行地达成协议(第一次首脑会谈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的,最终只达成了笼统的协议)。

④ 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输给民主党后,特朗普迫于国内政治的压力有可能为取得成果孤注一掷。

⑤ 不仅是金正恩,特朗普也希望再用一个大事件(event)来粉饰自己的政绩。

越南大批记者云集(图源:VCG)

美朝有可能实现有效管理分歧

在消除朝鲜核能力的过程中,即使美朝间达成一次性解决的协定,在实际上也只能“阶段性”完成(完全消除核能力是一个长期过程)。在此期间,有观点担心特朗普政府在与朝鲜的协商中会满足于消除本土威胁,从某种角度上集中力量以阶段性措施作为交换条件。特朗普忙于维持美朝间对话,虽然有推迟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但提出的解决措施不可能“精益求精”。

目前已有多种针对朝鲜初期弃核措施的方案,应从中选择至少两个方案进行组合。

这些方案是,维持核试验暂停+冻结不断被提出的核活动(可保证停止生产核物质的措施); 由专家确认丰溪里核试验场已废弃,在专家视察下关闭东仓里发动机试验场;朝鲜申报核清单或主要核设施(宁边核设施)清单;协商视察/核查原则;销毁ICBM或向国外(美国)转移;将销毁IRBM(从技术角度来看与ICBM没有差别,存在对美国国外领土的威胁)包括在内+销毁所有弹道导弹(消除对美国同盟国的威胁)。

美国对朝体制安全保障措施,即“相应措施”在理论上有可能与改善美朝关系、放宽对朝制裁以及构建和平体系等联系起来并加以组合。

放宽/解除对朝制裁或针对开城/金刚山等朝韩合作事业,允许存在豁免制裁的措施;协商设立美朝联络处等外交关系正常化/改善措施;美韩联合军演持续推迟,暂时停止在韩部署美军战略资产;终战宣言等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相关措施;但是,在美朝双方的协商中提及免除/放宽UN方面对朝制裁是无理的。

金正恩乘坐火车前往越南,朝鲜高官送行(图源:VCG)

预想结果:Big deal 还是Bad deal?(实际no deal)

不应期待首脑会谈的协定文中包括全部的具体措施。相比于具体措施,双方会将朝鲜无核化及美国对朝体制安全保障措施的交换原则列入议题范围。

不必达到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具体程度,能达到再次确认基本精神的程度就令人满意了。将主要关心事项列单提交、针对视察/核查过程若能明确提出类似《9·19共同宣言》水平的“可验证性拆除(verifiable dismantlement)”措施,即可视为成功。

最理想的状况是,朝鲜能提出比较明确的无核化措施交换美国放宽对朝制裁、改善美朝关系等,实现“Big deal”。

朝鲜提出“核冻结+现有核分裂物质处理方式(保证无核化)+销毁或转移ICBM+提交部分清单及视察/核查原则”;美国提出“放宽双边制裁+设立美朝联络处等改善关系的措施+终战宣言等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相关的初期措施及后续商谈框架+持续推迟美韩联合军演及在韩部署战略资产”;“终战宣言”以韩国政府提出的三项原则(为达到政治信赖采取象征性措施,无需改变美韩同盟+违反约定时随时取消)为前提,无论何时朝鲜都会接受这个前提是关键;美国在UN对朝制裁的框架下免除对开城工业园区的制裁,站在韩国的立场上看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朝鲜能否接受还是个未知数。

至少维持美朝间的对话动力,提升对朝鲜消除核能力的信赖,实现“small deal”。

朝鲜提出“核冻结措施+销毁ICBM或停止生产+部分视察/核查原则”;美国提出“设立美朝联络处等改善关系的措施+象征性放宽双边制裁+暂时推迟部分美韩联合军演”; 比起新加坡首脑会谈,此次越南会谈能达到更进一步的具体阶段是差强人意的,但双方仍有任意解释协议书的可能性。

美国一方的让步,比起“Bad deal”,实际上更有可能导致“No deal”(最坏情况)。

美国止步于朝鲜承诺销毁ICBM及口头约定不使用核原则,并因此与朝鲜商讨放宽对朝制裁、推迟美韩联合军演、停止部署战略资产,着手改善美朝关系;这虽然被称为“Bad deal”,但参照美-伊朗核谈判的例子,当时美国政府受到了国内舆论的强烈批判,并且伊朗是否采取持续性措施很难得到保障; 最终就算美朝间达成“Bad deal”也很难实现,朝鲜因此心怀不满拒绝履行措施,实际上谈判“No deal”的可能性更高,这也意味着最终美朝谈判的破裂。

首脑会谈后值得期待的政策方向

① 韩国有责任强调及维护“终战宣言”等和平体制相关措施的现有原则;

② 比起单纯“期待”或“强求”豁免/解除朝韩经济合作制裁,更应寻找既能符合制裁原则,又能推动朝鲜经济合作的间接解决办法;

③ 出于对韩国国内政治的考虑,一味强调谈判进展迅速、协商取得大突破的“乐观看法”是不正确的,应提出宏观/长期的解决原则;

④ 在美朝协商实际破裂时,利用韩国提出的解决原则,最大程度灵活运用双边及“小多边”外交;

⑤ 若美朝间达成暂时“small deal”的结果,应通过金正恩回访韩国获得其更确切的承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