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危机意识加剧 日媒:金正恩也生活拮据

撰写:
撰写: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即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第二美朝首脑会谈。虽然对于本次会谈,是由哪一方更加主动推进而促成众说纷纭,但朝鲜摆脱制裁的迫切心情非常明显。

朝鲜政府急于摆脱制裁带来的经济困局(图源:VCG)

日本《产经新闻》2019年2月25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2019年2月24日表示,如果美国确认朝鲜在弃核行动上有所进展,不排除缓和对朝制裁政策的可能。

特朗普(Donald Trump)则更是早在2月15日,就公开称并不急于让朝鲜马上完成弃核,当前的目标是彻底停止核试验和导弹发射。

虽然外界对于美国政府的表态,以及朝鲜能否切实弃核都深感怀疑,但朝鲜迫切想摆脱制裁带来的经济困境的心态,已经非常明显。

《日本经济新闻》2月25日报道,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即将到来。对一直要求放宽经济制裁的朝鲜来说,经济前景因长期制裁而存在不确定性。

虽然市场经济略有进步,平壤的市民生活相对安定,但朝鲜其余地方经济依然非常落后,联合国的最新报告称,高达41%的朝鲜人还处于食不果腹的危险状况中。

而且,制裁的长期化,致使朝鲜特权阶层也逐渐受到影响,其中甚至包括金正恩为首的金氏家族。

报道称,制裁导致朝鲜难以赚取外汇,军事部门和金正恩都感到经济拮据,领导层充满危机感。

朝鲜经济的两大支柱是领导层主导的计划经济和金正恩推行的市场经济。受到制裁冲击的是矿山开发和工业生产等计划经济的官方部门。

朝鲜人民军掌握着矿山开发等资源的权益。2016年逃亡韩国的前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表示,“核心产业的企业和军方陷入危机状况。”

由于朝鲜接连实施核试验、发射弹道导弹,联合国安全保障理事会2017年通过对朝制裁决议,禁止朝鲜出口占其上年出口总额90%以上的产品。煤炭、海产品和服装等主要出口产品均成为制裁对象。

经济制裁很可能收紧了金正恩的统治资金。朝鲜通过各种途径赚取的外汇由朝鲜劳动党机构“39号室”管理。例如,被送往俄罗斯和中东的朝鲜劳动者赚的大部分工资都上交给了39号室。联合国限制此类劳动者赴海外务工。

金正恩将这些秘密资金用于向党内官员赠送礼物、建设高层住宅和游乐设施等,苦心维持凝聚力。官方部门和秘密资金的财政困难状况可能打乱金正恩的经济建设计划。

据太永浩披露,金正恩要求在劳动党建党纪念日(10月10日)之前建成的朝鲜东部的“元山葛麻海岸观光地区”很可能因资金短缺而陷入停滞。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把撤掉南北非军事区(DMZ)的监视所后多出的几百人兵力投入建设一线,努力实现该计划。

朝鲜民间的市场十分活跃。曾是黑市的“露天市场”在金正恩体制下事实上合法化,扩大至约500处。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崔刚表示,通过中朝边境和海上“倒货”等方式流入朝鲜的商品十分丰富。但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没钱购买。

金正恩在2019年1月1日的新年致辞中7次提及“自立经济”。但是这样的市场经济化不过是部分领导层独占的财富流向民间部门而已,进一步发展存在极限。

此外,被称为“金主”的新兴富裕阶层受到处罚、财产被领导层没收的情况也接连发生。由脱北者组成的韩国的朝鲜战略中心2018年发布的报告称,在金正恩体制下被肃清的70多人中,也包括在市场上进行违法交易的市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