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金正恩画饼 朝鲜距离改革开放究竟还差什么

撰写:
撰写:

虽然金正恩在越南没能与特朗普达成协议,但会谈之后金正恩对越南的考察访问同样吸引了国际舆论的注意。金正恩日前与越共中央总书记、越南国家主席阮富仲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表示,朝越要保持对话与合作机制有效运行,包括两国副外长级政治对话、两国政府间经济科技联合委员会机制,以及研究在各领域展开互利合作的可行性。

金正恩的越南之行进一步加强了外界金正恩此行取经越南的印象。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教授王箫轲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金正恩一行对越南的考察展示了其发展朝鲜经济的强烈愿望,但在外部环境没有放宽的情况下,朝鲜具体的改革措施只能停留在文件上而无法施行,国际制裁的存在对朝鲜的经济基本面来说是一副沉重的枷锁。

金正恩对越南的访问、考察备受关注,被外界视为借鉴“越南经验”的取经之旅(图源:VCG)

多维: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河内记者会上,一个中国记者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美朝关系将来会变成像美国和越南的关系一样吗?特朗普很肯定的回答说他相信一定会,而且还举出了美国和日本关系演变的例子。你觉得特朗普真的理解了这个问题想要问的内容吗?

王箫轲:我发现特朗普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很容易把话题延伸开来,问他一个问题,他会延伸到很多其他的方面。尤其是这个问题,我注意到他第一遍没有听懂,让记者又重复了一遍。

他举日本的例子其实不太合适,但是他向朝鲜传达了一个大概的信息,就是越南进行“革新开放”(Doi Moi)之后,经济取得了比较大的发展,现在只要朝鲜弃核,未来就可以变得像越南甚至日本那样(当然,特朗普这里说日本不太恰当),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甚至美国可以对朝鲜提供投资、提供援助,给朝鲜更大的发展机会。其实他这次选择在越南举行第二次特金会,就有这样的含义,给朝鲜画一张“大饼”。

多维:类似的意思特朗普在会谈前一天的晚宴期间也表达过,特朗普专门提到朝鲜经济非常有潜力,美国乐意见到朝鲜经济能快速发展,也愿意帮助朝鲜实现这一目标。

王箫轲:对,他在记者会上也说了,朝鲜北边是中国、俄罗斯,南边是韩国,发展潜力很大的。特朗普反复谈到这个事情,还是想给朝鲜“画饼”。

多维:所以从客观上来说,当谈判进行到这样的阶段,未来美朝关系会有怎样的发展?

王箫轲:我觉得美朝关系走到现在这个程度,双方都不会放弃。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越南特金会没有取得大的进展,其实表明了他现在对于朝鲜核问题取得重大突破还没有那么着急,他还有时间,因为离2020年美国大选还有大约不到两年的时间,如果现在在半岛核问题上取得较大进展的话,可能之后对他选举的有利影响会不那么显著,所以倒不如慢慢的往前推进,能够为他2020年的选举持续发挥正面效应。

对于朝鲜来说,尽管这次会谈没有取得想要的成果,但是特朗普已经透露金正恩曾在会谈中向他承诺不会继续进行核实验,也不会进行导弹发射,这表明朝鲜也不想让谈判破裂。而且就蓬佩奥(Mike Pompeo)的表述来看,未来美朝之间国务卿级别的,甚至是部长以下的司局级接触还会继续进行,所以美朝关系还会继续发展,虽然艰难但还是会向前发展。

多维:特朗普在会谈结束后立即飞回美国国内,而金正恩继续留在越南进行访问,这也是外界分析所普遍认为的,金正恩这一趟访问越南有取经越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意涵。在你看来,越南能给朝鲜提供什么样的发展经验?

王箫轲:在金正恩与特朗普会谈的时候,随同金正恩来的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已经去参观、访问越南的一些工业园区了。我想朝鲜也希望从越南的发展经验中,从其所谓的“革新开放”的发展模式中,探索能不能给朝鲜带来一定的借鉴意义。

王箫轲:其实不光是越南,他这次奔赴河内的过程中,乘坐火车穿越了几乎大半个中国,从中国的东北部到西南部,他也是希望能够看到中国,尤其是中国南方地区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巨大成果。

这也表明了金正恩发展经济的欲望非常强烈,因为他执政的合法性,除了血统之外,主要就是能不能使得朝鲜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朝鲜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个“苦难行军”的年代,所以他迫切地希望发展经济,迫切希望美国放松或者解除对朝鲜的制裁。

但是我觉得,如果在弃核问题上金正恩不继续做出让步,比如说允许美国或联合国原子能机构进行核查,包括拆除核工厂等等,即使他有发展经济的强烈愿望,也很难打开局面。

多维:自2018年年初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宣告朝鲜要将重心转移到经济发展上来,一直到现在,据外界观察朝鲜在国内改革方面出台的实际政策或措施似乎并不明显。除了制裁的因素之外,你认为金正恩的改革举措是不是在朝鲜国内遇到了一些阻力?

王箫轲:我想他在国内的阻力并不是意愿上的阻力,不是说朝鲜地方政府或者各层级的官员抵制他的改革措施,而是当外部环境没有放宽的时候,一些具体的改革措施只能停留在文件上。也就是说,不是地方政府或官员不愿意落实,而是没有办法落实。

从对朝鲜实地考察的情况来看,再结合经济学的一般原理,我们能体会到在朝鲜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一定是需要资本的,而对包括朝鲜在内的大多数国家来说,资本的来源就是两个渠道,一是外汇,即外部的投资或者援助,另一个就是国内的储蓄。

朝鲜居民是有积蓄而没有储蓄(部分人家中有剩余的资金,但无法通过金融系统转化成投资的资本),朝鲜的银行系统目前也几乎是没有的,所以朝鲜目前还无法启动经济层面的一些重大规划,只能在措施上做一些微调,比如充分发挥国民在农业方面的积极性,类似于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农村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圃田担当制”,以小组为单位进行耕作。朝鲜的国有企业,像一些工厂,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经营形式,不是承包给个人,而是比如说这家工厂在完成今年国家指定的任务之后,其他的生产资料或者产品可以自由买卖,以此来增加朝鲜国内的市场因素,增加经济活力。

但是如果没有外部环境的放松和整个国家机制体制的变化,微调虽然能取得一些微观层面的效果,但是很难在宏观层面改变朝鲜经济发展的基本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